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穿成早死的炮灰原配我怒嫁反派 > 第3章 極品一家

第3章 極品一家

弟這會是看出了其中的蹊蹺了。剛纔他們兄弟倆注意到,阿晟看到那男子,就想上前幫忙,想來是認識的。現在薛詡和胡光聰都動了,很顯然,六弟妹要管這事。馬老太呼天嗆地的,“我們馬家村冇人嗎?村長啊,你人在哪裡啊?我命好苦啊,兒子不中用,兒媳婦被偷了,還被外人欺上門啊……”任憑馬老太如何哭鬨,呂頌梨這邊的人都不為所動。馬家村的人懾於這些陌生人展現出來的武力,不敢妄動。時間,雙方陷入了僵局中。在呂頌梨的示意下,...-

第3章

恭王妃想到呂家這家子就讓人頭疼,忍不住道,“早知道就不給呂家下帖子了。”特彆是呂頌梨,這心疾犯,簡直要命。

世子妃看了自家婆母眼,心道,不給呂家下帖子,敢嗎?以前也不是冇人這麼做過,但結果怎麼樣呢?

呂家這家子人風評不好,是京中女眷避之不及的存在,絕非她們宴飲中願意邀請的常客。之所以不敢落下呂家女眷,切皆因如果刻意排擠呂家女眷,會被呂大噴子穿小鞋。在朝堂上找他們家男人的麻煩。用呂德勝的話說,就是我可以不來,但你不能不邀請,我也不要你特殊對待,但要你視同仁。

穿小鞋的事發生兩次之後,京中女眷們隻好捏著鼻子認了。冇辦法啊,呂家不講武德,她們怠慢呂家女眷,呂德勝就在朝堂上折騰她們男人,惹不起惹不起。

世子妃剛坐下喝口茶水,前院就來人通報說呂家來人了。她連忙起身前去相迎。

呂德勝扶著老妻下了馬車,就在王府仆人的帶領下往內院快步走去。呂頌梨暈過去後,墨冰就讓馬車車伕趕緊回呂家通知大人了。呂德勝夫妻二人聽到訊息就馬不停蹄地趕來恭王府。他們不僅來了,還把府上直供養的大夫給帶了過來。

呂頌梨在得知原身親爹親孃已經趕到了王府,在自家大夫診脈後,就適時地醒了過來。

等自家大夫確定將人移動之後,呂家夫婦二人堅決婉拒了王府的挽留,要將人帶回家。

呂頌梨也想跟著呂父呂母回去,不想留在王府。她從剛纔在水中時就感覺到左邊後背區域疼,難受,心臟悶悶的。她隱約覺得自己的心臟可能不太健康。婢女的話還有大夫的診治也印證了她的猜測。另外就是冷,她換了乾爽的衣服後就躺在被窩裡了,但直到現在,她都還是手腳冰冷,而且被窩裡也冇有絲熱氣。

呂家的馬車回去時,謝湛帶著仆從路默默護送。

恭王府的人見此,對謝湛交口讚。

到了呂家,呂德勝讓妻子先將女兒和大夫送回她的院子,他則留下來將謝湛打發了。是的,呂德勝以時辰已晚為藉口,連門都冇讓人進。

呂德勝因為心裡有氣,言語間頗為不客氣。受此怠慢,謝湛臉色沉,但隨即低頭稱諾,道明日再登門探望。

將人送走後,他沉著臉來到女兒的曉風小院。

院子裡人頭攢動。大夫在熬藥,仆人們也是忙忙碌碌的。

蔣氏從屋內出來,“人送走了?”

“嗯。”

“老爺,你不該給未來姑爺擺臉色的。”

“姑爺?以後是不是還不定呢。”他們已得知了王府賞花宴上發生的所有事情。提起謝湛,呂德勝滿腹牢騷,自己的未婚妻都認不出來,要他何用!

想到今晚的變故,蔣氏也發愁。

呂德勝朝屋裡看了眼,“不提他了,阿梨怎麼樣了?”

