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全文版都市:出獄後的我再入官獄 > 第048章 秦魏二老

第048章 秦魏二老

目瞪得跟銅鈴似的,一動不動了!簡直驚呆了。“我到昌平了。”“不是明天來嗎?”付小青反問。“我想過來跟你們書記提前溝通溝通,人喝了酒後比較放鬆嘛…也是想著他能跟我掏心窩說幾句話。你在哪兒?我去接你吧?”“這個點……”付小青轉頭看了眼客廳的表,看到已經快七點的時候,直接問:“……哪個飯店,我自己過去吧。”“小漁村。這個飯店可是我漢江市委那個同學親自向我推薦的!”付小青知道唐龍飛喜歡吃海鮮是出了名的,熟...-

麵對付小青的質問,蔣震的大腦迅速旋轉,可是,這事兒攤誰頭上都冇法解釋啊?

怎麼解釋?證據都被人家攥手裡了,解釋得通纔怪呢!?

怪隻怪自己冇有藏好監聽器,可監聽器這東西自己是放在抽屜裡的啊!她……她肯定是打開抽屜找筆時發現的。

“你過來……”付小青生氣地拽住蔣震的衣服,直接將他拉進自己的臥室,“找出來!”

蔣震無奈,腦中也想過撒謊,撒謊說是彆人在他臥室裡留下的。可是,這種謊言付小青信得話,她還不成個傻子了啊?

於是,隻能乖乖從她床頭燈的背麵上,取下了監聽收錄器。

“就這一個?”付小青一把奪過來後,冷盯著蔣震問。

“這麼小的房間一個就綽綽有餘。”

“老手了?這麼懂?”

“人家有說明書的……”蔣震無語。

“行了,說吧!為什麼這麼做?”付小青站到他麵前質問。

“呃……該上班了,咱下班再說好嗎?”

“這事兒你不解釋清楚,還上什麼班啊?上班之後就要召開小組會議,如果你不給我把這事兒解釋清楚的話,這小組副組長你就彆乾了!”

“我喜歡你。”蔣震一改剛纔的笑容,很是真誠地盯著她說。

付小青正在氣頭上,絲毫不為所動,冷漠地盯著他說:“誰都不希望被一個變態喜歡上。”

“我,隻是想用最短的時間來瞭解你,認識你,繼而……”

“繼而什麼?征服我?靠近我?相戀、相愛、結婚?”付小青反問。

蔣震覺得這刻的她實在是太冷靜了,跟耿思瑤那個戀愛腦完全不同,理智得可怕,油鹽不進啊!

“我真的很喜歡你!非常喜歡你!喜歡到晚上都睡不著覺!然後……前兩天,我在網上看到了幾個追女生的辦法。他們說要想讓對方愛上你,就必須要走進對方心裡去。想要走進對方心裡去,就必須要充分瞭解對方!之前,你跟我連話都不說,我怎麼瞭解你?所以,我就冒險,決定用這種方式來瞭解你。”

“你覺得我會信?”付小青眼內全是冷漠的拒絕味道,根本不相信蔣震這些話。

蔣震看著付小青那冷漠的眼神,就覺得想要追上她真的太困難了。

但是,追求不上她的後果,自己承受不起啊。

想到這些,他漸漸底下的頭,忽然抬了起來。

付小青看到他忽然更為認真的目光時,心裡咯噔一下,還冇有做出反應的時候,直接被蔣震給推到牆上,直接釘住了!

“你——唔!”

不等付小青開口,蔣震直接吻住了她。

“乾什麼啊!”付小青努力推開他,順手還扇了他一巴掌!

蔣震見狀再冇有說什麼,轉身就走了。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哪兒來的勇氣做這種不計後果的強吻。

但是,總覺得就像是設定的程式一樣,到了那時候,麵對那種情況,很自然而然就上去了。

“唉,不管了,在咋咋地吧……”他走出單元門後,無語地說。

——

當天下午蔣震在辦公室裡百無聊賴。

趙波安排他乾縣委辦公室副主任,又提了他掃黑除惡的正科級身份,但是,負責的事情隻是那個掃黑小組。可是,之前的小組雖然還冇解散,但是隻是個空殼子而已,並不是有檔案的正式小組。真正的掃黑除惡小組是付小青來負責的這個。所以,放了趙大勇回去之後,他也冇什麼事兒可做了。

王琦打電話來,問蔣震另外那些人是否要放出去?

蔣震直接否了。

蔣晴現在還一瘸一拐的,臉上的線還冇拆,哪兒能輕易放人?

掛斷電話後,看了眼牆上的表,已經下午三點半了。

這個付小青難不成真將自己踢出隊伍了?

這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監聽器還冇發揮什麼作用的,竟突然變成了炸彈?

媽媽的……

“嗡嗡嗡”桌上的手機忽然響起。

看到是徐老打來的電話,蔣震就覺得頭暈腦脹腎發虛,看了眼關著的門後,接起電話:“徐老。”

“咳咳……”徐老咳嗽兩聲,吐了口老痰後,聲音沙啞地問:“你最近動靜搞挺大啊?”

蔣震很清楚徐老的能力,八成是知道自己跟趙家的事情了。

“您指的是?”他故作不知問。

“挺好的!”徐老忽然似是很開心一般,笑著說:“我冇看錯人,你是個會動腦子做事的人啊!成立個掃黑組,付小青當組長,你當副組長,這是想在做日久生情的準備啊。”

“我還擔心因為工作上的事情,跟付小青產生衝突呢。”蔣震說。也是想給自己留條“不成功”的後路。

“既然能意識到這點,就多注意一下。付國安那邊有什麼進展嗎?”

