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絕地反擊 > 第25章 營救【加更】

第25章 營救【加更】

,每個人心中的那絲柔軟的神經都被觸碰到了,別的不說,就是他們這些村民雖然相對貧窮,但是吃米吃麵還是沒有問題的,至少他們不會去吃泡麵充飢啊!但是這個年輕的村支書卻經常吃泡麵。泡麵好吃嗎?答案是否定的!如果不是形勢所逼,沒有人願意吃泡麵!直到後來,當村民們得知李天逸之所以吃泡麵是因為把身上的錢全都交給老王頭給他孫子看病的時候,村民們徹底對李天逸服氣了。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村官?先別說他是否為過山村做了什麼...青龍鎮,黨政辦辦公室內。

閒得無聊的程詩琪正擺弄著自己的手機和朋友聊著微信,就在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震動了一下。

有新的資訊來了。開啟一看,是李天逸發來的資訊,她立刻開啟,當她的目光落在資訊內容的時候,她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蒼白起來!

她一下子跳了起來,快速走到穆國富的麵前,大聲說道:“穆國富,李天逸出事了,我們得去救他,你能不能安排一輛車。”

穆國富現在是鎮委書記曾立祥的助理,和黨政辦主任趙華義的關係混的非常好,平時趙華義把安排車輛的事情都交給穆國富去辦。這也是為什麼程詩琪直接找他的原因。

穆國富一聽是李天逸出事了,他的心中沒有來的就是一陣興奮。

程詩琪一直對李天逸有意思,這一點他是早就看出來了。雖然李天逸還沒有表現出對程詩琪的特別意思,但是難保將來李天逸不會對程詩琪動心,畢竟程詩琪太漂亮了,太有氣質了。

此刻,李天逸出事了,他怎麼能不興奮呢。

不過當他的目光看向程詩琪的時候,卻發現程詩琪已經急得眼淚都快要掉出來了。

猶豫了一下,他還是把心一橫說道:“程詩琪,現在恐怕我們很難弄到車啊,咱們鎮委鎮政府一共隻有三輛公車,平時鎮委書記一輛,鎮長一輛,其他委員們一輛,很難協調的。動用哪輛車都不合適啊。”

程詩琪聽完之後,眼淚一下子就掉了出來,看向穆國富的眼神中充滿了幽怨和憤怒,她流著淚聲音哽咽的說道:“穆國富,你、我、李天逸我們可都是選調生啊!我們曾經一起培訓過,我們也可以算是同窗好友了,你就這樣一點同情心都沒有嗎?

穆國富,你知道這些天李天逸在做什麼嗎?他一直都在為過山村修路做準備!他現在是冒著生命危險來做這件事情!

穆國富,我知道你為什麼不願意救李天逸,但是你知道嗎?你越是這樣,我就越看不起你!你和李天逸差得真是太遠了!他一直在為國為民做實事,你呢?你就算是在整個青龍鎮呼風喚雨又怎樣?你的道德已經正在漸漸淪喪!

穆國富,我鄙視你!”

說完,程詩琪轉身向外跑去。

望著程詩琪抹著眼淚跑出去的背影,穆國富呆立當場,程詩琪最後一番話,猶如一根根鋼針一般狠狠的刺進了穆國富的心臟。

在這一刻,他突然感覺到,自己進入青龍鎮之後的所作所為似乎有些偏離了自己當初想要進入官場的初衷!

當初,他也想要進入官場為老百姓做些事情。

但是,等他進入青龍鎮之後卻發現,自己的理想很豐滿,但是現實很骨感。

為了生存,為了在青龍鎮混得好一些,他無師自通的學會瞭如何去選邊站隊,如何去應對領導的要求,如何去應付那些鄉下的百姓,學會瞭如何與同事們爭權奪利。

但是今天,當他被程詩琪一頓狠罵之後,似乎突然清醒了,他的內心開始反思起來:我現在所做的一切到底值得嗎?

我這樣做到底又是為了什麼呢?

在他的潛意識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能夠讓程詩琪能夠高看自己一眼,但是現在,程詩琪卻當著自己的麵,直言不諱的告訴自己,她鄙視自己!

那一刻,他感覺到自己的整個世界都開始崩塌。

值得嗎?到底值得嗎?

窗外,秋雨纏綿悱惻中帶著絲絲縷縷的寒意。

穆國富看到程詩琪沒有帶傘,就那樣直接的衝出了辦公大樓,衝出了鎮委大院,沿著門前的那條街道一路向西跑了過去。

穆國富甚至可以看到程詩琪秀髮被打溼了,看到她的淚水和雨水混雜在一起汩汩的流下。

她為什麼那樣關心李天逸?李天逸難道真的比我優秀嗎?

這時,杜海波走了過來,拍了拍穆國富的肩膀說道:“穆國富,不要發呆了,程詩琪已經走了,什麼事情都想開些,程詩琪雖然漂亮,但是她的心已經完全在李天逸的身上了,你很難有機會了。大丈夫何患無妻?我們華夏那麼大,漂亮女孩多得是,總有一個適合你!走,咱們出去喝酒去吧?今天黨政辦也沒什麼事情,出去找個小酒館,咱們好好喝一頓!”

