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桃源小神農 > 第1章 人工呼吸

第1章 人工呼吸

之際,卻來了這麼一個有緣人,罷了罷了,這畢生修為,都傳授於你吧!”金人影連連搖頭嘆息,最後出一手指頭,點在了葉飛的額頭之上。“咕嚕咕嚕……”很快,葉飛的快速的抖著,鼻孔和在不停的吐著泡泡,沒過多久,就開始緩緩上浮。而那道金卻是慢慢的消散,一直到徹底消失!“啊……好疼!”葉飛覺自己像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以至於大腦像是要裂開一樣,艱難的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正在水麵之上漂浮著。什麼況?葉飛一陣傻眼,...“小飛,跟姐姐玩猜拳,誰輸了誰就服好不好?”

石頭山下,一蔽的雜草叢裡。

沈靈一大紅的長,坐在早已鋪好的紅地毯上,臉上略施黛,原本就是清純的,更加艷人。

“好啊好啊,我們玩猜拳!”

而在對麵,坐著一個年郎,穿著破破爛爛的,一個勁的笑著,興的拍手,臉上很多灰塵,看上去傻乎乎的。

“那我們現在就開始!”

沈靈點點頭,看著笑嗬嗬的年,心頭一陣苦。

這年葉飛,和是青梅竹馬,早在一年前,葉飛即將大學畢業的時候,就定下了婚事。

葉飛從小就聰明,勤好學,考上了江州大學,畢業的時候作為村派駐到村裡來,前途無量。

誰知,好景不長,被人陷害,導致村職位被撤,了人人唾棄的過街老鼠,父母經不住這個刺激,先後病重離世。

常年在外打工的大哥趕回來,帶著葉飛去找人理論,結果大哥被打的腦袋出,還沒送到醫院,就一命嗚呼。

而葉飛經歷了這麼多的痛苦,神失常,了一個傻子!

如果不是葉飛的大嫂這些年一直在撐著,獨自一個人種菜種地,葉飛可能早就死在哪個角落了。

“姐姐輸了,姐姐要服了!”

剛玩了一把,葉飛就拍拍手,笑著說道。

“好,我!”

沈靈微微點頭,沒有任何遲疑,將外麵的一件紅長下,出白皙的一截皮,以及最後一件單薄的服。

葉飛盯著沈靈那修長人的材,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即便他現在是個傻子,但作為男人本能反應,還是存在的。

“陳,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沈靈的眼睛裡閃過一道快意,葉飛家出事之後,母親胡雲就著嫁給鎮子上的富豪爺陳,連十萬彩禮都已經收了。

明天就是出嫁的日子,今天要做的,就是將自己的清白之軀,送給葉飛!

這纔是真正喜歡的人!

即便葉飛現在是個傻子,也不會後悔。

“姐姐,你……你好漂亮,我想贏你!”

葉飛盯著沈靈的,支支吾吾的,終於說出了心裡話。

“你這個傻小子,不就是想姐姐的服嗎?”

沈靈輕笑一聲,“來,不用那麼麻煩。”

說完,抓著葉飛的手,就放在自己最後一件服的紐帶上,輕輕拉一下,服就會掉。

“簌簌……”

就在快要完全能下的時候,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小靈,你在哪呢?”

“你快出來,我來找你了。”

……

母親胡雲的聲音傳來,沈靈的眼神一變,下意識的就站了起來,慌忙穿起了服來。

隻是,這一站,就暴了位置。

“在那邊!”

很快,胡雲就帶著幾個人快速跑了過來,將沈靈和葉飛團團圍住。

“你這個死丫頭,你想乾什麼啊?”

胡雲一陣來氣,這滿地的紅毯子,沈靈又是一大紅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是個人都知道代表著什麼。

“媽的,老子花了十幾萬娶你,你他媽的就跟這個傻子在這裡房啊?”

陳沉著臉,走過來,死死的盯著沈靈,沒好氣的罵道。

他就不明白了,他在鎮子上,那也是一號人,貨真價實的富二代,這個沈靈怎麼就一直瞧不上自己,非要跟這個傻子好?

腦子有坑?

沈靈還沒來得及說話,葉飛就站了起來,還拍著手,笑著說道:“我和姐姐沒有房,我們在玩猜拳遊戲,誰輸了誰就要服!”