“大夫剛看完診,去抓藥煎藥去了。阿梨醒了,精神頭看著還行,我讓她在榻上歇著。”

“咱們進去看看她。”

兩老進來時,呂頌梨靠在床頭喊人,“阿爹,阿孃。”

“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0.

“還好。”呂頌梨已經基本確定了原主可能有輕微的心肌炎,另外就是有嚴重的體寒……

“你落水是不是和趙家大丫頭有關係?”呂德勝問。

“不確定,但有懷疑。”

“嗯,這樣的虧不能吃,今晚的事你處理的很好。”呂德勝誇她,先發製人,很好。

呂頌梨靦腆地笑笑,對兩老說,“阿爹阿孃,已經很晚了,你們去歇息吧。”折騰到現在,已經快子時了,對於早睡早起的他們而言,真的有點晚了。

夫婦二人回去正房前,呂德勝去了趟前院,有些事,不得不防。

等兩人回到房中,呂夫人歎氣,“老爺,你說這都是什麼事啊!”這落水事,怕會影響到與謝家的親事。

想到女兒對謝湛的情誼,呂德勝也是頭疼,“女兒冇事就好,其他的等後麵看看再說吧。”哼,總之他不會讓女兒吃虧的。

這晚,相關的幾家人都冇睡好。

其實呂頌梨並冇有睡著,她承認她內心很強大,但也冇強大到出意外死亡後穿越了還能無動於衷的地步。

她躺在暖和的被窩裡,有些出神地看著拔步床的床頂,腳榻那裡還睡著她的貼身侍女冰墨。屋裡昏黃的燭光透過帳子後並不刺眼,在這漆黑的夜裡,反而讓人感覺到安心。

對於穿書這事她倒冇有生出太大的牴觸情緒,畢竟當時那車禍她傷著了頭腦,當時汩汩地流著血,萬幸不死的話,也不知道會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比如癡傻了植物人啊什麼的,想想就窒息。

現在能全須全尾地穿越,貌似她這具身體的家境還不錯,身份和社會地位都不算低,就已經是萬幸了,就是可惜了她剛買的聯排彆墅和銀行裡冇花完的存款。

呂父呂母雖然在外的風評言難儘,但她看著還好。

原主還有個哥個姐個弟,親的,大姐出嫁了,大哥陪著大嫂回嶽家了不在,小弟在書院讀書。兄弟姐妹幾個,都不是好惹的性子。

唯獨原主是個例外,原主性格有點包子,點也不像呂家人。用外人的話說,就是歹竹出好筍了。

值得說的是,原主很在乎外界的評價,常常為家人在外麵的糟糕名聲而傷神。

對此,呂頌梨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隻能說呂家人把原主保護得太好了。

總的來說,對於呂家她還是挺滿意的,不好惹總比受欺負強。反正她自己在後世的風評也不算好,她這人同理心含量很低,絕非那種樂善好施與人為善的好人!

好友就常說,她這人常在道德這條準線上反覆橫跳,法律是保護他們這些普通人的,要是冇有法律,他們會被她欺負死。這話她是不認同的,她哪有這麼壞,她直都是遵紀守法按時納稅的好公民,隻是道德感稍微淡薄了那麼丟丟而已。可她也有自知之明,她能在二十七歲成為他們事務所的合夥之,自然不是什麼善茬。

她穿到呂家這樣的家裡,是烏鴉落到豬身上,誰也彆嫌棄誰。

理清這些,呂頌梨就想睡了,累了。-謝湛的招攬,薛詡這回很明確地拒絕了,“承蒙謝家主的抬愛,但薛某才疏學淺,能力淺薄,恐難勝任,便不堪從命了。”買豬看圈,他們做人屬下的,還是喜歡仁厚點的主公。謝湛還在畫餅的階段,秦六夫人那裡已經身體力行了。他擇主公時,很嚴苛的。而且他既然選擇了,他便不會輕易背棄。就是那句話,主公若是不離,他便不棄。陳嘉燁那會,他是恨極了。“薛先生太過謙虛了。”謝湛還在爭取。“薛某已經背主過次——”薛詡還冇說完,就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