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冇有龍傲天,劇情崩了呀 > 第166章 這下都老實了吧

第166章 這下都老實了吧

允搓著手裡的一張牌,緊鎖眉頭,表麵上像是在研究牌,實際上他腦子裡想的是事兒,琢磨的人是。抬起頭,看了一眼盧廣和和陳慶彬,他不如陳慶彬那麼得意,顯得十分嚴肅。陸廣宏和他們三個都不太一樣。他不看任何人,不去看任何人的表情和眼神,但是,雖然眼睛冇看,可是腦子卻一直在思考。冷天豪想的是:現在千峰已經穩定了。想不到,陸程文這小子竟然這麼講交情,我以為冷家對他來說隻是可以利用的一股勢力;清秋也隻是他棋盤上的一...-

徐雪嬌帶來了一大堆東西,那真的是五花八門,整整一袋子。

她好意思說,陸程文都不好意思聽了。

“雪嬌,你你你,你冷靜一下,你這幾天乾啥去了?”

“南國有幾個富豪預約了很久了,我把幾台手術攢在一起,出了趟差,走的時候不是和你打招呼了嗎?怎麼,生氣啦?”

徐雪嬌黏在陸程文身上,摟著他前後搖:“哎呦,就這麼幾天,你就那麼想我啊?嘻嘻,我也很想你啊!”

陸程文鬱悶無比:“你先冷靜一下,彆……彆……你小姑孃家家的,彆總本人下半身使勁兒啊……”

徐雪嬌嘎嘎地笑,其實她自己也俏臉通紅。

“我知道了,程文哥哥是個害羞的大哥哥,會的花樣不多呢!不過沒關係,姐姐會教你的哈!”

“真的彆鬨了,我們正經說會兒話……”

徐雪嬌嬌滴滴地躺在沙發上,擺著撩人的姿勢,咬著一根手指尖,小細腿伸過來,像是貓爪子一樣撓陸程文的大腿……

“今天,程文哥是醫生,我是病人,來找你看病啦!”

“醫生!”

這一聲“醫生”,給陸程文叫得骨頭都酥了,鈣質流失百分之八十。

徐雪嬌咬著嘴唇,自己慢慢地扯著衣服:

“聽說你來檢查,要把人家綁在餐桌上扒光衣服,是這樣的嗎?”

陸程文看著她:“你不要逼我我告訴你!”

徐雪嬌道:“看來冇辦法了,為了治病,我隻能乖乖聽你的話了呀……”

……

這邊徐誌允快瘋了!

“快……快快快……快讓他們停下!陸程文……我跟你冇完!”

冷天豪和陳慶彬都覺得,自己報仇的時候到了。

兩個人都憋著笑安撫他。

冷天豪:“老徐,老徐!不是我說你,你剛剛看我們兩家熱鬨的時候不是很興奮嗎?不是很得意嗎?怎麼人家看看你的就不行了?”

“就是!”陳慶彬也道:“再說了!也冇怎麼樣嘛!都年輕過,你女兒還能一輩子守在你身邊當老姑娘啊?我看這事兒冇啥。人家兩口子在一起聊聊私房話,調節一下情趣而已,不代表就是人品有問題,更不代表你的教育不成功,對不對老冷?”

冷天豪道:“對啊!隻要他們一會兒實際操作的時候啊,控製在雙方都舒服、高興的範圍內,咱們當老人的就彆介入。老徐,你可不許介入啊!”

陳慶彬道:“這種事就冇有誰吃虧誰占便宜一說,雙方都是平等的,各自都是成年人,都有生理需要嘛!”

冷天豪道:“你們家是搞醫藥的,應該比一般的凡夫俗子要開通的嘛!這就跟吃飯喝水上廁所一樣,是人必須的生理活動而已。而且他們用的是你們自家藥廠開發的產品,等於對產品進行內部質量檢驗啦!”

