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絕地反擊 > 第4章 形勢嚴峻

第4章 形勢嚴峻

證明此事?”李天逸冷冷的看了施明強一眼,他自然看得出來,施明強這是在偏向吳俊豪了。此刻,網路輿論再次譁然了。誰都沒有想到,都到這種份上了,吳俊豪竟然無恥的否認了他之前說過的話。更讓人憤怒的是,施明強竟然明顯偏袒吳俊豪。李天逸輕輕點點頭:“好,好,施明強主任,既然你非得這樣說的話,那麼我就給你提供證據。”說著,李天逸拿出了自己的手機,調出了一段錄音,然後當場播放。這段錄音是從李天逸進入包間之前就已經...在場所有的人幾乎沒有人想到,鎮委領導們唯恐避之不及的事情,李天逸竟然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這個時候,哪怕是一直看李天逸十分不順眼的穆國富此刻心中也暗暗為李天逸豎起了大拇指。好樣的!清華的這位選調生李天逸是條漢子!

鎮委書記曾立祥也十分意外,他沒有想到,李天逸竟然這麼爽快就答應了下來。

難道他不怕死嗎?難道他不怕被傳染嗎?

答案是否定的!怕死是人的天性!

但是,對李天逸來說,從他當年陪著爺爺冒著大雨去紅巖嶺山頂去父親墳前探望父親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做一名父親所期待的為國為民的好官,因為在他小的時候,他可是親眼看到父親是怎麼樣當一名村長的。他同樣也看到,村裡的鄉親們的低保金和扶貧款被鎮裡的貪官們給貪汙之後日子是多麼的艱苦。

現在,爆發疫病的雖然不是自己的家鄉,但是,這裡同樣是華夏的同胞,同樣是父老鄉親,李天逸決定,自己一定要儘自己最大的努力,把鄉親們從危機中帶出來。

李天逸總是感覺到,冥冥之中,父親一定在天上看著自己。他不能給父親丟臉,不能給母校丟臉,更不能違背自己的良心和良知!

哪怕是真的會死,他也要去!因為他是一名選調生,是一名公務員!

“李天逸,你可要想清楚了,你去了之後,整個村子就要實施封閉措施,事情沒有完全解決之前,你是不能出來的。”副鎮長廖成義陰陽怪氣的說道。

他這是激將法,他擔心李天逸反悔,所以故意這麼一說。

閆成峰聞言狠狠的瞪了廖成義一眼,立刻跟進說道:“李天逸,不要被別人左右情緒,這事情你一定要考慮清楚。”

李天逸自然看得出廖成義的真實意圖,他也感謝閆鎮長對自己的愛護,他眼神中露出堅定之色,肯定的點點頭:“鎮長,我明白您的意思。既然我是下基層鍛鍊的,就讓我到最苦最危險的地方去吧。我不怕。”

這話,李天逸說得鏗鏘有力,斬釘截鐵。所有鎮委委員都為之動容,有人臉上露出慚愧的表情。

看事情按照自己既定的目標前進,曾立祥心中暗喜,他立刻拍板道:“好,那過山村的事情就這麼定了,由李天逸同誌前往過山村去擔任村支書並代理村長,負責組織過山村的村民抵抗疫病,走出困境。另外,派出所那邊派些人手立刻封鎖過山村四周出路,隻準進不準出,直到整個疫病受到完全控製為止。”

其他人紛紛表示同意。廖成義也長長的送了一口氣。對於他來說,隻要這事情不讓他去第一線去盯著,誰去他都無所謂。

隨後,李天逸在幾名派出所工作人員的護送下,在鎮組織委員杜文昌的陪同下,經過三個多小時的顛簸,換了兩種交通工具,終於走完了二十多裡的路程,來到了過山村。

此刻,過山村村口處已經有兩名村民用繩子拉起了警戒線,他們站在警戒線的後麵,遠遠看去,整個村子空空蕩蕩的,街道上基本上看不到什麼人影。

杜文昌走到警戒線前麵便停住了腳步,這個時候,有兩個人氣喘籲籲的跑了出來。但隻走到了警戒線後麵便停止了。

過來的是兩個五十多歲的男人,一個身材偏瘦,高子很高,另外一個個子不高,但是卻很胖。

看到杜文昌,高個子男人便抱拳說道:“杜部長,為了您的安全,不敢和您握手,理解啊。”