這話一出,陳的臉更加難看了!

要不是來的早,這小子還給自己戴了綠帽子?

這他媽的……

“小飛,你別說了!”

沈靈拉了一把,想要將葉飛拉到自己後,這樣陳也會顧忌自己,而不會對葉飛手。

“姐姐,你剛剛了服的樣子好啊,再一次嘛,我還想看!”

可葉飛什麼也不懂,他就是個傻子,沒注意到事態的嚴重,還在不停的重復著。

“媽的,老子弄死你!”

陳再也忍不住了,陡然一腳踹在葉飛的肚子上,後者完全沒有任何的防備,直愣愣的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給我打!”

陳的幾個手下一擁而上,手持棒,對著葉飛就是一頓毒打。

“不要打了,葉飛!”

沈靈人都嚇傻了,想要沖上前救葉飛,但被胡雲死死的拽著。

“快跟我回家!”

胡雲拖著沈靈往回走,“這裡的事你別管了,他就是一個傻子,就是死了也沒多大事!”

說完,生拉拽的將沈靈給拉走了。

“哥,這人好像沒氣了!”

幾個手下將葉飛一頓猛揍,一直到葉飛沒靜了,才停了下來。

死了?

陳聞言,走了過來,出手了一下呼吸,的確是沒氣了。

“哼,活該!”

陳罵了一句,擺擺手說道:“把他丟到龍湖裡,反正就一個傻子,死了就死了,也沒人在意!”

說完,幾個人拖著葉飛的,走到不遠的湖麵,猛地一甩,丟進了湖裡麵。

葉飛的剛一落水,便緩緩下沉,一直到了龍湖的最深。

而他額頭上的鮮止不住的往外麵流,隨著湖水,滴到了湖底,一道金,陡然出現,慢慢化作一道人形,站在葉飛的旁邊。

“是個可憐人,但卻心存善念,本王塵封萬年,臨近消亡之際,卻來了這麼一個有緣人,罷了罷了,這畢生修為,都傳授於你吧!”

金人影連連搖頭嘆息,最後出一手指頭,點在了葉飛的額頭之上。

“咕嚕咕嚕……”

很快,葉飛的快速的抖著,鼻孔和在不停的吐著泡泡,沒過多久,就開始緩緩上浮。

而那道金卻是慢慢的消散,一直到徹底消失!

“啊……好疼!”

葉飛覺自己像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以至於大腦像是要裂開一樣,艱難的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正在水麵之上漂浮著。

什麼況?

葉飛一陣傻眼,剛一思考,記憶就像是水一樣的湧來。

遭人陷害,職務被免,村民對他失去信任!

父母不堪重負,抱病離去!

大哥被人暴打,救治不及時,離開人世!

大嫂獨自一人持家務,照顧自己。

而靈兒被迫嫁給陳,臨出嫁前一天,想和自己房,卻被察覺!

往事種種,在葉飛的心頭回。

“該死,這些仇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葉飛拳頭,下定了決心,之前因為心智損,了傻子,現在他全部恢復了記憶,那些害過他的人,統統都得死。

“小飛人在哪?”

“什麼小飛,我們騙你來,就是想和你好好玩玩,你這麼年輕,就守寡,平時肯定也寂寞吧!”

……

忽然一道悉的聲音傳來,讓葉飛渾一震!

是嫂子!

父母和大哥先後離世,隻有嫂子忍著外麵的風言風語,對自己不離不棄。

但總有一些無賴,想占嫂子的便宜!幾圈。“給我打!”陳的幾個手下一擁而上,手持棒,對著葉飛就是一頓毒打。“不要打了,葉飛!”沈靈人都嚇傻了,想要沖上前救葉飛,但被胡雲死死的拽著。“快跟我回家!”胡雲拖著沈靈往回走,“這裡的事你別管了,他就是一個傻子,就是死了也沒多大事!”說完,生拉拽的將沈靈給拉走了。“哥,這人好像沒氣了!”幾個手下將葉飛一頓猛揍,一直到葉飛沒靜了,才停了下來。死了?陳聞言,走了過來,出手了一下呼吸,的確是沒氣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