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絕地反擊 > 第61章 大戰序幕拉開

第61章 大戰序幕拉開

是,李天逸現在在市裡的市委書記韓淞任以及紀委書記劉曉寧麵前全都掛上號了,屬於他們重點關注的物件。尤其是現在新301公路正在修建中,你這個時候去動李天逸,不是往槍口上撞嗎?”“難道我們就任由李天逸這樣的小人逍遙法外?”曾立祥咬牙切齒的說道。“當然不是。我們肯定是要動他,但是必須要講究時機。我估計以韓書記和劉書記日理萬機的忙碌勁,再過個五六個月就會把李天逸這個人忘到腦後去了,這段時間,你好好的蒐集一下...這時,張夢菡說完之後,也注意到了李天逸那緊張到極點的表情,眼神中的神態立刻變得異常豐富起來,最終再也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李天逸,你瞎想什麼呢?”張夢菡狠狠的白了李天逸一眼,卻再也忍不住捂嘴蹲下身子笑了起來。

被張夢菡那一記白眼白得心臟狂跳不止,那一刻,那一記白眼的風情讓李天逸銘記終生!

太美了!太漂亮了!

太誘人了!

這一刻,李天逸心中有一個聲音在吶喊:“追求她!追求她!把她拿下!”

“你笑什麼?”李天逸有些不明所以的撓了撓後腦勺,傻乎乎的問道。

張夢菡一邊拍打著那高高隆起的胸脯順氣,一邊再次狠狠白了李天逸一眼說道:“我說李天逸,你小子想什麼呢?我說要了結的事情跟你想的不是同一件事請,你現在跟我走吧,我讓你看看我說的事情是什麼事情?”

“啊,我想岔了?”李天逸這次也有些回過味來,不過現在他反而更加迷糊了,如果自己想錯了,那張夢菡所說的到底是什麼事情呢?

張夢菡已經一馬當先向前走去,李天逸緊隨其後。

兩天來到了一座顯得有些破舊的院落外麵。

張夢菡用手一指院子說道:“李天逸,這戶人家是怎麼回事,你知道嗎?”

李天逸道:“嗯,這戶人家我知道,村裡給每一戶人家都用分紅建了二層小樓,裝修都裝修好了,但是他們這戶人家不肯搬進去,我也曾經做過很多工作,他們說擔心家裡的瘋婆娘不肯搬進去。這個我也沒轍。”

張夢菡點點頭:“這個我知道,你知道他們家的瘋婆娘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李天逸苦笑著搖搖頭:“這個我還真不太清楚。這個是我工作的失職啊。”

張夢菡嘆息一聲說道:“這也不怨你,你能夠把過山村發展到這種程度已經相當不錯了。你一個大老爺們不可能關注到這樣的細節的。我給你講個故事吧:

10年前,時任青龍鎮鎮長的曾立祥才18歲的兒子曾銀財看上了隔壁小莊子村的一個漂亮姑娘周美英,想要追求她讓她當他的女朋友,但是周美英那個時候已經有了男朋友,再說了,那個時候十裡八村的誰不知道曾銀財是一個花花公子,成天的吃喝玩樂不幹好事,所以,周美英便對曾銀財不假辭色。

那個時候,周美英已經和他男朋友完成了訂婚儀式,就等著周美英年紀到了就可以結婚了。

然而,誰都沒有想到,有一天晚上,曾銀財帶著幾個如狼似虎的混子闖進了周美英的家裡,把周美英年邁的父母強行帶到外麵,就在周美英的家中,曾銀財把周美英給強行玷汙了。從那以後,周美英幾乎都以淚洗麵。

俗話說得好,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

這個事情很快就被同村的周美英男朋友給知道了,與此同時,曾銀財派人傳話給周美英的男友家,說周美英已經是他的人了,讓對方立刻遠離周美英家。

在這種雙重壓力之下,周美英的男友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退婚。退婚當晚,曾銀財再次來到周美英家再次強佔了周美英。

從那以後,周美英每次出去總是有人對她指指點點的。最終,周美英不甘屈辱,瘋了!而因為此次,周美英的父母一病不起,不到1年時間便相繼去世。

周家隻剩下一個瘋瘋癲癲的周美英,而周美英的親屬對周美英也十分看不起,因此沒人管她。

周美英便一個人到處流浪。

直到有一天她流浪到了過山村,正趕上這老陳家的大兒子因為家裡窮,已經三十多歲了還光棍沒老婆,在周圍人的撮合下,便收留了流浪的周美英。周美英便給陳家生了一個男孩起名陳國棟。不過在老陳家,他們從來不讓周美英接近孩子,在孩子小的時候,他們怕孩子被周美英的瘋病傳染了,從來不讓陳國棟吃周美英的奶水。

現在陳國棟已經上小學了,學習成績全校第一,但是,在陳家,周美英一直都生活在半禁錮的生活中,因為周美英一發瘋就去鎮上去大罵曾立祥,大罵曾銀財,說他們父子狼狽為奸,都不是好東西,還說曾立祥曾經侵犯過她。

陳家人害怕丟人,便不讓她到底跑。之所以他們不肯住進二層小樓,其主要原因是擔心周美英一發瘋從二樓上跳下來。”

說道這裡,張夢菡的目光看向李天逸說道:“李天逸,你不是一直想要為民做主嗎?周美英的事情,你能夠為她伸張正義嗎?”

