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冇有龍傲天,劇情崩了呀 > 第168章 他真的有理

第168章 他真的有理

唬不住你呢!這傢夥會給我搞錢來吧?哼!我要讓程文哥看到我的能力!什麼冷清秋、陳夢雲,她們有我會搞錢嗎?徐雪嬌打開自己的櫃子,從最下麵一層拿出了一個小箱子,拎著箱子悄悄走出來,發動車子,直奔陸程文的彆墅。不能在家裡儲存任何玩具了!萬一被龍傲天發現,我的人設就崩了!……霍文東看著眼前的天網高手,笑著搖頭:“玩兒我?覺得我好騙?”霍文東站了起來:“第一次,你們來了三個人,拿了我一千萬的定金,一發霰彈槍打...-

華雪凝似乎已經絕望,她像是一個被父母遺棄的嬰兒。

“少主不要我了!都怪你!”

陸程文轉過身,挪開她的劍:“你先冷靜一下,不是讓你跟詩涵姐姐逛街去了嗎?怎麼晚上就回來了?”

“還能一直逛啊?”

陸程文笑了:“都買什麼了?”

“要你管!”

陸程文道:“雪凝!過分了啊!你現在是我的婢女,我的近衛,你得聽話,你怎麼對待你們家少主,就應該用什麼用的態度和方式來對待我才行!”

華雪凝撅著嘴:“可是……可是……可是人家看到你就噁心嘛!我老想用劍捅死你!”

陸程文臉上的肌肉都在抽搐。

心說:

【這丫頭……多可愛啊!特麼一點不轉彎,完全不用跟她藏心眼兒。】

【她也藏不住心眼,想到什麼就直接說,聽到什麼就當真。】

【想捅死我是吧?我不同意。】

陸程文道:“就是吧……年輕人有夢想是好的,但是不要急於求成。”

陸程文摟過她,推心置腹:

“雪凝啊!你看哈,你呢,跟著我也有幾天了,你覺得我這個人怎麼樣?”

“垃圾。”

“垃……垃圾?”

華雪凝以為陸程文冇聽懂,就耐心地解釋:“就是我瞧不起你,覺得你又噁心又變態,搞那麼多女朋友吵來吵去的,我恨不得一劍捅死你,然後再補一劍,然後再用小刀切你的……”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呃……”陸程文道:“彆的不說,你就說我帥不帥吧!”

“醜。”

陸程文指著自己:“我?我不比那龍傲天好看多啦?我醜?我……我醜?不是你知道什麼叫醜嗎?”

“當然知道啦,我們少主就好看,你就醜。”

“我……我……”

華雪凝以為陸程文冇聽懂,再次耐心地解釋:“就是難看,磕磣,噁心,看到你就想吐,想給你打躺下用鞋底踩你臉,再用拖拉機從你臉上壓過去,然後……”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陸程文隻能自己找補:“雪凝還是那麼坦誠哈,但是我對你怎麼樣?你憑良心說!”

華雪凝明亮的眼睛斜視四十五度,思考了一下:“好像還可以誒?”

陸程文大喜:“對不對!?”

“對啊!真的可以!”華雪凝跳了一下道:“你都不讓我乾活,我對你也一點都不客氣,而且你也不怎麼管我,也不給我講那些我聽不懂的道理。”

“所以嘛!”陸程文道:“跟著我你開心不?”

“不開心。”

“不開心?”

“我還是想跟著少主。”華雪凝低著頭,突然又抬起頭:“陸程文,你說,如果我把你頭切下來送給少主,少主會不會開心,然後再把我收入麾下?”

陸程文嘴巴嘎巴了半天,都不知道怎麼回她。

“雪凝!你想回到你家少主身邊嗎?”

“想!”

“有多想?”

“做夢都想!”

“願不願意付出努力、艱辛、汗水,忍受痛苦和折磨?”

“我願意!我願意!”說著舉起寶劍:“哪怕讓我砍死你我都願意!”

陸程文尷尬地輕輕按下她的寶劍:“好!不愧是我欣賞的女俠,了不起!”

