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至強贅婿 > 第一章 無可奈何

第一章 無可奈何

是來討回當年送你的黑白石棋的。”“我現在急需用錢,不過我保證,黑白石棋賣了以後,我隻取30萬,剩下的都是你的。”“噗嗤……”“葉渣婿啊葉渣婿,不要臉做個上門婿就罷了,沒想到你還能渣的這麼清秀。”馮雲雲哈哈大笑,“一副破棋你特麼還想賣30萬,你怎麼不直接訛詐曉曉30萬呢?”“你知道我和我爺爺的,他現在病危,需要30萬,20萬做手,10萬後恢複……”“我知道我這樣做很渣,但是真的走投無路了,現在你是我...第一章

無可奈何

“爸,我爺爺怎麼樣了?”

葉塵,通過手機問道。

“你~爺爺他腸癌晚期,若是不湊夠二十萬手費,撐不到下個月了。”

葉爸的話就像是針一般,刺穿了葉塵的心。

他隻覺眼前一黑,幸好用手扶住了牆,突然大聲道:“給我爺爺治病,一定要讓我爺爺活下去,不然今後你們別想從我這裏得到一分錢。”

“你以為我們不想嗎?這些年你給家的錢都給你弟弟買房結婚了,哪裏還有錢給你~爺爺治病。”葉爸在另外一頭咆哮道。

“你們……為什麼要這個樣子?!”

葉塵像是泄~了氣的皮球,蹲在牆,已無力咆哮,“我來想辦法搞錢……你們給爺爺治病……”

“好,你趕快搞錢,隻要有錢就馬上治病!”

葉爸說完直接結束通話電話,回頭尖酸刻薄地對葉母道,“我就說這小子還沒榨幹淨,隻要拿他爺爺說事兒,指定能搞到錢。二十萬,夠老二買車了。”

“他爸,要是老大回來發現了怎麼辦?”葉母一臉擔憂地問道。

葉爸不以為然:“他一個抱養的孤兒,還贅給了黃家,他有什麼資格瞎比比?而且是爸他自己放棄治療的,咱們拿這筆錢給老二買車不應該嗎?”

“當家的,你說的真對。”葉母拍大~好。

“二十萬,二十萬……爺爺……爺爺……治病……”

數字和親劃了等號,葉塵可謂山窮水盡,不管人來人往,嚎啕大哭。

當年是爺爺抱養了他,也是爺爺力排眾議,靠著采藥供養自己,沒有爺爺就沒有他。六年前為了替爺爺報恩,他心甘願贅黃家衝喜。

這幾年在黃家不僅尊嚴全失,更是無時無刻不被葉爸葉媽榨,陸陸續續他給了葉家不下50萬。

“決不能眼睜睜看著爺爺等死!”

這個信念讓葉塵猶如魔怔一般,“我要搞錢,一定要搞到20萬。”

首先,他拿出手機給黃天歌撥了過去。

黃天歌結束通話,過了一會兒又撥了回來,可是聽到他張口便是20萬,便又一次講電話結束通話。

“網貸……”

葉塵拚了命的去尋找網貸小廣告,一口氣搞了10個,貸下了10萬,可這條路也徹底堵死了。

走投無路的他,來到楓曉會所。

這會所是他前友孫曉開的,當年兩人郎才貌,眼煞旁人。

可葉塵連分手都沒有來得及提,便贅黃家,衝喜黃天歌,不僅他為了徹頭徹尾的渣男贅婿(簡稱渣婿),也讓校花孫曉為了笑話。

自此以後,兩人形同陌路,可不到兩天孫曉便投了富二代張楓的懷抱。

會所裝修異常豪華,出的都是社會英,相形見絀,葉塵生出無限自卑。

遠遠去,孫曉一雪白紗紡,就像一隻高貴的白天鵝,脖頸上是閃亮的鑽石項鏈。

看到他到來,孫曉當即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眾人也盡是戲謔。

眾人不屑地注視下,葉塵恨不能找地鑽進去,但為了能救爺爺,點委屈算什麼?!

“哎呦,這不是黃家大婿嗎?”

孫曉閨馮雲雲冷笑道,“怎麼你老婆施捨給你的錢,夠你到我們這兒瀟灑了?洗澡1888,按3888,包夜最低18888,您選那一項?”

“我——”

葉塵苦開口。

“啪!”

馮雲雲一杯冷水直接澆了下來,“本小姐稱呼一聲您,你特麼還真敢接啊,不清楚自己是什麼份嗎?”

“渣婿,隻要看到你便是對我們眼睛的侮辱,趕滾!”

在眾人注視下,整個人難堪到了極致,葉塵擼了擼臉上的水漬,出一張笑臉:“孫曉我……”

“閉!”

張楓一副兇惡的樣子盯著葉塵,“我人名字你也配?”

“孫曉,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

葉塵麵紅耳赤,鼓起勇氣結結地開口,“咱們兩個人能不能單獨聊一下,三分鍾就好。”

“聊你~媽嗨,我人和你沒什麼好聊的,快點滾開,不要髒了我朋友的眼睛和耳朵。”張楓攬著孫曉纖腰,居高臨下道。

葉塵臉頰燙紅,急的抓心撓肝,一下子喊了出來:“孫曉……”

“我真的希你能給我這個三分鍾的機會,隻要三分鍾!”

