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絕地反擊 > 第45章 激烈交鋒

第45章 激烈交鋒

,讓對方去跟李天逸說。郭峰聽完之後臉都綠了,使勁的搖著頭說道:“周主任,這話我不能說啊,這樣說有違醫德。”“你不說還讓我說去啊!小郭啊,這事情是院長親自交代下來的!你不是想要憑高階職稱嗎?你不覺得這次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嗎?如果你把這次的事情給院長辦好了,下次評職稱的時候我在院長麵前想要提拔你的時候,也有理由啊!小郭啊,要想得到好處,不想付出是不可能的!你是一個聰明人啊!”郭峰聞言,臉色陰晴不定的變幻...李天逸並不知道,現在,有一股流言在市財政局內已經流傳開了,說正是因為李天逸帶著他的專案組調查才逼死了市財政局局長段明貴。

李天逸神色凝重的走進了市財政局辦公室,郭麗麗看到李天逸的時候,已經沒有了昨天的客氣,語氣中帶著幾分怒意說道:“怎麼著,李天逸,現在你們逼死了我們財政局的局長,還想要再把我逼死不成?”

李天逸一時無言以對。

他不得不承認,如果不是他出現在市財政局展開調查,段明貴也許就不會死。

這時,門口外麵嘈雜腳步聲響起,似乎有很多人走了過來,房門被人一腳踹開,緊接著,一大幫人衝了進來,這些人紛紛走了進來,指著李天逸和吳誌宏、老段破口大罵,甚至有人要動手打人。

看到這種情況,郭麗麗冷冷的說道:“李天逸,現在你們已經犯了眾怒,我奉勸你們,最好立刻離開我們市財政局,否則的話,一旦我們這邊人員情緒失控,發生什麼意外,我可不負責任。你們可能不知道,我們段局長在我們財政局內威信很高,大家都服他。”

李天逸冷冷的掃視了一圈眾人,心中略微盤算了一下,點點頭:“好,那我們走。”

吳誌宏拉了李天逸一下,意思是讓李天逸考慮一下,李天逸卻已經帶頭向外走去。

在這些財政局工作人員憤怒的充滿殺氣的目光中昂頭挺胸向外走去。

離開財政局大門,三人步行走向公交車站牌。

吳誌宏看向李天逸說道:“天逸,你為什麼要離開?我相信市財政局那邊的人都是人精,他們是絕對不敢對我們動手的。”

李天逸搖搖頭:“我也相信他們不敢動手,但是,他們現在採取這種方式對我們施壓逼著我們離開,絕對是經過事先精心策劃的,否則的話不可能這麼快就聚齊了那麼多人,行動那麼一致,這說明什麼?這說明哪怕是段明貴已經死了,市財政局那邊依然存在著一股勢力,不想讓我們對市財政局展開調查,而這股勢力的影響力絕對不小。所以,我們必須要對市財政局展開調查,但是,如何調查必須要智取。”

“那我們下一步怎麼展開工作?”老段問道。

就在李天逸他們這邊被趕出市財政局的時候,鳳凰市市委大院內,例行市委常委會正在進行。

常委會上,常務副市長顧俊明直接拍了桌子。

顧俊明大聲說道:“韓書記,賈市長,我現在對301公路專案組專職副組長李天逸的工作能力表示強烈懷疑,你們應該都已經聽說了吧?就在昨天晚上,就在李天逸對市財政局進行完調查之後,市財政局局長段明貴選擇了自殺。同時,他還在辦公室內留下了一封遺書,現在,我把這封遺書給大家讀一遍!”

說著,顧俊明拿出了一張紙向著眾人展示了一下:“各位請看,這是段明貴親筆手寫的遺書,我已經請專家鑑定過了,準確無誤。下麵我開始唸了。”

“尊敬的各位市委領導,我是段明貴。我之所以選擇用死亡來結束我的生命,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財政局局長的位置工作太忙,壓力太大,幾乎每天都有接不完的電話,處理不完的公務,連綿不斷的應酬。我感覺到我自己都快要抑鬱了。

當然了,這個並不是我自殺的真正原因。我自殺,是因為我認為我被301公路專案組給冤枉了。各位領導,我很不明白,我們市財政局規規矩矩的做事,為什麼專案組尤其是李天逸非得盯著我們市財政局不放呢?

他李天逸算是個什麼東西?一個剛剛大學畢業的進入官場還不到半年的毛頭小子,他有什麼資格來調查我這個為了鳳凰市曾經做出過巨大貢獻的正處級幹部?

韓書記,恕我直言,我不明白您為什麼要選擇李天逸作為調查組的副組長,為什麼非得針對我,針對市財政局,我不服氣!

韓書記,我現在要用死亡的方式來向您、向市委證明我、證明我們市財政局的清白,同時,我也要用這種方式來對您胡亂用人表示強烈的不滿!

永別了,各位領導,永別了,我最親愛的親人們。

我希望我的死亡能夠給韓書記在用人上提個醒,我希望我的死能讓我們市財政局不再成為背黑鍋的,我希望我的死能夠喚起有識之士的重視,我希望我的死能夠為我們鳳凰市的正義事業增添一把火。”

段明貴絕筆遺書

顧俊明唸完了。整個會議室內鴉雀無聲。

眾人的目光全都望向了市委書記韓淞任。

市長賈連慶的目光中充滿了憤怒。

這是一封遺書,同時也是一篇戰鬥檄文,這是段明貴對韓淞任的宣戰,這是段明貴在用生命之火來表達對韓淞任的強烈不滿。

這是鳳凰市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這是在場的幹部誰都沒有想到的事情。

所有人都知道,一旦這封遺書發出去,那麼一定會在省委層麵引發巨大的反響。

韓淞任的用人一定會受到省領導的強烈質疑。

麵對這篇段明貴用手生命寫成的遺書,韓淞任會如何反應?

