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絕地反擊 > 第53章 魏發財和甄珂蓮

第53章 魏發財和甄珂蓮

案、哪一條哪一款明確規定,調查組的專職副組長就不能是一個剛剛畢業不到半年的基層公務員?有嗎?誰能告訴我哪裡有?”韓淞任說完,顧俊明愣住了,賈連慶愣住了,在場所有人全都愣住了。韓淞任說得沒錯,沒有哪一條哪一款提到過這樣的問題。賈連慶立刻反駁道:“韓書記,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是,我們市委市政府包括其他級別的黨政機關在組建調查組的時候,從來沒有這樣的先例,讓足夠有威信、有能力的官員擔任調查組的常務副組長...李天逸怎麼也沒有想到,曾立祥竟然直接封死了自己所有的退路。

隻要魏發財和甄珂蓮再上訪一次,就要把自己就地免職,這也太誇張了吧?要知道,對於這種上訪戶,就算是鎮裡都一點辦法都沒有,更何況自己才剛剛擔任過山村村支書才這麼短的時間?

這絕對是公報私仇!但是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更讓李天逸鬱悶的是,此刻的魏發財根本沒有鳥自己的意思,依然在得意洋洋的向甄珂蓮傳播上訪經驗。

魏發財說道:“珂蓮啊,我告訴你,你上訪那就是破壞維穩,破壞維穩就會影響到相關官員的心情和政績,那麼你就影響到了他們的利益,那麼你說,這個時候,那些人會不會搭理你?會不會想辦法把你給弄回去?你的正常訴求能不能得到有效保證?”

甄珂蓮搖搖頭:“不能。”

魏發財道:“這不就是了嗎?我跟你說啊,這上訪也是需要講究技巧的,這是一門學問,也是一種謀生的方式,我可以傳授你幾條經驗。這第一條吧,就是你不能按部就班的去走程式,因為有關部門早就人為製造了十分複雜的程式,透過太極推手的方式逐漸消磨你的意誌,讓你一次次的徒勞無功,最終耗光你去上訪的意誌。”

甄珂蓮苦澀的點點頭:“如果不是魏哥你這次要去上訪,我本來也不打算去了,因為我實在是耗不起了,這一次,恐怕是我最後一次上訪了,我已經打算徹底放棄了,我已經徹底失望甚至絕望了。即便是這一次上訪,我也清楚,沒有任何人會為我主持一個公道的。魏哥,你說我不應該按照程式去上訪,那我怎麼去上訪?不按照程式誰會搭理我?”

魏發財嘿嘿一笑:“珂蓮啊,你知道為什麼我上訪的成功率高達百分之五十嗎?就是因為我每次上訪都是想辦法去找有關部門的主要領導,尤其是一把手。這個纔是關鍵,你找其他人是沒有用的。隻有找到他們的一把手,尤其是縣裡、市裡的主要分管領導,他們煩不勝煩之下,就會幫你解決問題了。尤其是這一次,你跟著我去,雖然不敢保證你的目標一定能夠達到,但是絕對會比你自己去要強。”

“為什麼呢?”甄珂蓮有些不解的問道。

“因為我們鳳凰市招商引資洽談會馬上就要召開了。到時候,會有很多投資商和新聞媒體前來鳳凰市的招商引資洽談會,我們選擇在這個時候前去,直接找相關的領導,他們就會對我們有所顧忌,我們也不說,也不鬧,就天天的等在市政府門前等著他,這樣做我們不違法,但是絕對會給他心理上的震懾,他就會擔心我們是不是會去洽談會現場鬧事。

如此一來,他就會想辦法瞭解我們為什麼要上訪,就會想辦法為我們解決問題。這一點就是我要告訴你的上訪技巧之二——上訪時機的問題。

當然了,這上訪技巧之三,也是我剛才重點強調的,那就是千萬千萬不能違法。法律的底線是不能突破的,因為你一旦突破了法律底線,那些官員們就會有無數的辦法來修理你,到時候你就會從有理變成了無理,那樣你就被動了……”

李天逸就那樣站在旁邊靜靜的聽著,觀察著,越聽他越感覺到有著心驚膽戰的感覺。

這個魏發財不愧是資深的上訪專業戶啊,這上訪理論、上訪經驗都已經開始係統化了,都開始教育學生了。

李天逸把跟著自己一起來的王長水拉到旁邊,問道:“老王啊,這個魏發財和甄珂蓮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為什麼要上訪呢?”

王長水嘆息一聲說道:“這兩人啊,絕對是我們農村裡上訪人員的兩個典型代表。

我先說說這個甄珂蓮吧。她之所以要選擇上訪是被逼無奈,她就是現代版的楊三姐告狀啊。前些年,這甄珂蓮一家曾經經營著一家採石場,在我們青龍鎮附近十裡八村的都算得上是富戶人家,但是6年前,鎮政府以違規採石為由,讓他停止經營,罰款10萬,然後,這個採石場交給了一個無賴經營,後來,301公路開始修建,這個採石場可謂是日進鬥金,但是這卻和甄珂蓮一家沒有任何關係了。