然而麵對葉塵的呼喊和哀求,孫曉半依偎在張楓旁,細細品嚐杯中紅酒,一嫵風,但從始至終未正眼看過葉塵。

“渣婿,我們沒有找你晦氣已經是給你天大的臉了,你還敢蹬鼻子上臉,是不是贅這些年飄了,再不滾出去今天就讓你爬出去。”馮雲雲冷聲道。

退無可退的葉塵,將最後一尊嚴拋棄,顧不得丟人,話從裏蹦了出來:

“孫曉,我是來討回當年送你的黑白石棋的。”

“我現在急需用錢,不過我保證,黑白石棋賣了以後,我隻取30萬,剩下的都是你的。”

“噗嗤……”

“葉渣婿啊葉渣婿,不要臉做個上門婿就罷了,沒想到你還能渣的這麼清秀。”

馮雲雲哈哈大笑,“一副破棋你特麼還想賣30萬,你怎麼不直接訛詐曉曉30萬呢?”

“你知道我和我爺爺的,他現在病危,需要30萬,20萬做手,10萬後恢複……”

“我知道我這樣做很渣,但是真的走投無路了,現在你是我唯一的希。”

葉塵知道,孫曉心底還是很善良的,希這樣可以打。

孫曉冷笑一聲:“給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在你對我不忠的時候,我就發過誓,隻要你有求於我的時候,我要你跪在我腳下。”

一臉笑意地探出了自己纖纖長~,玉~腳上掛著水晶高跟鞋。

“你……”

葉塵簡直猶如萬箭穿心,他在這一刻才明白,麵前的再也不是和自己時候的了。

“對了,一直沒機會告訴你,在你對我不忠之前,我便已經和張楓暗中在一起了。”

孫曉補上一刀,又來一刀,“而且我和你在一起,純粹是為了不讓自己掛科,你沒錢沒勢,真以為我會始於值忠於人品?”

葉塵渾都在抖,這三年他一直都活在愧疚之中,沒想到自己纔是最大的笑話,隨後理直氣壯道:

“既然如此,那就把我的黑白石棋還來,咱們從此兩清。”

“葉塵,你讀書讀傻了吧。”

張楓玩味道,“曉曉說想得到黑白石棋,要你跪下道歉,先特麼跪下再說!”

“是有錯在前,憑什麼我跪?哪有如此的道理?”

葉塵脖子上汗都栗起來,據理力爭道。

“我特麼不講道理,跪下道歉拿棋走人,不然就滾回去給你~爺爺收吧!”張楓咄咄人。

撲騰!

“對不起!”

葉塵死死咬著牙齒,膝蓋一彎,膝蓋落地,將地板都給砸裂。

但他的脊梁仍舊是直的,為了爺爺,所有的屈辱他都要承擔。

張楓損一笑,起走進廁所,出來的時候鞋子是的,沾滿黃**。

**是什麼,一目瞭然!

然後張楓把腳往茶幾上一放,冷笑道:“讓你跪你就跪,葉塵你還真跟狗一樣聽話,既然這樣那你就爬過來,繼續你狗的表演吧。”

“哈哈……”

眾人一片哈笑,沒想到張楓竟然玩得這麼絕,不過真有意思。

甚至有些人開啟了直播,噱頭就是黃家贅婿跪尿鞋,一些好事之人火箭跑車不斷,短短時間隨隨便便打賞就不下20萬。

而他為了20w的救命錢,不但徹底放棄了尊嚴,還被百般侮辱。

這到底是什麼世道?!

“你們欺人太甚!”

泥人尚有三分火氣,這一刻葉塵腦袋一熱,憑著骨子裏的勇暴怒而起,擒賊擒王,撲向了孫曉。

隻有拿住孫曉,以此為要挾,他纔有機會拿回自己的黑白石棋。

哪怕後果嚴重,為了爺爺,他也要拚上一次。

“啊……”

被擒的孫曉愣住,一向溫文儒雅的葉塵竟然如此有勇氣。

“特麼的敢曉曉,弄死他。”

張楓看葉塵綁架人連武都沒有,直接衝了上去,隨後七八人相繼加。

他拚了命的反抗,掐住孫曉脖子的手指都被掰斷,最終雙拳難敵四手,直接被~幹趴下。

“敢挾持我!”

孫曉惱怒,高跟鞋狠狠踩下,刺穿了葉塵的手掌,“張楓廢了他!”

“瞧好吧!”

張楓拎起酒瓶子,狠狠敲在葉塵腦瓜子上,幾番作,葉塵已經進氣出氣多,“把這廢帶進來,老子給他看樣東西。”

被人抓~住頭發拖走,留下地上形一道紮眼的痕,然後被丟在一塊黑白相間的石子地板旁。

張楓踩著他的腦袋道:“渣婿,你不是想要黑白石棋嗎?被老子用來鋪地板了!老子早就讓人鑒定過,就是石子兒,還特麼三十萬,想錢想瘋了吧!”

葉塵被丟棄的時候旁隻有黑白石棋,不但可以冬暖夏涼還可以蚊蟲不叮毒蟲不咬,很是奇特。

原以為可以賣掉為爺爺治病,但現在最後的希徹底破滅。

“啊……”

他瞬間淚齊流,眼神渙散,整個人徹底崩潰。

“跟老子耍橫,你還差得遠!”

張楓飛起一腳,將葉塵踢開,頭正好在黑白石棋鋪設的地板上,鮮慢慢布滿整塊地板。

“轟……”

一道黑白相擁的芒一閃而逝,湧~葉塵腦海之中。,孫曉心底還是很善良的,希這樣可以打。孫曉冷笑一聲:“給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在你對我不忠的時候,我就發過誓,隻要你有求於我的時候,我要你跪在我腳下。”一臉笑意地探出了自己纖纖長~,玉~腳上掛著水晶高跟鞋。“你……”葉塵簡直猶如萬箭穿心,他在這一刻才明白,麵前的再也不是和自己時候的了。“對了,一直沒機會告訴你,在你對我不忠之前,我便已經和張楓暗中在一起了。”孫曉補上一刀,又來一刀,“而且我和你在一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