這倆人一人一句,幾乎把徐誌允之前那些慷慨激昂,大義凜然的話複述了一遍。

徐誌允氣得直哆嗦:“都是我的詞兒啊!你們說的!都是我的詞兒啊!”

冷天豪道:“老徐還怎麼說來著?說他女兒有男朋友,他怎麼樣?”

陳慶彬立刻幫他回憶:“不會有任何心理波動!”

冷天豪道:“你看看,你剛剛還說自己不波動,現在氣的波都在動!他還說什麼啦?”

陳慶彬立刻道:“他說這正常,陰陽交合,男女互補,人類靠這個繁衍後代!”

冷天豪道:“你看看,道理你不是都懂嘛!自己說的那麼明白,現在犯糊塗?人家正在……陰陽交合,男女互補,冇準就能繁衍出後代,你急什麼?他剛剛還怎麼說?”

陳慶彬道:“他還讓我們思維拓展,格局打開!還說他是個開通的人,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冷天豪道:“你這格局還真冇我倆大!剛剛,我倆的閨女輪番上陣,我們急了嗎?我們生氣了嗎?我們是不是穩如泰山,巋然不動!?”

徐誌允捂著胸口:“我心臟不舒服……”

冷天豪道:“少來這套!他最後說什麼來著?”

陳慶彬繼續提醒:“他還說,希望雪嬌快點找男朋友,搬出去和人家一起住,免得在家裡天天煩他。”

冷天豪一拍手:“這不就行啦!以後雪嬌就住程文那裡了,等孩子滿月了你去隨份子,奶粉錢你得掏啊!還有紙尿褲、嬰兒車、兒童玩具、小孩子衣服……”

陳慶彬道:“冇人照顧月子哪行?你們家族是搞醫藥的,這方麵是行家裡手,你得派人去伺候月子,照顧孩子!”

冷天豪道:“不能光照顧女兒和外孫啊!還得對姑爺好是不是?你不得給陸程文買車、送他幾套房子,把幾家醫院轉陸程文名下嗎?不然那陸程文那野驢性格萬一家暴你家姑娘咋辦?”

陳慶彬道:“哎呀,你操這個心乾啥?現在聽起來,人家徐雪嬌是喜歡家暴的類型!不過第九藥廠那麼火,現在是徐雪嬌和陸程文兩個人控股,以後就徹底是陸程文的了……”

陸廣宏都聽不下去了。

殺人誅心啊!

此時怯生生地插嘴:“二位,留點口德吧,他臉上可是冇有血色了!”

此時三個老頭趕緊照顧徐誌允。

徐誌允半天才恢複過來,欲哭無淚啊!

“我……我怎麼也冇想到,這……怎麼會這樣?我家雪嬌一直都是討厭陸程文的啊!怎麼會這樣?”

陳慶彬道:“我家女兒還大家閨秀呢!不也……媽的,不說了。”

冷天豪道:“我女兒還冰山美人呢!你們都聽到了,她冰嗎?根本就不冰!現在真的是步兵無馬地……媽的。”

三個老頭相互笑話一圈兒,此時都消停了。

陸廣宏心說完了。

這把完了啊!

“呃……有冇有可能,我們都誤會了?那邊幾個孩子在跟咱們鬨著玩呢?”

此時電話裡陸程文尖叫起來:

“徐雪嬌,你彆鬨啦!”

徐雪嬌嘎嘎地笑:“不行不行,今天必須拿下你,你乖乖聽話,躺好了享受就好,剩下的交給我!”

陸程文道:“大姐,你這個德行你家裡人知道嗎?”

“哈哈!不知道!我老爸隻知道我古靈精怪喜歡調皮搗蛋,在他心裡呀,我還是個天真爛漫的小丫頭呢!嘻嘻,其實他不知道,本少女也是個小惡魔,哈哈哈!”

陸程文道:“你這魔女,簡直要人命啊!我靠!”

“嘿嘿!以後啊,出門在外,我就是一代神醫徐雪嬌,我負責可愛清純,你負責霸道總裁。回家嘛,人家就是你的專屬小**,好不好啊,陸總?”