甄珂蓮的老公曾經去鎮裡反映情況,但是鎮領導卻對此不予理睬,後來,甄珂蓮老公在去鎮裡找鎮領導討要說法的時候,在鎮政府門前,被一群無聊一頓狠揍,腿被打斷了,人也因為那頓打而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然而,對於發生在鎮政府門前的這起違法案件,鎮裡視若無睹,沒人理睬,雖然派出所立案,但是那些打人者至今依然逍遙法外。

後來,甄珂蓮得到訊息,說是鎮領導在這個採石場裡有股份。現在,隨著新301公路的修建,這個採石場又要大賺一筆,甄珂蓮氣不過,所以才準備上訪的。”

說道這裡,王長水語氣沉重的說道:“李書記,你是去過甄珂蓮一家的,你是親眼目睹了他們一家人生活的是多麼艱辛,現在,他們一家人就靠著甄珂蓮務農來維持生計,不僅要養活兩個孩子,還要照顧兩個老人和一個癱瘓在床的丈夫,她太不容易了。你知道為什麼以前的時候她上訪我從來不去攔她嗎?因為她們一家太憋屈了,因為鎮裡的某些領導做得太過分了!這人心啊,都是肉長的啊!”

李天逸聽完了,臉色漸漸陰沉了下來,問道:“難道這樣的事情縣裡也不管嗎?”

王長水冷笑道:“縣裡?縣裡誰願意管?鎮領導和縣領導關係好得很,據說某些縣領導也有采石場的乾股,每年都分紅,他們怎麼會管這種事情?所以,甄珂蓮的上訪沒有一次成功,不是被攔截回來就是上訪無果。”

李天逸的心情頓時變得沉重起來,心中似乎有一團怒火在燃燒,這一刻,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官太小太小了,一個村官,要想為老百姓謀取公平和正義實在是太難太難了。

“那魏發財是怎麼回事?”李天逸勉強壓下心中那股滔天的怒火,問道。

王長水道:“這魏發財啊,和甄珂蓮恰恰相反。

這個魏發財因疾病、子女上學等原因而致經濟困難,七八年前開始走上上訪之路。

他上訪的原因有兩條。一是他的父母曾經贍養過烈士的母親,要求政府給予補償。二是家裡多人患病,要求大病救助。當時,縣政府經過多方協調,由縣民政局給他的父母分配了兩個低保指標。嚐到甜頭之後,魏發財的上訪行動一發不可收拾,屢屢透過上訪獲得各種好處。甚至在其兒子、女兒大學畢業成家,經濟條件大為改觀後,仍然繼續上訪為其在崗兒媳婦謀求低保。到現在為止,魏發財已經透過反覆上訪獲得了共計6個低保指標,包括3個城鎮低保和2個農村低保。

魏發財先後去過縣民政局、市民政局、縣信訪局、縣人大、縣政府、市“12345熱線”辦公室、區委宣傳部和市委宣傳部等十多個部門。他找過的各級領導幹部已經不少於50人,上至市委常委、縣委書記下至基層科員無所不找。跟那些上訪之路異常艱辛、所提訴求最後都不了了之的上訪者相比,魏發財的上訪路可謂順風順水、高歌猛進,儘管有時會吃到閉門羹,但基本上都還能夠達到預期目的。”

聽到王長水講完魏發財,李天逸徹底目瞪口呆。

他沒有想到,現實社會中,竟然還有這麼一種靠上訪發家致富的人存在。

這簡直是視國法如無物,簡直是死皮賴臉不要臉!

但是,這魏發財卻偏偏懂得一些法律,他總是踩著法律的底線從不跨越,就算是你想要抓住他的把柄也很難,因為他從不跨越法律的底線。

這或許就是小人物的智慧。

看了一眼不遠處一個虛心求教、一個得意洋洋認真教授的兩人,李天逸忽然覺得,這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樣充滿了矛盾。有的人利益受損卻求告無門,有的人無中生有卻偏偏屢屢獲益。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為什麼?為什麼惡人總是得逞,善良的人卻飽受苦難?

“李書記,您說吧,對於他們兩人我們該怎麼辦?”王長水看向李天逸問道。

李天逸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反問道:“你認為我們應該怎麼辦?”

王長水苦笑著說道:“從上級交給我們村委的任務角度看,我們應該阻止他們上訪。但是,從個人感情上來講,我非常希望這一次甄珂蓮能夠跟隨魏發財一起去上訪,在魏發財的帶領下,拿回屬於她們一家人應該有的權益。”

李天逸輕輕點頭。這個王長水倒也是性情中人,說話做事不做作。

王長水說完之後,眼睛盯著李天逸,他非常清楚,現在李天逸是村支書,他的話纔是真正具有決定性因素,也決定著魏發財和甄珂蓮一家人的命運。

李天逸會做出何種決策呢?。”“好,既然你不肯說,那我也不勉強,李天逸,我們幾個商量了一下,鑑於你第一個在咱們秘書幫裡獲得所有常委領導們的一致認可,給我們秘書幫提了氣,長了威風,所以,哥幾個決定,今天晚上好好的為你慶祝一下,我請客,今天晚上,咱們醉仙樓不醉不歸。當然了,我知道,你小子是一個嚴守組織紀律的人,對於中央的八項規定嚴格遵守,所以呢,我今天晚上請客的地方雖然名字聽起來大氣磅礴,其實消費不高,而且酒呢,咱們也不講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