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龍王傳說:開局抽取唐舞麟血脈 > 第30章 燜罐牛肉的故事,店鋪被砸(三更)

第30章 燜罐牛肉的故事,店鋪被砸(三更)

片大陸也有基業,就像傳靈塔一樣。唐門之所以銷聲匿跡,隻是為了避免木秀於林,所以沒有對外顯露太多罷了。英雄殿,就是唐門研製出來的歷練係統。你們剛才交過手的,就是唐門歷史上的史萊克七怪成員!”聽到此,龍淵想起了雙標狗唐三。他運氣不太好,之前參與歷練,和他對戰的如果是唐三就好了。憑藉他的黃龍武魂以及金龍爪,絕對可以把唐三打出shi來。隻是可惜,和他交手的是擁有三生鎮魂鼎和九鳳來儀簫的鳳簫鬥羅,瀟瀟。“那...第30章

燜罐牛肉的故事,店鋪被砸(三更)

“走,去吃燜罐牛肉,特別酥爛,配上一點白飯,最是美味!”

作為東海城本地人,謝邂主動說道。

“好!”

龍淵早就餓了。

進入店鋪之內,裡麵已經坐了不少人。

“謝邂,看你這麼熟悉,你是經常來這裡吃飯嗎?”

龍淵好奇的問道,龍王這本小說,他看到這裡的時候,由於太水,已經看不下去了。

之後的劇情細節,他不知道。

隻知道,大結局的時候,古月娜被唐舞麟的黃金龍槍給洞穿了。

他為龍王古月感到惋惜,也很同情。

古月娜沒想到,自己最後會被自己的丈夫用黃金龍槍洞穿吧。

“媽媽以前最愛吃這家店的肉罐牛肉,我每過一段時間就來這裡!”

說著,謝邂帶著兩人,走到最後麵的一張桌子坐了下來。

“喲,謝邂來啦,還帶了朋友,還是老樣子嗎?”

老闆是一位中年大叔,見到謝邂,熱情的打招呼,臉上露出了興奮之色。

“嗯,謝謝您,李叔!”

謝邂微笑點頭道謝。

沒過多久,三份燜罐牛肉和三碗白米飯,還有兩個青菜做的小菜,一起上了桌。

“你還是第一次帶朋友來,小菜送伱們!”

李叔小聲的說道,摸了摸謝邂的腦袋,就像是對待自己的侄子那般,很親。

“謝謝李叔!”

謝邂再次對著老闆點頭,一向愛乾淨,甚至有潔癖的謝邂,竟然沒有躲開李叔的手。

李叔是開飯店的,手上此時看上去有些油膩,謝邂一點都沒有嫌棄。

謝邂的表現,顛覆了龍淵對他的瞭解。

“快吃吧!”

謝邂示意龍淵和古月兩人快吃,三人便盡情享受起美食來。

吃一口,古月和龍淵兩人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真的很好吃啊。

一起特訓了三個月的三人,此時的氣氛非常的和諧、融洽。

“李叔,再來十份吧!”

謝邂向李叔打招呼,因為他太瞭解龍淵的飯量了。

他和古月才吃了一點點,龍淵已經到底了。

龍淵見謝邂又點了十份,撓了撓後腦勺,一臉尷尬。

不過他也沒有客氣,以後,他強大了,無論是在鍛造還是修煉上,儘量幫一下謝邂就是了。

“謝邂,謝謝你!”

龍淵由衷的感謝:“哈哈,你這個名字,容易混淆,到底是謝邂呢,還是謝謝呢?”

謝邂苦澀的一笑,眼圈竟然在這一刻微微紅了起來:

“我的名字是媽媽起的,媽媽告訴我,之所以起這個名字,是想要對她和爸爸邂逅的感恩。

她說,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邂逅爸爸,可是……”

說到此,謝邂的眼眶已經溼潤了,臉色不太好看。

“你媽媽她……”

龍淵忽然想到了一些細節劇情,看向謝邂,問道。

“爸爸成天都很忙碌,沒有時間陪伴媽媽,就連媽媽病重的時候,他都奔波在外。媽媽去世前,連他最後一眼都沒有見到。

我永遠忘不了,那天晚上,媽媽流著淚,眼中滿是遺憾的鬆開了我的手。我恨爸爸,我恨他……”

說到此,謝邂已經淚流滿麵,趴在桌子上,抽泣了起來。

古月和龍淵也被他的情緒感染,心情不太好,雙眼之中也沁潤著淚花。

“哎……自從他媽媽走後,他就經常一個人來,年紀不大,心事卻很重,你們多幫幫他!”

