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冇有龍傲天,劇情崩了呀 > 第164章 笑人不如人啊

第164章 笑人不如人啊

上級應該是站在了更高的維度去看待他和龍傲天。對了,龍傲天怎麼樣了?”夏穎道:“也快醒了。”董事長道:“龍傲天比陸程文堅持的時間更長,而且幾乎交出了一個滿分答卷。嗬嗬,這兩個人,真的有意思。”董事長看著夏穎:“你怎麼看他們兩個?”夏穎道:“龍傲天是唯我獨尊的類型。很滑稽,他竟然比陸程文更懂得變通、更圓滑。但是他變出來的路,都是給自己走的。他堅信,自己的強大,對這個世界是好事。”熊盼盼激動地道:“龍傲...-

冷天豪還是有道行的。

除了因為對陸程文判斷失誤,搞出了一係列鬼馬操作,最後把自己搞下台以外,其實他這麼多年都是極少出錯的。

人往往是這樣,越是牛叉的人,越是極少出錯的人,一出錯就是大錯。

好在,陸程文冇有吃掉千峰,冷清秋順利收貨千峰集團的權杖入手。

有驚無險。

但是今天,陸程文我要定了,陳家、徐家誰都搶不走!我說的!

表麵溫和,就是讓你陸廣宏下不來台,必須今天當著所有人的麵,把這個承諾給我!

打電話!

……

話分兩頭。

這邊陸程文從浴缸裡出來,火急火燎地擦著身子,嘴裡叨咕:“完了完了完了,夢雲姐來了,我死定了!”

冷清秋很不滿:“喂!陸程文!你當我是什麼?我是小三兒嗎?你和我在一起,還要怕她?!你追我三年,是……”

“現在換我追你了,但是我……”

陸程文跟她解釋:“不是,你不知道咋回事!我的腦子啊,有問題!”

“我看你也是腦子有問題!不是就陳夢雲嗎,我去見她!”

“你等一下,清秋,這件事我得慢慢解決!”

“你是不是想腳踏兩條……三條、四、五……”冷清秋一數起來,氣炸了:“你的女人是不是也太多了!”

此時陸程文的電話響了。

陸程文接起來:“爸!乾啥呀?”

陸廣宏尷尬地道:“啊,冇……冇什麼事。”

“冇事我掛了。”

“彆、彆掛,就是那個什麼……”

陸廣宏這個電話一打,那四個老頭都不打牌了。

電話放在麻將桌最中央,四個腦袋湊在一個電話跟前,生怕自己錯過一個句話,一個單詞,一個字。

陸廣宏看了看那三顆距離自己超級近的老腦袋,鬱悶地道:“爸想問你個事兒,你給爸一個準話,好不好?喂?程文?”

那邊傳來了聲音。

陸程文:“哎哎哎,清秋,彆這樣,彆這樣,不是時候,現在不行啊!”

冷清秋:“怎麼不行!?我就要今天,你剛剛不是說可以堅持一下嗎?我同意了!不等以後了,就今天,就現在,我是你的了!”

四個老頭一起眯起了眼睛。

陸程文:“你冷靜一點好不好?先把衣服穿上!”

冷清秋:“剛剛我脫衣服的時候你不是很興奮嗎?為了看大腿根,你腦袋都快插水裡去了!”

陸程文:“現在不是外麵有情況嗎!”

冷清秋道:“陸程文我告訴你,我冷清秋這輩子賴也賴上你了!你要開後宮,得先問我!我不同意的女人,我弄死她也不會讓你得手!”

陳慶彬和徐誌允都樂瘋了,臉上的表情精彩到爆炸啊!

看著冷天豪,眼角眉梢都是嘲諷啊!

冷天豪!

你不是牛嗎?你家冷清秋還號稱什麼雪城第一冰川仙女!冰山美人兒!

哈哈哈!

這也不冰啊!

很火熱嘛!

我靠太勁爆了啊!

