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絕地反擊 > 第37章 不給麵子

第37章 不給麵子

單的講了一遍。老王頭聽完之後,一下子就急眼了。他可是在鎮醫院門前親自感受過沒錢不讓住院的窘迫,當時如果不是李天逸把身上僅剩的錢交給了他,恐怕他的小孫子就要交代了。直到後來他看到住在村支部的李天逸天天吃泡麵的時候他才知道,李天逸那天把身上的錢全都給了他,他幾乎沒有什麼錢了。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他感動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從那以後,李天逸的飯全都由他們家包了,每次王家做飯的時候,都會給李天逸送去一份。此刻...市紀委會議室。

市紀委副書記陳可諫、市交通局副局長王誌成以及市紀委、市交通局的工作人員集合完畢。

301公路案專案調查組第一次會議正式開始。

這一次,市委書記韓淞任作為專案組組長參與了這次會議。

在會議上,韓淞任再次明確了李天逸作為專案組副組長身份的任命,然後又發表了一番熱情洋溢的講話。隨即,便被一個電話給喊走了。

韓淞任作為市委書記的工作實在是太忙了,能夠在百忙之中參加這個調查組的會議已經是非常給麵子了,大家自然清楚。

等韓淞任走了之後,李天逸坐在了屬於韓淞任的位置上。大家你看著我,我看重你,全都有些尷尬。

看看坐在領導席位上的李天逸,才20歲剛出頭的年紀,在眾人眼中,那絕對是毛還沒有長齊呢,在座眾人,即便是市紀委派出來的最年輕的骨幹力量也都已經三十多歲了。市交通局那邊不知道是處於什麼考慮,清一色都是五十歲出頭的男人,往那裡一座,絕對是李天逸爸爸級的存在。

李天逸坐在那裡,看著在座這些頭髮有些斑白的老人,隨隨便便拎出一個都足以當自己的領導了。他也有些坐立不安。

李天逸從來沒有想過去當什麼專案組的副組長,更沒有想過要去領導誰,但現實就是這麼讓人無奈,市委書記親自拍板讓他擔任專案組專職副組長,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李天逸沒有任何經驗,不過好在他有擔任學生會主席的經歷,所以,他坐在那裡尷尬了一會兒,猶豫了一下,便一抱拳說道:“各位叔叔伯伯大哥嗎?我是官場菜鳥,今天是被趕鴨子上架,如果有哪裡做得不好的地方,還請大家多多指點。”

李天逸這番開場白說完之後,會議室內一片沉寂,所有人全都有些詫異的望著李天逸。

誰都沒有想到,李天逸竟然用了這麼一段開場白。在現場各位官場老油條看來,李天逸這樣的開場白完全是在示弱,是在將主動權交給別人。

從這一點上大家也可以看得出來,這個李天逸的的確確是官場菜鳥,有些人甚至露出了鄙夷和不屑之色。

李天逸雖然不懂得官場上的規矩,但是察言觀色的本事還是有一些的,看得眾人的反應之後,他立刻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錯誤,不過他並不在意。

看到眾人沒有反應之後,他笑了笑,接著說道:“下麵,我們就討論一下接下來的調查方案吧。”

李天逸剛剛說道這裡,交通局副局長王誌成便說道:“李副組長,我認為,我們應該從下往上展開調查,先從你們青龍鎮開始展開調查,因為從下向上展開調查比較容易,容易找到突破口,我相信,李副組長你應該不會因為自己從青龍鎮出來的就有所顧忌吧?”

王誌成一口一個李副組長的叫著,雖然李天逸沒有什麼反應,但是在座的老狐狸們都看得出來,王誌成根本沒有把李天逸這麼一個年輕的副組長放在眼中,尤其是話裡話外竟然還給李天逸設下了一個小小的圈套,李天逸如果順著王誌成的意思從下向上展開調查,就相當於把調查的主導權交給了王誌成,至少,說出去從下向上展開調查是他王誌成的意思,如此一來,即便是調查有成績了,別人也會認為是王誌成技高一籌,和李天逸沒有什麼關係,甚至有人會認為李天逸就是一個傀儡。

如果李天逸不順著王誌成的意思去做,而是採取別的調查方式,那麼別人就會懷疑,李天逸是不是因為出身青龍鎮而有所顧忌,那麼如此一來,他在調查組的威信就要一落千丈了,他本來就年輕不服眾,如果再被王誌成算計一下,李天逸在調查組恐怕真的混不下去了。哪怕是市委書記親自點名的,如果別人不配合你的工作,你也沒招。

現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李天逸這個年輕的副組長的臉上。大家都在等待著李天逸的回答,看看他如何化解這次難題。

李天逸眉頭微皺,目光淡淡的掃了王誌成一眼,他沒有想到,今天自己第一次主持會議就被人給算計了。

他非常清楚,今天這個局必須要破,否則以後就沒有辦法展開工作了。

想到此處,李天逸展顏一笑:“王副局長,你的提議還算有些道理,但是你僅僅是考慮到了從小向上調查的難以程度,卻忽略了我們專案調查組的真正目的,我們是要調查清楚301公路建設失敗的真正原因,至於說是採取從下往上的方式還是從上往下的方式,這些都是根據實際情況而製定的,和我從哪裡來的沒有直接的關係。

換位思考一下,您提議採取從下往上的調查方式,是不是因為您是交通局的副局長呢?而如果採取從上往下的調查方式的話,那麼我們首先要調查的就是市交通局,您是不是擔心直接去調查自己的同事以後沒有辦法彼此之間相處了或者有其他的什麼顧忌?我是不是也可以用您的邏輯思維來這樣質疑呢?”

