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絕地反擊 > 第98章 強行收徒

第98章 強行收徒

說你很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的原因!如果你能夠參與此次調查,讓整個301公路案儘快揭穿,那麼301公路腐敗案揭穿之日,也就是301公路重新開工之時。所以,不管你參與不參與本次調查,隻要301公路案查明瞭,301公路肯定會重新修建的。而據我所知,你所說的過山村應該也屬於301公路沿線的一個點位。”說道這裡,季廣傑表情嚴肅的看向李天逸說道:“李天逸,現在你可以再慎重思考一下,是否要參與到這次調查之中。這件...“開玩笑?誰跟你開玩笑。”老者眼珠子一瞪,怒視李天逸:“怎麼著?你小子是不是認為老夫是騙子在忽悠你啊?”

李天逸嘿嘿一笑,雖然沒有承認,卻也沒有否認。

老者沒有說話,走到李天逸的麵前,一手抓起李天逸的手腕,一手把手指搭在他的脈上。

“診脈!”李天逸瞪大了眼睛看重老者。

老者一手診脈,一邊仰頭望著天空,過了一會兒,又讓李天逸還手再次診了一會兒,這才緩緩的說道:“小夥子,你最近這段時間是不是睡夢質量不怎麼好,總是失眠啊?”

李天逸瞪大了眼睛:“不會吧?這您都知道?”

“我不僅知道這個,我還知道,你是不是還沒有女朋友呢?還是童子吧?”老者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

李天逸立刻老臉一紅。

劉壯在旁邊說道:“老大,你該不會真的是處男吧?你之前不是跟我吹牛說你早就不是了嗎?”

李天逸立刻使勁的咳嗽一聲說道:“劉壯啊,你記錯了,我從來沒有那樣說過。”

“不可能的,當時咱們宿舍的哥幾個可全都聽到了,要不我打電話問問老三老四他們?”

李天逸連忙搖頭:“算了算了,我承認我吹牛行了吧。”

說完,李天逸有些訕訕的不滿的看了這位老者一樣:“老先生,醫者父母心啊,您就算知道了某些真相,能不能不這麼直接啊。”

老先生卻笑道:“正是因為醫者父母心,所以纔要實話實說,小夥子,你可不能諱疾忌醫啊。”

李天逸徹底無語了。這位老先生也是一位妙人啊。絕對坑起人來沒商量。

“小夥子,要不要當我徒弟你給個準話啊。”

李天逸眉頭微皺:“老先生,這事情我得慎重考慮一下。畢竟,我對你的醫術不太瞭解,咱們之間也沒有深交……”

李天逸話還沒有說完呢,卻聽老先生說道:“李天逸,你這話明顯是違心之言啊,我相信我剛才的兩個診斷絕對沒有任何問題,這不是證明瞭我醫術的高明嗎?至於說交情嘛,這東西還不好說,隻要我們師徒兩個今後多多交流,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嘛。”

李天逸還是搖搖頭:“那個老先生啊,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最近比較忙,回頭有時間再向您請教啊。”

說完,李天逸拉起劉壯就要走。他總感覺這個老者看起來氣質超然,但肯定是一個大坑,還是那種坑死人不償命的那種。一種直覺上的危險讓他選擇遠離。

就在這個時候,隻見一位看起來五十來歲的男人氣喘籲籲的向著這邊跑了過來,來到老者身邊站住,有些焦急的說道:“老師,您跑哪裡去了,怎麼練功的地方沒有看到您啊,您可是讓我好找,您不知道省衛生廳的陳廳長要過來拜訪您嗎?他已經在家裡等了您半個多小時了。”

周圍眾人頓時一愣。這時,有人突然用手指著五十來歲的男人說道:“天啊,這位不是我們白雲省著名的中醫專家穀國進先生嗎?這位可是經常參加央視的一些中醫保健類的節目的,每次都是專家,而且聽說他還是省委領導的特聘醫療專家呢。還曾經上過央視的百家講壇主講《傷寒雜病論》醫術。”

“我靠,還真是啊。我老爸最愛看穀醫生的節目了。穀醫生,您能給我籤個字嗎?”

“穀醫生,我最近總是感覺到胸悶氣短,您能不能幫我看看是怎麼回事?”

“穀醫生……”

很快的,這位穀醫生便被周圍的人們給圍住了。

此刻,李天逸、劉壯兩人全都看傻眼了。

這個老頭到底是什麼人啊,怎麼連這位穀國進專家都稱呼這老頭為老師啊。要知道,穀國進這位專家雖然今年才48歲,卻已經是白雲省醫科大學的博士生導師了,絕對的理論實踐都超級厲害的專家。而不是那種隻會理論、照方抓藥的偽專家。

穀國進那邊衝著四周作揖道:“各位各位,今天實在是事情太多,抽不開身啊,今天省廳的領導要過來拜訪老師,已經等了很長時間了,我是過來請老師回去會客的,大家多多體諒啊。”

周圍的人聞聽此言,也十分懂事的紛紛散開了。

穀國進這才得以走到老頭的麵前:“老師,咱們趕快回去吧。”

然而,最讓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現了,這位老者有些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說道:“得了,小穀,你自己先回去吧,小陳願意等就在家等我一會兒,不願意等就讓他先回去,我這邊有重要的事情要辦。”

“啥事?”穀國進有些詫異了。看了看四周,都是一些普通的老百姓,這些人和老師之間能有什麼事情?

