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絕地反擊 > 第95章 無中生有

第95章 無中生有

不想讓我們對市財政局展開調查,而這股勢力的影響力絕對不小。所以,我們必須要對市財政局展開調查,但是,如何調查必須要智取。”“那我們下一步怎麼展開工作?”老段問道。就在李天逸他們這邊被趕出市財政局的時候,鳳凰市市委大院內,例行市委常委會正在進行。常委會上,常務副市長顧俊明直接拍了桌子。顧俊明大聲說道:“韓書記,賈市長,我現在對301公路專案組專職副組長李天逸的工作能力表示強烈懷疑,你們應該都已經聽說...對吳俊豪而言,他最得意的便是他的老婆宋敏芝。

宋敏芝是藝術學院的學生,人長得漂亮,身材超一流,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他之所以能夠追求到手,正是靠的他當時市長秘書的身份。

雖然吳俊豪從千軍萬馬中殺出將宋敏芝追求到手,但是對於宋敏芝的性格他也是有所瞭解的,這是一個不甘寂寞的女人,而且極其聰明,所以,為了能夠將宋敏芝牢牢的綁在自己身邊,他幾乎很少在外麵過夜,每天晚上都要回家。

而吳俊豪呢,還偏偏是一個多疑的性格。他總是感覺自己的老婆總是在揹著自己和別的男人勾勾搭搭,因此,隻要他看到老婆和陌生男人通電話或者微信聊天就會特別生氣。

他也很少帶男人去自己家。不過趙金波算是一個例外。

李天逸的話雖然聽起來似乎是假的,甚至是在忽悠人,但是,卻直接擊中了吳俊豪多疑性格的這個弱點。原本已經走到門口的吳俊豪站在了腳步,轉過身來。

看到吳俊豪不走了,趙金波便知道自己麻煩了,連忙說道:“吳哥,李天逸這小子在胡說八道,你千萬不要相信他,我和宋敏芝之間根本就沒什麼的。”

吳俊豪轉過臉來,冷冷的看向李天逸說道:“李天逸,你這招挑撥離間是沒有任何用處的,非常低階。”

李天逸卻是微微一笑:“吳俊豪,你可以說我是在挑撥離間,而且說實在的,我就是在挑撥離間,但是從趙金波的反映你難道看不出來一些細節方麵的東西嗎?

首先,如果趙金波真的和宋敏芝之間沒有什麼關係,他會急急忙忙的在我剛剛說完就立刻否認嗎?這種做法是不是不符合常理呢?

你可不要忘了,趙金波和你之間關係非常好,難道他對你沒有信心嗎?

很多時候,人呢,越是做賊心虛,就越是想要澄清自己沒有做賊,就對這個話題十分敏感,總會在第一時間站出來漂白自己,殊不知,對於喜歡逆向思維的人來說,他們這種人是十分低階的可笑的。”

“李天逸,你再胡說八道我撕了你!”趙金波咬牙切齒的吼道。

李天逸卻微微一笑,看向趙金波說道:“趙金波,你哪裡看到我在胡說八道了?趙金波,你自己好好想一想,今年3月13號那天晚上,你和宋敏芝在哪裡?”

趙金波的臉色立刻大變,表情不停的變幻著。

他的手也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3月13號那天晚上,他們的的確確在一起了。但問題是,李天逸是怎麼知道的?

“那天我晚上我們沒有在一起。”

“真的沒有嗎?”

“真的沒有。”

“但為什麼骨骼地圖上,有你們在一起的畫麵?”李天逸突然吼道。

“那是不可能的。你在胡說八道。”

李天逸轉型吳俊豪:“吳俊豪,3月13號那天,你在哪裡?”

李天逸這話問完之後,吳俊豪的臉色也變了。

3月13號,那天他記得非常清楚,自己陪同賈連慶去省會開會去了,老婆是自己一個人在家的。

看剛才趙金波的反應,似乎疑點重重啊。尤其是當李天逸說地圖上有他和老婆的照片的時候,他的臉色變化很大,明顯有些震驚。

難道那天晚上趙金波真的和自己的老婆在一起了?

一時之間,吳俊豪心中醋意翻湧,雖然他知道李天逸現在是在挑撥離間,但是他更無法容忍的就是自己的兄弟勾引自己的老婆。

這對於他這種性格多疑的人來說是一種巨大的羞辱。

此刻,他真的開始懷疑趙金波了。

其實,他們都不知道,李天逸根本就是在無中生有,就是在用一種主觀臆想推斷來推動著整個疑點不斷向前發展演化。

李天逸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在出發之前,曾經仔細研究了最近一段時間吳俊豪出席的各種活動,發現3月13號這天他和賈連慶在省會遼源市開會。然後他又在網上搜尋了很多資訊,包括吳俊豪的微博,最終他隱隱感覺到,從各方麵的資訊綜合分析,吳俊豪應該屬於那種性格多疑之人。而且他還有一個漂亮的老婆。

正因為如此,他為了拖延時間,才開啟了這個話題,雖然無中生有有些卑鄙,但是,為了能夠生存下去,為了不被這些卑鄙的人強行推進仕途滑鐵盧,李天逸沒有別的選擇。

李天逸賭對了。

在李天逸接連誘導之下,趙金波露出了破綻。

吳俊豪怒火沖天,咬著牙看向趙金波說道:“趙金波,你老實說,我吳俊豪對你怎麼樣?”