李天逸這話一說完,現場立刻鬨笑聲一片。

在座都是老狐狸,李天逸這次完全是一招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用王誌成的邏輯,直接反手打了王誌成的臉。王誌成剛才犀利的進攻化為雲煙。

這個時候,市紀委副書記陳可諫看向李天逸的眼神中多了一絲欣賞,微微點點頭。

在這個會議室內,要說分量最重的人非他莫屬,要知道,他可是實實在在的市紀委副書記,正處級的幹部。而且手中的權力相當大,現場在座所有人實際上都在他行使紀委許可權的範圍之內。

不過和王誌成不同的是,陳可諫做事相當低調,他相信,既然市委書記親自點名讓李天逸這麼一個官場菜鳥擔任調查組的副組長,肯定有他自己的道理。而且這樣做雖然一般人難以接受,但是卻沒有違反相關的規定。

此刻,見李天逸輕描淡寫的化解了王誌成犀利一擊,陳可諫有些開始欽佩韓淞任的眼光了。

這時,市交通局一位工作人員站出來為王誌成解圍:“李副組長,不知道你認為我們接下來應該如何展開調查啊?”

有了此人這麼一問,李天逸就不能繼續對王誌成乘勝追擊了,便淡淡的說道:“我認為,我們第一個調查的目標應該是——”

說道這裡,李天逸頓了一下,隨即大聲說道:“市交通局!”

“市交通局!”

聽到這幾個字,王誌成和市交通局的幾個人臉色全都變了。

陳可諫有些詫異的望著李天逸。李天逸的這個提議也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因為在他看來,王誌成的那個提議其實還是不錯的。

李天逸隨後解釋道:“我認為,調查無所謂講究從上而下或者從上而下,而是為了把整個301公路案調查清楚,現在我們就在鳳凰市,為什麼不就近展開調查呢?畢竟,301公路案的策劃、實施過程中,都是市交通局在操盤的,包括招投標在內,所以,我們就近先調查市交通局尋找有用的線索,為下一步工作打好基礎,這不是非常方便嗎?”

李天逸說完,陳可諫笑了,暗暗豎起了大拇指,這個年輕人不簡單啊,沒有任何工作經驗就直接挑起了大梁,他的提議還是很有意識的,他這是直接將思維發散了,並沒有侷限於大家固有的從上到下或者從下到上的查案模式。

“好,我贊同。”陳可諫看到王誌成又要站出來反對,他直接截口說道。

見陳可諫表態贊同了,雖然想要反駁李天逸,王誌成卻隻能作罷,畢竟,對方可是市紀委副書記,級別比他這個副局長高,身份和位置也比他重要。這位可是不能得罪的。在官場上混,最重要的是不能得罪人,尤其是手握重拳可以決定你的升遷或者貶謫之人。

陳可諫或許不可以幫助你升遷,但是,他卻可以直接把你拉下馬。因為人家是市紀委副書記。

“我也贊同陳書記的意見。陳書記的意見真乃高瞻遠矚、高屋建瓴啊。”麵對陳可諫,王誌成毫不猶豫的展現了自己的善意,馬屁毫不猶豫的拍了過去。

房間內的氣氛一下子變得有意思起來。王誌成的做法雖然有些肉麻,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對陳可諫的吹捧以及對李天逸的打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很明顯,王誌成透過這種方式釋放出了一個訊號,那就是我王誌成根本就沒有把你李天逸放在眼中。

李天逸隻是微微一笑:“好,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麼現在,我們立刻移師市交通局,與市交通局之前參與了301公路案的人員進行談話。”

王誌成聞言立刻直接站起身來充滿歉意的說道:“不好意思啊李天逸同誌,我這邊還有一個十分重要的會議要去參加,就不陪你過去了,而且作為市交通局的副局長,我也要避嫌不是。以後的調查就讓我們交通局其他兩位同誌陪你展開吧。”

說完,王誌成直接起身離開了。

就在這個時候,陳可諫的手機響了,陳可諫接聽完電話之後,向著李天逸苦笑了一下,說道:“李天逸同誌啊,市紀委那邊有一個大案需要我親自出麵,去市交通局的事情就你直接帶隊吧,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協調的儘管開口,我來幫你協調。”

李天逸有些感激的點點頭。他看得出來,王誌成是假有事,陳可諫是真有事,送走了陳可諫,李天逸便帶著市紀委和市交通局的兩名工作人員浩浩蕩蕩的殺向了市交通局。逸同誌代表市紀委和省交通廳加入專案組,置於他在專案組的身份呢……”說道這裡,韓淞任猶豫了一下,最後語出驚人:“我看李天逸同誌就擔任專案組的專職副組長吧,我親自掛帥擔任組長,交通局的王誌成和市紀委的陳可諫同誌擔任副組長,其他同誌為組員。”韓淞任一出口,現場所有人全都傻眼了。誰都沒有想到,韓淞任這次竟然不按常理出牌,讓一個幾乎沒有什麼官職頭銜的人擔任專案組的專職副組長,雖然是副組長,但是不要忘了還有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