“收徒。”老頭用手一指李天逸。

“啊?收徒?”這次,輪到穀國進吃驚了。他看了看李天逸,又看了看自己的老師,不解的說道:“老師,您是要收他為徒嗎?”

老頭點點頭。

“老師,咱們省醫科大學有好多博士生排隊等著您收徒呢,您怎麼跑到外麵來收徒了?您之前不是說您不收徒了嗎?”穀國進問道。

“我說不再收徒是針對你們這類沒有思想、沒有追求的人而言的,收你們這樣的徒弟一千個一萬個,最終也隻能做一個醫學工匠而已,我要收的是徒弟是要繼承我的衣缽的,是要成為醫學宗師的,醫學院的那些學生不行。”

“老師,您這是歧視。”穀國進有些不滿的說道。在老師麵前,他不再是那個受人尊敬的大專家,而是一個孩子,是一個學生。

老頭撇撇嘴:“歧視?不信的話你隨便找幾個博士生過來和我這個小徒弟比拚一下,絕對秒殺他們。”

“喂,我說老頭,你可別瞎喊啊,我可不是你徒弟。”李天逸有些不滿的說道。從剛才老頭最後的那句話中,他再次感受到了危機,感受到了一個大坑正緩緩的在自己腳下形成。

開為什麼玩笑,要自己這個半吊子的自學成才的中醫和醫科大學的博士生去比拚醫術,那還不如直接讓自己丟人現眼算了。這老頭也太坑了。

“乖徒弟,你就不要推辭了,你看看啊,小穀子可是咱們白雲省的頂級中醫專家,這還是我徒弟之中最不成器的一個,你要是跟我學,我保證你會成為比小穀子厲害十倍都不止的宗師級牛人,到時候吃喝不愁,走到哪裡都是一呼百應。”老頭諄諄善誘著。

李天逸看得出來老頭是真的喜歡和欣賞自己,但是他總是感覺這老頭太坑了,使勁的搖頭:“不好意思啊老先生,我吧對中醫也就是喜歡而已,根本談不上去做專業的醫生,而且我本身是有其他職業的,我的職業決定了我不能做其他的事業,是有衝突的,而且沒有多少時間。”

“哦?是嗎?李天逸,你可別忽悠我,我知道你是公務員,而且還是一個頗有心機的公務員,上次網路直播的時候,我可是親眼看著你一點點的挖坑把剛才那個叫什麼吳俊豪的給坑進去的,我就喜歡你這種性格的年輕人,有朝氣,有活力,有魄力,最關鍵的是,對著我們中醫有著一種虔誠和執著的理想,我們中醫要想真正的發揚光大,就必須要有你這種心態的年輕人才行。”

“不不不,老先生,剛才穀先生說了,他那邊有很多的博士生在排隊準備拜師呢,您可以考慮考慮他們,他們的基礎比我強多了,我的中醫知識都是自學的,不成係統的。”李天逸使勁的往外推辭。

“不行不行,那些博士生都是些書呆子,就知道死記硬背,想著的不是升職加薪揚名立萬就是怎麼多賣些藥賺取提成,靠著他們要想弘揚中醫基本沒有什麼可能。我看重的就是你小子這種無慾無求卻心懷理想的心態。”老頭靠近了李天逸,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滿意希冀的說道。

李天逸越發感覺到有一種危機再臨近,連忙使勁的搖頭:“老先生,不行不行,您還是放過我吧,我總感覺距離您越近,越是有一種危機感。”

此刻,穀國進看得有些傻眼了,周圍的人也看得全都傻眼了。

誰都沒有想到,能夠教出穀國進這種大專家的老者想要收這個年輕人為徒弟對方竟然還不願意,這小子是不是腦袋被驢踢了啊。

不過,穀國進很快就憤怒起來,怒視著李天逸說道:“年輕人,你是不是不知道我老師的真實身份啊,我告訴你,我老師那可是隱士高人,就連燕京市那邊的大領導有疑難雜症都會請我老師親自出麵診斷的,老師想要收你為徒那是看得起你。”

李天逸淡淡的說道:“不好意思啊,我不需要別人看得起。”

穀國進頓時語塞。

老頭聽穀國進說完之後,頓時暴走,一腳踹在穀國進的屁股上說道:“小穀子,你給我滾回去陪著小陳去,這裡沒有你的事情,我搞定這小子就回去。”

穀國進看老師生氣了,隻能有些不滿的看了李天逸一眼,轉身離開。

這時,劉壯用手碰了李天逸一下說道:“老大啊,要不你考慮一下吧,我感覺這個老頭不簡單啊,如果你真的跟他學好了醫術,那以後兄弟們的終生性福就全都擺脫你了。”

李天逸直接把眼珠一瞪:“你給我走開,我有一種直覺,如果我跟了這老頭,他一定會坑死我的。”

老頭的臉直接出現在李天逸的麵前,滿臉全是溫和的笑容:“李天逸,你想多了,我隻是想教你醫術而已,絕對不會坑你的。”點頭:“你們知道我這些天為什麼沒有在村裡嗎?”眾人搖搖頭:“明白的告訴你們吧,我這些天一直在市裡,我已經把301公路的事情向市領導反映過了,市領導對此事相當重視,讓我負責調查此事,我之所以願意留在市裡把這事情調查清楚,就是希望能夠儘快把301公路修成,到那個時候,我們過山村的鄉親們就可以把村裡的農產品順利的銷往外地,而且隻要把路修通了,我有把握帶領全村的人一起發財致富。所以,問題的關鍵在於301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