所有人!是所有人!

都以為陸程文是舔狗,現在攻守易勢啦!哈哈哈!

現在明顯是陸程文這小子要開後宮,你家冷清秋死纏爛打呐!

太過癮啦!

比麻將過癮多啦!

冷天豪這個尬啊!

心說我女兒咋這樣了,要拿下陸程文你也得……有點韜略和矜持啊!

這完全……完全是上趕著往上衝,狗皮膏藥賴皮纏啊!

陳慶彬興奮地嘴巴前豎起手指:“噓噓噓,繼續聽!”

那邊陸程文火了。

“冷清秋!你給我正常點,彆逼我翻臉!是不是給你臉了?”

所有人都很吃驚,這是陸程文!?

完了,冷清秋要爆發啦!

四個老頭,完全靜止,恨不得把耳朵剁下來塞耳機晶片裡去。

此時冷清秋撒嬌地道:“乾嘛發脾氣嘛!好啦,我錯啦!我錯了好不好?爸爸?爸爸不要生女兒的氣好嗎?女兒給爸爸跳鋼管舞啊?”

麻將桌前,四個腦袋一起抬起來,八隻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陷入了沉默。

徐誌允:“呃……現在這年輕人,真的是……嗬嗬,有點奔放哈。”

陳慶彬忍著笑:“是啊是啊,玩兒的真花花,咱們都落伍了。”

冷天豪這個臊啊!

自己女兒的嬌羞一麵被幾個老頭知道了,還有比這更丟人的嗎?

冷天豪老臉紅透,恨不得直接找個地縫鑽進去。

他要掛斷電話,那陳慶彬手多快呢!

一把就奪走了。

“哎?老冷?是不是玩不起?!電話是你說讓打的,讓開擴音是不是?”

徐誌允也道:“對對對,這你……正是關鍵時刻,咱們得……哈哈,有始有終啊!”

冷天豪已經快崩潰了:“喂喂喂,人家小兩口的私房話,咱們幾個老爺們兒聽這合適麼?掛了掛了!”

“彆彆彆,合適!特合適!”陳慶彬那是最興奮的一個!

他完全不知道,接下來的劇情就到他女兒了。

此時護著那個手機,就像是在保護人類最後的希望!

陳慶彬道:“今兒咱們四個人發誓,那邊不掛電話,咱們這邊誰掛了,誰就是烏龜王八蛋!就是狼掏地、狗養的北國第一三孫子!”

陳慶彬又笑著安撫道:“老冷,你都說了,是私房話,誰冇年輕過?人家這叫絕色扮演,很流行的!你都跟不上時代了,你跟著好好學學!不過嘛,以後他倆結婚,你就得管陸程文叫‘老弟’啦,哈哈哈!”

冷天豪此時一點麵子也冇有了,陸廣宏尷尬地道:

“老冷啊,我教子無方,回頭我狠狠抽陸程文一頓!你彆介意啊,這個……其實年輕人,就……喜歡新奇……你說就這個年紀……咱們也都是過來人哈……”

“噓噓噓!”陳慶彬興奮的跟一隻五十幾歲的猴子一樣,跺著腳道:“又聊上啦!”

陸程文忘記了自己老爸的電話。

冷清秋湊上來一頓侍奉,他腦子都飄九霄雲外去了。

深情地親了冷清秋一頓,在屁股上揩兩把油,就跑出來見陳夢雲了。

“夢雲。”

“程文!”

陳夢雲衝過來,直接衝入陸程文的懷裡。

三個老頭一起抬頭看向陳慶彬。

陳慶彬懵了啊!

不是……陸程文和冷清秋嗎?

我家夢雲怎麼……怎麼也在陸程文那?

這哪兒跟哪兒啊!?

冷天豪立刻霸氣一指:“誌允!保護手機!”

徐誌允當即劈手奪過手機:“拿來吧你!哈哈哈!”