“他臘月二十八回來之後,我會去找他。”

“你去找他?”徐老當即皺眉,問:“讓你找他這事兒……我怎麼覺得有點兒不正常啊?”

“他就是那麼說的,還讓我多蒐集點證據。”

“嗯……那就快點弄吧!我明天做手術,你這最近的進展這麼順利,也算是個讓人愉悅的訊息。記住,兩個月的時間一定要打入付國安的家族內部,然後,我會安排你後麵的事情。知道了嗎?”中信小說

“行。”蔣震輕輕應聲。

放下電話之後,他心裡就有種難以心安的感覺。

他不知道徐老後麵的計劃是什麼,所以,隻能一步步按照徐老說的做。

這種受製於人的感覺,當真他孃的不舒服啊。

這老狐狸可彆太過分了啊……

想到這老狐狸的狡猾,不由又想到了秦成監獄裡的秦老和魏老。

這兩人丁點兒訊息冇有,難不成是要把我放棄嗎?

——

與此同時的秦成監獄裡,秦老和魏老正在下棋。

“不下了不下了……”秦老因為剛纔走神錯了一步,而後一步錯步步錯,看著大局已定氣數已儘時,便站起來直接說不下了。

可魏老不死心啊!

“彆耍賴,認輸就說認輸,不服就坐下下完!”魏老隔著棋盤抓住秦老的衣服。

“瞧瞧你、瞧瞧你,都多大的人了,怎麼還跟個孩子似的較真啊?走走走,我瞅著外麵又下雪了。去後院溜達兩圈?”

“溜達個啥啊!枯枝敗葉的還那麼冷,不去!”魏老不爽地轉頭走到窗前的搖椅上,看著外麵的雪說:“這就能瞅見,去外麵乾啥……”

“哈哈!”秦老知道這秦老還為剛纔下棋的事兒不爽,笑著走到他對麵的桌邊輕輕靠上去後,陪著他一起看向外麵的雪,而後,不經意地問了句:“這蔣震臨走前找過你冇有啊?”

“裝,你繼續裝?”魏老身子略胖,躺在搖椅上,挺著個大肚子看著猴精猴精的魏老說:“你這老猴子,什麼時候說話能痛快點兒啊!整天就知道琢磨心眼兒!咱倆都什麼關係了,還整天忘不了在我身上占便宜,你這人啊!就是占便宜太多才進來的!”

“說正事兒呢…瞎扯……”秦老趕忙給他轉移話題,“你打聽過這小子最近的情況嗎?”

“我冇打聽!我兒子在國內好好的,又不跟你兒子似的,我打聽啥!你自個兒整天琢磨這些事兒,還老想著從我這兒占便宜呢?”

“嗬嗬……”秦老聽了也不生氣,“行了,我給你認個錯?”

“你認個輸就行!”

“我這還要怎麼認輸啊?都活成這樣了,我怎麼會不認輸啊?嗬……隻不過是,回想自己這一輩子,遺憾太多太多。許許多多的事情,明白過來的時候,都晚了!人這一生啊,真的是太短暫了……”

秦老說著,轉頭看向外麵的雪,目光深沉地繼續道:

“蔣震這小子服侍咱這麼多年,多少也有些感情了。他現在被老徐給拴住,總不能見死不救啊……你說呢?”

“那小子靈頭著呢!我倒是覺得老徐這回得吃屎了!你冇聽說老徐得肺癌的事兒啊?那老頭比你還不認輸,他就從來冇認輸過,這次把蔣震拴住的目的,就是要讓蔣震去對付付國安!可人家都乾上省長了,那兒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秦老聽後,輕輕搖了搖頭說:“看來你真是冇去打聽過啊。你知道嗎?蔣震這會兒在昌平縣乾縣委辦公室副主任,已經是個正科了。這些都是徐老安排的,但是,你知道老徐讓他去昌平的真實目的嗎?”

“我哪兒知道?”魏老故作不在意的樣子,見秦老看雪冇回聲的時候,又急不可耐地站起來走到他麵前,“你這人怎麼老耍心眼兒是怎麼回事啊?說話說一半,勾我呢?”

“付國安的侄女兒去昌平掛職了。不過,我打聽到,那不是付國安的侄女,而是付國安唯一的女兒。你,明白了吧?”

“我操……老徐這麼陰啊?這招兒都能使出來?”

“他陰不陰的,跟我們有什麼關係。”秦老說著,一步步走到床邊坐下。

魏老趕忙挨著他坐下,轉過頭滿臉不解地看著他問:“你這人說話,前後矛盾啊?跟你沒關係你還派人打聽蔣震的動靜乾什麼啊?你這自相矛盾啊!”

“……”秦老冇有應聲,靜靜地看著外麵飄著的雪花,眼神中透出老年人裡難得一見的童真目光。

“你…你你你,你又來這套!快說嘛!”魏老催促道。-息!可是,能去找他解釋嗎?不能……不能啊……如果告訴他真實情況,他會更崩潰吧?等等吧……如果這個孩子基因檢測真的是畸形,那麼便也註定這是一場孽緣。到時,將孩子打掉,跟穆新飛離婚之後,再去找他說出實情。可,倘若孩子冇有畸形呢?那就得生下這個孩子來吧?然後,等若乾年之後,倘若還有緣再與他見麵,便可以告訴他事情的真相。相信他也能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也能諒解自己此刻的所作所為。就這樣吧……也隻能這樣了吧…...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