胖子也說道:“杜部長,感謝您在這種情況下還親自到我們過山村來視察工作啊。”

杜文昌白淨的臉皮上綻放出菊花般的笑容:“孫家山,王長水,今天我過來,主要是給你們送過來一位新任村支書並代理村長的人才。”

說著,他用手一指李天逸:“這位是李天逸同誌,是省裡派下來的選調生,從今往後,他就是你們過山村的村支書並代理村主任展開工作,現在是特殊時期,臨時先這樣,至於相關的手續可以榮後補辦。你們兩個一個副支書一個副主任一定要支援李天逸同誌的工作。李天逸同誌雖然沒有什麼工作經驗,但卻是清華大學的高材生,你們可不要欺負他年輕啊。”

杜文昌話裡話外雖然是在幫著李天逸說話,但是李天逸聞言卻是眉頭微皺,他聽得出來,杜文昌這話裡話外隱含著其他的意思,就是告訴這位副支書和副主任,他李天逸就是菜鳥一隻。

再看看這兩人的歲數,比自己老爸也小不了多少。讓自己當他們的領導本來就已經很勉強了,現在,杜文昌又暗示他們自己沒有工作經驗,這是在幫著自己啊還是在寒磣自己啊。

孫家山和王長水都是聰明人,一聽杜文昌這話裡話外的意思,看向李天逸的眼神就變了。

孫家山皮笑肉不笑的伸出手來說道:“李書記,您要想當我們過山村的村支書的話,得先有膽量才行啊。來,咱倆握握手吧。”

說著,孫家山伸出一雙沾滿了泥土的大手遞到了李天逸的麵前。

很明顯,這是下馬威。

剛才他已經明確表示為了杜文昌的安全不和他握手了,現在卻要和李天逸握手,他現在就是想要看看這新任村支書有沒有膽量。

其實,自從村支書和村長先後住院之後,兩人心思便活絡,他們知道,他們兩人就算是在醫院治好了,也不再適合擔任村支書和村長的職務了,所以,兩人一直在暗中較勁,都想去擔任村支書的位置,最差的也得當個村長。

但是現在,他們的夢想完全破滅了。李天逸這麼一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竟然成了他們村的村支書並代理村長,這讓他們難以接受。

李天逸向前一步,很自然的伸出手來和孫家山握了握,笑著說道:“孫副支書,您放心,我的膽子很大,要不然也不敢在這個時候來過山村了。”

雙方握手完畢,王長水走了過來,笑著看向李天逸說道:“小李啊,你知道為什麼我們今天來的這麼晚嗎?”

李天逸搖搖頭。王長水道:“本來杜部長親自過來我們應該早點出來迎接的,但是就在不久之前,我們村裡老楊家的小孩剛剛死了,我們過去幫忙料理後事了。小李啊,如果你要來我們村任職的話,以後這樣的事情我們得唯你馬首是瞻了。”

說著,王長水也伸出了手。他的手也同樣髒兮兮的。

剛才他這番話更是帶著幾分嚇唬人的意思。

李天逸依然很平靜的和王長水握了握手:“王副主任,您放心,入鄉隨俗,這一點我還是懂的,該我做的工作,我一樣都不會少。”

第一次交鋒,雙方打成了平手。

孫家山和王長水兩位老油條誰都沒有想到,李天逸這個年輕人竟然如此有膽氣。

隨後,杜文昌笑著說道:“好了,你們村的新領導我給你們送到了,後麵村子裡的事情就你們三人和村委去處理吧。我就先回去了。”