陳慶彬慌了:“我女兒,肯定是和他談生意上的事兒,我女兒……大家閨秀,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特彆潔身自好……我女兒……那是開弓冇有回頭箭,好馬不吃回頭草,絕對不會……”

冷天豪和徐誌允一起道:“閉嘴!聽!”

陸程文:“夢雲,你怎麼來了?這麼晚有事嗎?”

陳夢雲:“我昨天把你的內褲、襪子洗了,今天來收。你怎麼了?受傷了?”

冷天豪看著陳慶彬:“你女兒來談工作?她改乾家政了?”

徐誌允道:“噓,聽著!”

陸程文:“冇事,和人打了一架。”

陳夢雲:“你都多大的人啦,還打架?傷得怎麼樣?”

陸程文:“冇事,都是皮外傷,當年在大學的時候不也這樣嘛!”

陳夢雲心疼地道:“那你知不知道,那幾年我有多擔心?”

陸程文趕緊哄:“哎呦,好了好了,彆擔心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

陳夢雲道:“我問你,你什麼時候,跟我爸說咱倆的事兒!?”

陳慶彬睜大了眼睛:“你倆有什麼事兒!?你倆特麼……”

冷天豪立刻捂住了陳慶彬的嘴巴,徐誌允誓死捍衛那部手機。

陸程文顯得滿不在乎地道:“你老爸認為你們就是貴族,我是個暴發戶,配不上你。”

陳夢雲:“哎呦,看你小心眼兒的!我老爸是個老頑固,你搞定他嘛!”

陸程文:“我怎麼搞定?我給他送保底合同,他跟個老教師爺一樣,氣得我都想揍他!”

陳夢雲:“嘻嘻嘻!看我麵子啦!程文,說真的,我真的想永遠和你在一起,你去跟他說嘛!”

陸程文:“我怎麼說?給他送錢都得把他腦袋按桌子上才能讓他簽字!好傢夥,我要娶他女兒,他不得掄起柺杖來跟我拚命啊?”

陳夢雲咯咯地笑個不停:“你笨呀!不是告訴過你啦嗎,你要是對他不滿啊,就把所有火氣都發他女兒身上……”

四個老頭都懵了。

這算什麼!?

接下來,陳夢雲的聲音雖然小,但是大家都能聽清楚。

先是一陣窸窸窣窣的接吻聲,兩個人哼哼唧唧,哼哼唧唧半天。

陳夢雲才喘著氣道:“陳慶彬的女兒給你贖罪,爽不爽?”

陸程文的聲音低沉而充滿誘惑力:“這點好處就算贖罪了?”

陳夢雲故作小可憐姿態:“那你想要人家怎麼樣嘛?”

陸程文道:“給你按在大腿上,打屁屁。”

陳夢雲嘻嘻地笑著:“那我求饒,你可彆原諒我,否則我不乖的!”

陸程文:“看來,你老爸造的孽,你是必須得好好償還了!”

陳夢雲:“是的呢,都怪我老爸不好,程文哥哥,你就懲罰我吧。”

然後湊近了陸程文,喘息如牛,明顯是進入狀態了:“狠狠地懲罰我!搞大了肚子回去,就不信爸爸他還嘴硬……”

陳慶彬當即一下子站起來,剛要發火。

陸廣宏捂著心口:“哎呀,不行了不行了,我心臟病要犯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我都喜歡。】【女人往我的彆墅裡一站,都不用看我,看我的房子就能愛上我。】“您的苦心我瞭解了,您的好意我心領了,至於其它的,我們慢慢來“哎呀,你這年輕人,大男人三妻四妾很平常!何況是我們古武者,我都有四個老婆!秦晉之好,秦晉之好嘛!”陸程文哭笑不得,但是張九成似乎鐵了心了,藉口喝多了,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司機早就在等著了,張九成不顧陸程文的挽留,上車就走了。站在門口,陸程文一陣發懵。這算啥!?這老登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