李天逸聽完了這個故事,臉色立刻變得嚴峻起來。

張夢菡的用意,李天逸此刻已經明白了。

她所說的沒有了結的事情原來是指的周美英的事情。周美英之所以能夠有今天的遭遇一切起因都是因為鎮委書記曾立祥。

再聯想起村裡甄珂蓮一家人的遭遇,李天逸握緊雙拳,咬著牙說道:“張夢菡,你是想要讓我扳倒鎮委書記曾立祥是吧?”

張夢菡點點頭:“是的。這就是我希望你能夠在我們兩人離開過山村之前了結的事情。陳國棟是我的學生,他真的是一個非常聰明好學的學生,隻要他能夠好好學習,將來考上名牌大學絕對不是難事,但現在的問題是,他家裡的事情牽扯了他很多的精力,我經常看他一個人偷偷的哭泣,後來瞭解了此事後十分憤怒。我就問你一句話,這件事情你能搞定嗎?”

李天逸點點頭:“我來想辦法吧。”

李天逸並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答覆,但是他的眼神中卻充滿了一種強烈的憤怒的火焰。

又是週末到了,程詩琪、穆國富兩人再次結伴來到過山村找到了李天逸。

李天逸這一次沒有多說什麼,而是找到了張夢菡,帶上了程詩琪和穆國富一起再次來到了老陳家的院子外麵,讓張夢菡給兩人再次講了一遍周美英的故事。

此刻,院子裡,水井旁,瘋婆娘周美英正在用心的搓洗著陳國棟換下來的衣服,她的臉凍得通紅,手也紅通通的,旁邊的陳國棟看到母親的辛勞流著淚想要過去,卻被爺爺奶奶拚命了拉住了:“哇,不要過去,你媽是瘋子,會打傷你的。”

“不會的,你們總是說我媽會打傷我,但是從小到大她從來沒有打過我一次!”

“那也不許過去。”

周美英一邊洗衣服,一邊充滿慈愛的看著自己的孩子,眼中流著淚,卻不敢過去。

程詩琪看著眼前的這幅場景,淚水盈滿眼簾,張夢菡哭了,李天逸也掉淚了,穆國富雖然強忍著,但是淚花也在眼睛裡閃爍著,最終還是沒有忍住掉落下來。

“穆國富,看到了嗎?這一切,都是曾立祥和他那個兒子造的孽啊!母子近在眼前卻不能擁抱一下,這種人間慘劇難道不應該結束嗎?難道我們還要讓曾經製造過多起類似事件的父子繼續逍遙法外嗎?

穆國富,你是鎮委書記助理,你跟著曾立祥也有兩年了,我相信這兩年的時間裡你應該已經深刻的瞭解了曾立祥,能否終結類似的人間慘劇,就看你的了。當然了,如果你已經和曾立祥沆瀣一氣,今天的事情就算我什麼都沒有說,你要是告訴曾立祥,我也認栽。”

李天逸說完,目光平靜的望著穆國富。

穆國富看了看李天逸,又看了看程詩琪、張夢菡,嘆息一聲,轉身離開了。

望著穆國富離去的背影,張夢菡眉頭微皺說道:“李天逸,你這次做得太魯莽了,你把一切希望都寄託在穆國富的身上,這太不靠譜了,萬一要是穆國富已經和曾立祥形成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恐怕穆國富回去就會告訴曾立祥的,到時候你麻煩就大了。曾立祥肯定會對你打擊報復的。”

李天逸苦笑著說道:“你說的我知道,但是目前,我們所掌握的材料根本對曾立祥形不成任何威脅,曾立祥在我所熟知的兩個事件中,包括胡不成事件中都十分謹慎,沒有給我們留下任何的把柄,這充分說明他是一個相當謹慎之人,我們要想扳倒他幾乎沒有任何可能。

這也是我不得不把我們的目的向穆國富和盤托出的原因,我現在就是在賭,我再賭穆國富經過這兩年的薰染,身上依然儲存了選調生應該有的朝氣和正義感,依然儲存著書生意氣和為國為民的理想抱負!”

張夢菡眉頭緊皺,對李天逸的這次行動並不看好。

程詩琪看出了張夢菡的擔心,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強烈的不滿,看向張夢菡說道:“張夢菡,我們打個賭如何?我相信穆國富一定會做出正確的選擇的。”

張夢菡和李天逸同時一愣。張夢菡問道:“你認為穆國富會選擇站在我們這一邊?”

程詩琪猶豫了一下,隨即很堅定的點點頭:“我相信他。”姓對於這次事件的看法已經充分發酵,他們往往會採取管中窺豹的方式來推測事情的發展,尤其是像這次鄭祺母親被淩辱事件,由於憤怒,由於氣憤,老百姓會使勁的把警方往不好的方向上去想。這次事件屬於一個害群之馬徹底抹黑了我們公安隊伍的整體形象!說實在的,我曾經接觸過一些基層的警察,他們非常敬業、非常辛苦,尤其是那些刑警、特警們,他們工作在危險第一線,經常要和犯罪分子展開生死搏鬥,每年都有相當數量的警察同誌為了保...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