“挺好的。”趙金波實話實說。

“那你為什麼要勾引我老婆?”吳俊豪幾乎是聲嘶力竭的吼了出來。

“吳哥,你別多想,那天晚上,我們隻是一起吃了個晚飯而已,沒有做其他的事情。”趙金波連忙否認。

“一起吃了個晚飯而已?哼,你騙鬼吧,我當時給我老婆打電話,她告訴我,她是在孃家吃的晚飯……”

“吳哥,那個……”

一時之間,兩人開啟了澄清和逼問模式。

此刻,房間內所有人全都傻眼了,包括姚天福他們這些人以及那些女人們。

他們誰都沒有想到,吳俊豪他們這些人之間竟然被李天逸三言兩語之間挑起了內訌。

現在好了,事情僵硬在這裡了。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外麵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緊接著,房間的房門被人一腳踹開,十幾名荷槍實彈的警察出現在房間裡。正在那裡開始有些撕扯的吳俊豪和趙金波有些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些人。

這時,李天逸扯著嗓子大喊:“警察同誌,我報的警,我報的警,這邊有人想要非法拘禁我,還想要強暴我。”

不得不說,李天逸這話說得正是時候,此刻,六七個女人正緊緊纏住了李天逸,讓他動彈不得。

立刻有兩名警察走了過來,勒令這些女人放開李天逸和劉壯。

劉壯一邊揉著胳膊一邊抱怨道:“我說警察同誌啊,你們鳳凰市的社會治安也太亂了吧,我不過是從省會過來看個朋友而已,竟然差點被這些長得去其醜無比的母夜叉給強暴了,據說她們還要進行影片直播,如果真的被她們實現的話,那真的是沒有辦法做人了。乾脆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為首的是一名國字臉警察,表情嚴峻,冷冷的掃視全場,直接說道:“全部帶回去訊問。”

“這位警官,你們不能這麼做?我們可是什麼都沒有做啊。”趙金波連忙澄清道。

李天逸立刻說道:“警察同誌,這些女人就是這五個男人找來的,他們讓這些女人控製住我們,說要影片直播我們之間的床戲,警察同誌,他們五人纔是罪魁禍首,你們要是稍微來得晚了一步,恐怕就要被他們給得逞了,他們說,這房間裡四處都壯了攝像頭,你們可以檢查一下。”

李天逸說完,國字臉警察大手一揮,立刻有人去檢查,很快的,這些攝像頭全部被找到了,就連負責錄影的微型硬碟錄影機都被找到了,不過好在這個時候,硬碟錄影機還沒有啟動。

“全部帶走!”國字臉警官大手一揮,就要把他們全部帶走。

“警官,你不能帶走我們,我是市委賈書記的秘書吳俊豪。”吳俊豪這個時候,不得不自保家門了:“我和你們市局局長趙天宇是好兄弟。”

“帶走!”國字臉警官隻是冷冷的掃了吳俊豪一眼,根本沒有回覆他的意思,命令手下人將所有人全部帶上了外麵的警車裡,直接拉到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之後,警方開始分頭訊問口供。

這個時候,吳俊豪、趙金波等人開始串聯起來,堅決否認這些女人是他們找來的。他們今天隻是過來喝酒的。和李天逸、劉壯之間沒有任何關係,還說他們是故意闖進來的。

而李天逸和劉壯則是實話實說。但是,雙方現在誰也沒有證據,而那些女人則是說法不一,因此,整個事情直接選入了無序狀態。

就在這個時候,市局副局長王亞倫走進了審訊室。

此刻,審訊室內,吳俊豪正在錄口供,負責錄口供的小吳連忙站起身來說道:“王局,您來了。”

“現在情況怎麼樣了?”王亞倫問道。

“王局,太亂了,他們這些人各執一詞,相互指責,根本說不清到底是誰的責任。”

王亞倫臉色一寒:“哦?相互指責?很有意思,這樣吧,你通知那些媒體,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讓他們報道一下,我相信那些媒體肯定能夠挖出幕後的一些事情的。”

“王局,你這樣做非常不妥。”吳俊豪聞言有些著急了,因為對李天逸來說,即便是這次被媒體曝光了,也僅僅是懷疑他有些問題而已,但是,他吳俊豪和趙金波等人卻是二次曝光了,如果事情鬧大了,他們上次的事情就會被挖出來,因此,事情對他們是最為不利的。

王亞倫冷冷的看了吳俊豪一眼,眉頭微皺:“吳秘書,你怎麼又牽連進來了?”

吳俊豪隻能苦笑著說道:“王局,我能打個電話嗎?”

王亞倫猶豫了一下:“可以。”

“王局,那我也需要打個電話。”

“王局,不能讓他打電話。”趙金波立刻站出來反對。

王亞倫冷冷的看了趙金波一眼,隨即說道:“既然我允許你們一方打電話,另外一方肯定也是允許的,隻有這樣才公平。”

吳俊豪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這種地步,隻能給賈連慶打了個電話。

李天逸這邊,也把事情的經過簡單的向劉曉寧進行了彙報。

劉曉寧聽完之後,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而賈連慶那邊,結束通話電話之後,氣得拍著桌子大罵:“吳俊豪,你這個廢物。這點事情都幹不好!”祥竟然直接封死了自己所有的退路。隻要魏發財和甄珂蓮再上訪一次,就要把自己就地免職,這也太誇張了吧?要知道,對於這種上訪戶,就算是鎮裡都一點辦法都沒有,更何況自己才剛剛擔任過山村村支書才這麼短的時間?這絕對是公報私仇!但是他一點辦法都沒有。更讓李天逸鬱悶的是,此刻的魏發財根本沒有鳥自己的意思,依然在得意洋洋的向甄珂蓮傳播上訪經驗。魏發財說道:“珂蓮啊,我告訴你,你上訪那就是破壞維穩,破壞維穩就會影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