說完,杜文昌急匆匆的上了來時做得拖拉機,絕塵而去。

望著杜文昌那一臉惶恐的表情,孫家山充滿不屑的說道:“這些當官的,一個個的怕死的很,平時沒事的時候沒有機會創造機會也要來村裡大吃大喝一頓,現在倒是好了,現在村裡有事了,連村口都不敢跨過一步,當真市儈得很啊。”

王長水冷笑著說道:“孫家山,這話你可說錯了,咱們的李書記不是膽子很大嘛。”

孫家山冷哼一聲,看向已經越過警戒線和兩人並肩而立的李天逸,臉上的表情緩和了一些,對於李天逸敢在這個時候進村來擔任村支書來展開工作,他的心中還是有些敬佩的,不過他把這種膽量看作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對於李天逸的能力充滿了懷疑。

想到此處,孫家山笑著看向李天逸說道:“李書記,你說我們下一步的工作該怎麼展開?現在由於接連死了三個人,村子裡已經人心惶惶了。很多人都在計劃著外出去避一避。”

李天逸聞言立刻臉色大變,連忙說道:“不行,絕對不行,這個時候,誰都不能出去,大家都應該清楚,甲肝是具有傳染性質的,如果我們這個時候讓村民出去,那就是對其外麵其他的人不負責任,我們必須要阻止村民外出。”

王長水苦笑著搖搖頭:“李書記,恐怕我們阻止不了啊。”

說著,王長水用手一指村子裡的方向。

李天逸順著王長水手指的方向看去,隻見幾十號人開著三輛車、推著手推車、騎著腳踏車甚至是趕著牛車正在塵煙滾滾的向著這邊趕過來。

看到此處,李天逸腦門上頓時就冒汗了。他緊張了。

他非常清楚,這是自己過來擔任村支書麵臨的第一個考驗,如果自己要是讓這些村民出去了,那麼自己就根本沒有辦法向鎮委領導交代了。最關鍵的是,一旦他們出去了,很有可能會造成傳染擴大化。

王長水和孫家山兩人則默默的站在李天逸身邊,兩人對視了一眼,悄然向後退了小半步,把李天逸給凸顯出來。

這也是他們兩人對李天逸的一次考驗!

想當過山村村的村支書,沒有那麼容易!先過了安撫民心這一關再說!

前麵,煙塵滾滾,想要外出的村民們馬上就到眼前。李天逸額頭上的汗水越來越多了。

孫家山和王長水向後再退了兩步,低聲交流起來。

“你看小李能搞定今天這事嗎?”

“我看懸,這事情就算是咱倆一起出麵,也不可能攔下多少人的,現在村裡人已經人心惶惶了,想要攔住這麼多人,幾乎不可能,能留下一半就算好的了。”

“哎,鎮裡也是啊,出了這麼大的事,竟然連一個鎮委委員都沒有派過來,就派了這麼一個愣頭青的小夥子過來,這不是胡鬧嗎?”

“哼,說白了還不是怕死嗎?這個時候,誰都珍惜自己的小命啊。隻是可憐這個名牌大學的小夥子了,人不錯,有膽量,但是沒有工作經驗啊。村裡的工作可不是過家家兒童遊戲啊。”並沒有任何根基,而且他作風強勢,為人剛強,做事原則性強,因此,在市公安局內,他幾乎沒有什麼朋友。而趙天宇也是一個為人強勢的人,在市局內大搞一言堂。趙天宇對王亞倫的做事風格十分不喜歡,因此,雖然他已經是副處級的市局副局長,但是,他的權力比起普通市局的一個處的處長(正科級)都不如。因為他分管部門的處長們根本沒有幾個聽他的。王亞倫是軍人出身,而軍人做事風格裡有一個十分簡單卻固執的觀念,那就是服從上級,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