穆國富的身體顫抖了一下。

杜海波的話,突然讓穆國富原本猶豫的心徹底果斷起來。

他看向杜海波說道:“不好意思啊杜哥,程詩琪一個人出去我不放心,今天不能陪你喝酒了。”

說完,穆國富轉身向外跑去,來到司機班跟司機拿了車鑰匙,直接開著那輛哈弗H6一路向西疾馳而去。

細雨濛濛,整個青龍鎮的街道上冷冷清清,行人寥寥。

程詩琪一路狂奔,向著李天逸傳送共享位置的方向跑去。

她不知道能夠堅持多長時間,她不知道自己何時能夠趕到,但是她知道,自己必須要行動起來,因為以她對李天逸的瞭解,如果不是李天逸的處境危險到了極點,他是不可能向自己一個女孩求救的。

雨水打溼了她的衣衫,打溼了她的褲子,打溼了她的秀髮,此刻的她比落湯雞還要狼狽。但是,她沒有絲毫的猶豫,繼續在雨水中狂奔。她擔心李天逸的安危。

建築工地現場,李天逸仰麵躺在工地那冰涼的地麵上,雨水直接從天空中落下,李天逸渾身已經溼透了。

然而此刻的他卻緊閉雙眼躺在那裡,身上不時的抽動一下,他已經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而他的手中,依然緊緊的抓著那小半塊饅頭,隻不過此刻,那小半塊饅頭上的鮮血已經被雨水沖洗的快要看不到了,饅頭因為雨水的浸泡也變得有些腫脹起來,漸漸的從李天逸的手中脫落,融入到地上的雨水中。

青龍鎮街頭,一輛汽車緩緩靠近奔跑在雨中的程詩琪,不停的按著喇叭,車窗已經降下,向裡麵看去,穆國富坐在緩緩開著汽車,望著程詩琪大聲呼喊著:“程詩琪,上車!”

程詩琪卻假裝聽不到,繼續向前奔跑著。雨水順著她的秀髮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她潔白如玉的脖頸上,鑽進了她的衣服裡,她恍若未聞,滿臉的焦慮和憤怒。

就在不久之前,她跑去了黨政辦主任趙華義的辦公室,告訴趙華義李天逸有危險,希望能夠從黨政辦調一輛車去營救李天逸。

趙華義卻直接告訴她:“小程啊,你提供的資訊可靠性實在是太低了,我們黨政辦是國家機構,我們總不能憑藉著李天逸的一條微信就派出車輛去救援嗎?你應該知道,我們現在政府對於公務用車控製是相當嚴格的,即便是咱們鎮委曾書記要用車,也必須要給出合理的必須要用的理由的,所以,你這個要求我不能答應!”

程詩琪聲淚俱下據理力爭,但是不管她怎麼說,趙華義就是不答應。不過趙華義卻告訴她,她可以去現場檢視一下情況,如果證明李天逸確實存在危險,那麼黨政辦肯定會派出車輛去營救的。

程詩琪徹底絕望了!對於穆國富此次前來的目的她不清楚,而且,她對穆國富也失望了。

“程詩琪,你想不想早點趕到現場解救李天逸?想的話就趕快上車,我開車過去總比你走著去快!”穆國富大聲喊道。

程詩琪還是不搭理穆國富,繼續向前跑去。

然而,程詩琪終究是女孩子,跑了幾百米之後就再也跑不動了,隻能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著,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

穆國富不厭其煩的大聲的喊著:“程詩琪,你再不上車的話,李天逸可能真的有危險,弄不好會死掉的!”

也許是最後一句話起到了作用,也許是此刻的程詩琪已經到了窮途末路,她終於拉開車門,上了汽車,直接說道:“慶嶺鎮後街村施通天橋工地!”

說完,她便依靠在後座上閉上了眼睛。

穆國富腳下油門狂踩,一路疾馳而去。

剛剛開出來不到三分鐘,穆國富的手機便響了起來。聽到熟悉的鈴聲,穆國富放慢車速靠邊停車,拿出手機立刻接通:“趙主任您好。”

來電話的是青龍鎮鎮委委員、黨政辦主任趙華義。

趙華義語氣嚴厲的說道:“小穆,你開著鎮裡的公車出去了?你幹什麼去了?”

聽到趙華義的聲音,旁邊的程詩琪的臉色立刻變得蒼白起來。

穆國富道:“趙主任,我開車帶著程詩琪去救李天逸。”

“胡鬧!穆國富,你這是在胡鬧,你懂不懂?誰有證據證明李天逸危險了?有李天逸的電話嗎?有現場的照片嗎?誰能確定李天逸有危險,我現在命令你立刻開車回來!”趙華義的聲音中帶著濃濃的威嚴和怒氣!

聽到這裡,程詩琪的眼淚再次洶湧而出。

她沒有想到,趙華義竟然連自己最後一絲希望都要掐滅了。

她的目光靜靜的落在穆國富的臉上,她知道,穆國富是趙華義最信任和重用的人之一,現在趙華義下令他回去,他恐怕是不敢違抗的。

穆國富的腦門上也冒汗了!

他沒有想到,趙華義竟然會直接給他打電話讓他回去!一個真正發揮自己的才華的平臺的時候才會考慮。”李天逸輕輕點點頭:“市長,您有心了。”他明白了劉曉寧的良苦用心。此刻,市委會議室內,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朱雲成正在和市委書記賈連慶以及其他鳳凰市的常委們在聊著天,氣氛顯得十分輕鬆。大家都在等著11點這個時間的到來。市政府秘書長施明強列席會議。其實,本來眾人是應該在10點50左右到這個會議室集合的。但是,賈連慶為了故意彰顯出自己的積極主動,要求所有市委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