顧俊明唸完之後,賈連慶聲音悲憤的看向韓淞任說道:“韓書記,我認為的目光的說法雖然有些偏激,但是,其中很多觀點還是非常有道理的,尤其是您在使用李天逸作為專案組專職副組長的任命上,實在是太任性了,他一無過硬的履歷,二無足夠的閱歷,三無足夠高的職務,我很不明白,就這樣一個三無人員為什麼會獲得您的重用。這也是段明貴用生命來發出來的強烈抗議。

還有,韓書記,您可能不知道,李天逸在市財政局進行調查的時候是多麼的囂張和霸道,他口口聲聲說給市財政局辦公室主任郭麗麗十分鐘的時間,必須要讓對方把相關材料拿出來交給他們調查組來審查,韓書記,我想要問一下,他李天逸這樣做真的合適嗎?他有什麼權力這樣去命令一個市財政局的辦公室主任?

他是不是拿著你韓書記的雞毛當做令箭了?他有沒有能力領導這樣一個調查小組呢?”

賈連慶一連串強烈的質疑,句句夾槍帶棒,意圖直接把韓淞任逼向絕路。

韓淞任聽完之後,隻是微微一笑:“賈連慶同誌,顧俊明同誌,現在,當著所有市委領導的麵,我就對這封遺書、對你們的質問給出一個明確的答覆!

第一,這封遺書真假暫且不論,對遺書中所質疑的我的用人問題,我可以明確的告訴大家,告訴段明貴,我沒有錯。我想要反問一句,有哪個檔案、哪一條哪一款明確規定,調查組的專職副組長就不能是一個剛剛畢業不到半年的基層公務員?

有嗎?誰能告訴我哪裡有?”

韓淞任說完,顧俊明愣住了,賈連慶愣住了,在場所有人全都愣住了。

韓淞任說得沒錯,沒有哪一條哪一款提到過這樣的問題。

賈連慶立刻反駁道:“韓書記,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是,我們市委市政府包括其他級別的黨政機關在組建調查組的時候,從來沒有這樣的先例,讓足夠有威信、有能力的官員擔任調查組的常務副組長或者專職副組長這是慣例。您讓李天逸這樣一個沒有任何閱歷和經驗的人擔任調查組的專職副組長是一個十分不合適的做法。”

韓淞任冷笑著說道:“不合適?哪裡不合適了?有違反組織紀律嗎?有違反黨紀政紀國法嗎?沒有吧!李天逸有沒有經驗和閱歷,和301公路案之間沒有必然的聯絡,更和段明貴的自殺沒有任何必然的聯絡,我很難相信,段明貴那麼高階別的一個正處級幹部,會因為李天逸一個小小的基層公務員所率領的調查組的調查就決定自殺的。我認為,段明貴為他的自殺給出這樣一個理由十分荒謬。

其次,作為市委書記,市委一把手,在用人上,我有著我自己的理念和認知,即便是到了現在,我也認為,我使用李天逸不僅沒有任何錯誤,反而是好處多多。而且這裡我也可以稍微解釋一下我為什麼要使用李天逸做為專案調查組的專職副組長。”

說道這裡,韓淞任看向賈連慶和顧俊明說道:“恕我直言,讓我使用你們的人擔任專職副組長我不放心,讓我使用我信任的人去擔任專職副組長你們也不放心,那麼好,我就啟用一個和我們雙方之間沒有任何牽連的、一心想要把301公路修建好、帶著過山村走向致富之路的基層公務員來做專案組的專職副組長,這樣,大家才會沒有任何異議。至於說李天逸的能力,我之所以肯定他的能力,就是因為他能夠頂著巨大的壓力甚至是冒著生命危險把301公路沿線狀況勘探完畢並提供詳細的證據材料,盡此一的,就值得肯定他的能力。”

說道這裡,韓淞任拿出一疊材料啪的一下拍在桌麵上:“把這些材料給大家分發一下。”

工作人員立刻把材料一一分發下去。

等分發完畢之後,韓淞任拿著手中的材料說道:“大家可以看看我手中的這份材料,這就是李天逸帶著專案組這兩天來的調查結果。透過這份材料我們可以看得出來,301公路案上麵一共下撥了將近1億3000萬的修路資金,然而,市交通局方麵隻收到了6000多萬,還有6000多萬下落不明,這也是為什麼李天逸要調查市財政局的真正原因。因為市財政局隻給劃撥給市交通局6000多萬,也就意味著剩餘的6000多萬,現在應該還趴在市財政局的賬麵上。顧俊明同誌,市財政局是你分管的,那麼現在就請你立刻打電話瞭解一下,目前市財政局的賬麵上,這6000多萬的修路專項經費是否還存在。”道:“這個就不太清楚了,不過不外乎挪作他用一途。”李天逸眼睛瞪得更大了:“難道他們就不害怕被調查嗎?現在不是一直在提倡專款專用嗎?難道他們還敢截留不成?”梁天華道:“俗話說的好,民不舉,官不究,市財政局在市所有部門裡絕對是大爺級別的存在,那是全市各個機關單位的財神爺,誰敢得罪他們,即便是有些專案撥款截留了一部分,忍一忍也就過去了。如果真的得罪了他們,在你們關鍵資金上卡你一下子,你一點脾氣都沒有。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