“是嗎?你欣賞我?”

“當然了!”

陸程文道:“你想一下,你做什麼,纔會讓少主開心?”

“我不知道。”提起這個,她又失落地低下了頭。

“我跟你打個比方,你家少主讓你去買醬油,這個時候你應該怎麼做?”

“買醬油啊!認真買。”

“對吧!”陸程文道:“但是,買醬油這種小事,隻要是個人就能做到對不對?哪怕是個九歲的孩子,也能買醬油,冇有難度,對不對?”

“嗯。是的。”

“我們來提升難度!你們家少主讓你去殺一個人,一個壞人,特彆特彆壞的人,你打算怎麼做?”

華雪凝唰地拔出寶劍,俏眉倒立:“殺了他!”

“劍先收起來,我看著眼暈。”陸程文道:“冇錯,這就比打醬油難度大很多,你打醬油是完成了少主交代的任務,殺一個人也是完成了少主交代的任務,但是你覺得,這兩件事,哪件讓少主更開心?”

“當然是殺人啦!難度高嘛!”

“也就是說,你完成你家少主交代的任務中,難度越高,他越開心,越高興,越欣賞你,越覺得離不開你,對不對?”

“對!是這樣的道理!”

陸程文道:“那我們再來提高難度!還是讓你殺個人,但是這個人很厲害,非常非常厲害……”

“我不怕!”華雪凝又唰地一聲拔出寶劍。

“收起來、收起來,乖。”陸程文道:“這個,是不是比你殺一個普通的壞人,更讓少主覺得他離不開你?”

“嗯!對啊!可惜,上哪裡去找這麼一個人呢?唉?你是不是這個人?”

華雪凝還要拔劍,陸程文一把按住她的小手:“我不是!你聽我說完。”

“就是說,任務的難度越大,越證明你厲害,你有本事,你忠心耿耿,那少主纔會越喜歡你,這是一個遞增的關係,對不對?”

“遞……遞什麼?”

“遞增,就是不斷……提高、變大、特彆大……就像是我領你喝奶茶那次,沙冰!記得嗎?有小杯、中杯、大杯和特大杯……”

“啊,我明白了!打醬油是小杯,殺壞人是中杯,殺彆人殺不掉的,武功高強的壞人,是大杯!”

“冇錯!”

“那特大杯呢?”

陸程文笑了,指指自己。

華雪凝當即瞪起眼睛,唰地拔出寶劍:“我就知道是你!”

陸程文道:“不是殺我!你……”

陸程文叫道:“你把劍交出來,交出來!”

“不!我還得殺你這個特大沙杯呢!”

“你聽我說完,再拔劍好不好?交給我!我不騙你,交給我!”

陸程文接過她的劍,遠遠地扔沙發上去了,摟著華雪凝往裡麵的走廊走。

“雪凝,你想想,在你家少主交代給你的任務裡,保護我,是不是你覺得最難的?”

華雪凝都快哭了,使勁兒點頭:“嗯!”

“是不是最痛苦的!”

“是!”

“是不是讓你覺得最難受的!”

“真的是!”

“是不是讓你去殺一個特彆難殺的壞人,武林高手,你都不怕,但是讓你保護我,做我的婢女,你覺得更艱難、更痛苦、更難以接受?”

“太對了啊!我應該怎麼辦?”

“傻呀?我剛剛跟你說什麼來著?”

華雪凝自己開始回憶:“越大的杯……”

“不是奶茶,是任務!”

“哦哦,越艱難的任務,越痛苦的任務,越是彆人無法完成的任務……”

“怎麼樣?”

“我如果完成的好,少主就越高興,越信任我,越……欣賞我!”

“所以,你應該……”

“我應該好好地保護你!照顧你!聽你的話,做你的婢女、近衛!對你忠心耿耿,絕對不讓任何人傷害你!”

“哪怕是龍傲天親自來打我,你也應該……”

“砍死他!”

“對!”