李叔這時候再次端了新的燜罐牛肉過來,擺放好後,揉了揉謝邂的腦袋,嘆息連連。

不一會兒,謝邂收斂了情緒,三人再次享用起美食來。

走出飯店之後,三人又從小吃街頭吃到街尾。

見龍淵那麼能吃,古月和謝邂都震驚不已。

這個大胃王,難怪力量那麼大。

“咦?那邊怎麼了?”

忽然,就在三人重新沿著原路返回的時候,古月忽然開口說道。

龍淵和謝邂同時朝著小吃街入口看去。

那裡此時有些騷亂,圍了不少人。

那個位置,好像是燜罐牛肉店。

“不會是李叔的店出事了吧!”

謝邂皺了皺眉,迅速衝了過去。

“你們不能這樣,不能這樣啊,這是我吃飯的傢夥啊!”

剛衝到人群後麵,三人就聽到了悲呼聲,正是李叔的聲音。

三人朝著人群縫隙,擠到了前麵。

看到亂糟糟的場景,內心咯噔了一聲。

燜罐牛肉店門口的灶臺,已經被掀翻了。

一個個瓦罐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牛肉湯灑落在地上,流的到處都是。

濃濃的肉香味帶著熱氣,地麵一片狼藉。

而李叔,此時倒在了店鋪門口,嘴角溢血。

鼻青臉腫,顯然是被人打的,臉上露出了悲痛和憤怒的神色。

在李叔的對麵,站著三個彪形大漢,為首之人是一個光頭。

赤膊著一雙手臂,手臂上有龍形紋shen。

另外倆個人也身材魁梧高大,橫眉立目,一看就不像是好人。

“姓李的,識時務者為為俊傑,這條街膽敢不交保護費的還沒有出生呢,你成天推三阻四的,但我光龍是要飯的嗎?每天還要專門來你這裡要小錢?”

“要不是看你這燜罐牛肉做的確實還不錯,老子早就廢了你!”

光頭男子對著指著李叔,惡狠狠的說道,嚇得李叔趕快朝著後麵退了又退。

“如果你今天再不交保護費,以後你這店,就別開了!”

光頭大漢目光陰冷的說道。

雖然圍了不少人,但沒有人敢出來說話。

這三人是這條街出了名的惡霸,不敢招惹。

“光龍大哥,真不是我不給保護費啊,實在是因為我家裡的女人病得厲害,每天賺的錢都不夠她治病的。

如果你再砸了我的店鋪,我就沒錢給我女人治病,她可能就活不了了啊!”

“這樣吧,等我女人好了後,我以後多給你們一些,怎麼樣?”

李叔起身,對著光頭大漢躬身行禮,低三下四,希望對方網開一麵,看在他那麼可憐的份兒上,不要再收保護費。

“我管你女人病不病的,又不和我睡覺,死了與我何乾。

今天你交不出來錢,就給我滾蛋,別佔著地方!”

說著,光頭大漢一腳將門口的灶臺踢翻在地。

一時間,整個燜罐牛肉店鋪變得更狼藉了。

李叔悲呼一聲:

“光龍,絕我兒子呢,我跟你拚了!”

他勉強站起來,便朝著光龍撞了過去。

光龍抬起腳便踹了出去,一腳將李叔給踹了一個跟頭。

“拚命?別忘了,老子可是魂師!

你一個普通人,來十個八個,都不會是我的對手!”

“魂師就能欺負人嗎?”

謝邂的聲音響起,衝到了李叔的麵前,將其扶了起來。

(本章完)的就是氣血之力強盛,非常適合龍淵。這也是他帶龍淵來找濁世的原因。剛才濁世教給龍淵的第一式,赤龍驚天,隻是赤龍九式之一。接下來,還有八式。當龍淵徹底學會了赤龍九式,戰鬥力絕對很恐怖。龍淵此時已經完全沉浸在了濁世的那一記龍驚天之中。剛剛的一切,都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腦海深處。他的精神力強大,能夠清晰的記住濁世運掌時候體內血脈流動的方向和變化。雖然龍淵此時逆轉血脈在運掌,他覺得有些奇怪。但伴隨著運掌的過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