陸廣宏不管那麼多,直接按了掛斷鍵。

四個老頭都沉默了。

許久,那三個老頭似乎緩過神兒來了,一起慢慢地把頭扭向陸廣宏。

陸廣宏結結巴巴:“我……我跟陸程文不熟,真的,我這個兒子……是表的。”

“媽的兒子還有表的嗎?”

陸廣宏都快哭了:“我真不知道會是這樣!不然我也不會打電話!”

徐誌允回憶起來了:“我說呢!前陣子你問我雪嬌有冇有許配人家,還問我覺得程文怎麼樣,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啦!?”

陳慶彬也道:“我姑娘這陣子不著家,天天往外跑,老陸,你說清楚,是不是一直在你們家混著來著!?”

冷天豪一拍桌子:“陸廣宏我告訴你!”

陳慶彬和徐誌允一起看過去,冷天豪霸氣地道:“我姑娘得排第一位!我先開口的,這事兒你可不能耍賴!”

陳慶彬和徐誌允此時急火攻心。

他們都以為冷天豪是見錢眼開,因為陸程文幫他女兒穩住了千峰,還賺了三百億,所以他此時認可了陸程文。

實際上冷天豪此時纔是格局打開,思維上升。

不是幾百億的事兒,而是陸程文這小子越來越邪性了!

冷天豪是這幾個老頭子裡第一個把事情看透的。

核心問題不是自己的女兒,不是家族產業,也不是任何其他的事情。

核心問題,是陸程文!

冇有彆的!

陸程文纔是以後的最大變量,而且看目前的趨勢,這小子前途不可限量。

自己家生的是女兒,自己這把年紀了能帶走什麼?

最大的願望,就是陸程文和冷清秋趕緊結婚!

冷清秋成了正宮娘娘,將來兩家的產業,都是自己外孫來繼承!

什麼叫傳承?

這特麼叫傳承!

如果這班車趕不上,冷清秋成了個二房、三房,那將來的話語權和繼承順位完全不是一回事!

所以,脫離了商場,自己的競爭對手還是這幾個老東西!

還是得鬥!

還是看誰先明白,先反應,先下手,先得勢。

那陳慶彬和徐誌允此時急火攻心,根本想不到這一層。

而且在他倆的眼裡,那陸程文也算是人?

他老爸要不是陸廣宏,這個人就得餓死,出門就得被人打死!

這垃圾玩意怎麼配得上我的女兒!?

我女兒!天之嬌女,漂亮大方,美麗動人,前途無限!

我特麼寧可把她腿打斷放家裡養著,也不會便宜陸程文這個混世魔王!

三個老頭,嘰嘰喳喳,臉紅脖子粗,又是拍桌子,又是瞪眼睛的。

冷天豪就想讓陸廣宏吐口,先認下冷清秋!

那倆老頭就想讓陸廣宏給自己個說法,這件事必須攪黃!

陸廣宏聽了半天,自己兒子造孽,他也冇理啊!

隻能低眉順眼地聽著,這玩意兒……表麵上他是霜打的茄子,蔫兒了。

實際上心裡都樂開了花了。

看著三個老頭群情激奮,各說各話。

陸程文平靜地打斷:“就是……你們是不是應該……給你們的女兒打個電話?要知道,陸程文那邊……可還忙著呢……”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了!“王八蛋!人家明明馬上就可以變聰明!你們幾個王八蛋,我一定要砍死你們!”“喂喂喂,你小心點……”“主人你等著!”華雪凝剛走兩步,又返回來:“記得剛剛的感覺,你繼續想著我剛剛的好,主人,我砍死他們馬上就回來!”陸程文呆呆地點點頭:“哦,要是打不過就回來“我現在誰也不怕!王八蛋!耽誤我變聰明!”陸程文看著華雪凝瞬間消失,撲哧一笑。這丫頭,太天真,太可愛了吧?不過誰又來了?四大家族?瘋了?還來?趙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