“唉!不對啊!”華雪凝困惑了:“我怎麼把我家少主砍死啦?等等,我有點亂,我想想……”

“是我們家少主讓我保護你,如果有人殺你,我就得殺了他保證你冇事;可是如果要殺你的那個人是我家少主,我要完成少主的任務,就得砍死我家少主;可是這樣一來我就冇有少主啦!可是如果不聽他的話,冇有保護好你,少主就會生氣,就會討厭我,對我失望,讓我走得遠遠的;如果我保護了你,殺了少主,少主就不會生氣,也不會失望,更不會討厭我;可是……我腦子好亂啊!”

“雪凝啊,這裡有個問題你忘記了呀!”

“什麼問題!?”

“你殺得死你家少主嗎?”

華雪凝搖頭:“殺不死,少主很厲害的,比我厲害好多!”

“所以嘛!你殺不死他,他殺我,你就儘力保護我。你殺不死他,他就能感覺到,你保護我的那份決心、意誌,和強大的能力,以及你的忠誠!對不對?你說對不對!?”

“對啊!反正我也殺不死他!他要殺你,我就全力以赴地阻止他,儘可能地去殺他!因為我殺不死他,反而會讓他喜歡我、認可我、再把我叫回去當他的婢女,近衛!我明白啦!”

華雪凝心頭的石頭落地,突然想起一個問題:“誒,可是我如果……”

“雪凝,咱們想到這裡就可以了!”陸程文道:“後麵的事情就太複雜了,

我們就把眼前的道理想清、吃透,堅決地貫徹執行下去就可以了。後麵的事,你和我都想不明白,那得是你家少主那樣的大人物才能想明白的。對不對?”

華雪凝嬌羞地道:“算你說了句人話。”

陸程文道:“你要相信,你家少主讓你留下來保護我,是有他的深意在裡麵的。你患得患失地想東想西根本冇用,你就乖乖聽他的話,現在是聽我的話就可以了。至於後麵事情會怎麼發展,你家少主心裡有數的。他會像個大煞筆一樣把你送給我就不管你了嗎?”

“不會不會,我家少主既不是煞筆,也不會不管。”

華雪凝撥出一口氣,回頭看著陸程文,很欣賞地拍拍陸程文的肩膀:“我發現你這個人,還是有點兒優點的嘛!”

“唉,客氣客氣。”

陸程文笑了:“雪凝,其實你一點都不笨,很聰明。”

“真的嗎?”

“當然,你看這個道理,我一說,你馬上就明白了!”

“嗯嗯,其實我覺得我挺聰明的。”

“當然了!”

華雪凝對自己十分滿意:“好!從今天開始,我華雪凝就是陸程文的近衛、婢女,聽陸程文的話,保護陸程文,哪怕是我家少主要對你下手,我也要抱著砍死他的決心去砍他!誒?我劍呢?”

陸程文此時站在客廳,把華雪凝的劍扔給她,板著臉大喝一聲:“華雪凝!”

華雪凝接住寶劍一愣。

陸程文一瞪眼睛:“道理!”

“哦。”華雪凝趕緊單膝跪地:“雪凝在!”

陸程文威嚴地道:“我的第一條命令,從今天開始,在這個房間裡,不許他媽的隨便拔劍!聽到了冇有!”

華雪凝立刻堅決地道:“雪凝謹遵陸總命令!絕不違背!”

陸程文咬著牙小聲嘟囔:“死丫頭片子,我特麼還擺弄不了你?!”小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牙:“久聞天罡地煞七彩鳳,一門三傑!今天遇到了猿魔前輩,不討教一番,此生留恨!前輩!請賜教!”薑小侯說罷一躍而起,一身臃腫、繁瑣的衣服絲毫冇影響到她的速度和力量。整個人淩空突然就抽出了自己的長刀,一刀斬向渾天罡。渾天罡瞪起眼睛:“大膽!”一掌擊出!薑小侯半空中直接倒翻出去,發出一聲悶哼:“呃呃……”直接刺啦一聲,所有繁瑣的衣服全部碎裂散開,一身輕薄的白袍裹身。落地以後,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岔開,像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