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絕地反擊 > 第21章 硬著頭皮上

第21章 硬著頭皮上

,這就是恩情啊!李書記,大道理我也不懂,但我知道,中央八項規定針對的是那些不守紀律的貪官汙吏,你李天逸書記為我們過山村做了這麼多的好事,我們是發自內心的想要表達一下我們對您的感謝,我相信即便是中央領導到了這裡,也不會勒令你不收的。因為你收下的並不是我們的禮物,而是我們的民心和民意啊!”“是啊,李書記,你就收下吧,沒有你李書記,就沒有我們過山村的今天。我們過山村現在每年收入上千萬,而您呢,依然拿著財...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

他懷著滿腔熱血以選調生的身份進入官場,卻沒有想到,自己進入仕途的第一個職位上就見識到了讓他深惡痛絕的東西!

關於官場中踢皮球的事情他聽說過不少,但是卻從來沒有親眼見過,如今,當他親自見到和經歷過之後,他深深的感覺到了一種悲憤!

為什麼?為什麼不管是鎮裡的、縣裡的、市裡人都在踢皮球呢?都不想要接茬呢?是自己級別太低根本引不起他們任何的興趣,還是自己流程不對?亦或是其他原因呢?

李天逸怒了!正常途徑你們不搭理我,那我就走非正常途徑!老子還不信了,你們交通廳總得下班吧?領導總得回家吧。我就在這裡等著,我一天等不到等兩天,兩天等不到等三天,我必須要等到領導,我必須給自己、給過山村的老百姓要一個說法!

省交通廳門口外麵,李天逸就那樣靜靜的站立著。等待著。

太陽從南走到西,晚霞佈滿天空。

下班的人漸漸多了起來,看到李天逸站在那裡,紛紛指指點點起來。

這一刻,李天逸就感覺到自己好像是一個怪物置身於大庭廣眾之下,他是那樣的孤獨、無助!

李天逸深深吸了一口氣,握緊了雙拳!嘲笑和冷眼隻是過往雲煙,為了修路我無怨無悔!一邊想著,李天逸一邊把腰桿挺得筆直,猶如一杆標槍一般!

這時,一個保安看到李天逸在這裡整整站了一下午,感覺他挺可憐的,便走過來勸慰道:“我說小夥子,你還是回去吧,像你這樣想要見廳領導的人多了去了,廳領導不可能每個都要見的,就連一些縣領導到了我們省交通廳要想見廳領導都需要提前預約的,更何況你是直接找上門來的。”

李天逸滿臉苦澀的說道:“老兄,不是我不知進退,而是我沒有選擇啊,如果我們過山村的路修不成的話,我們村的老百姓就沒有出路啊,作為過山村的村支書,我知道我人微言輕,但怎麼著我也得努力的去爭取一下。”

“你是過山村的?”保安說這話的時候,口音直接從普通話轉為方言,聽口音,李天逸感覺到很熟悉。

“是啊,我是過山村的村支書。怎麼,老兄,你知道我們過山村?”李天逸有些詫異的問道。

“你?過山村村支書?不會吧?那王長水是什麼職務?”保安有些震驚了。

“他啊,現在是過山村的副主任。怎麼,你認識他?”

保安深深的低下頭去,語氣中帶著幾分傷感說道:“他是我爸!前些年,我和我爸鬧彆扭便離家出走了,一直在省城待著,我爸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老了,白頭髮已經佔了一半了,背也彎了。你就是王小虎吧?我聽王叔叔提起過你,他一直對於你的離家出走深感內疚,他也曾經出去找過你幾次,但是沒有找到。小虎啊,你爸媽非常想你,尤其是你媽,經常以淚洗麵,現在眼睛都快要哭瞎了,如果你要是還想著他們的話,就抽時間趕快回去看看他們吧。”李天逸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在這裡遇到了王長水離家出走將近10年的兒子!

一邊說著,李天逸一邊拿出手機調出王長水的電話號碼,遞給王小虎說道:“這是你爸的手機號碼,這是他為了找你才買的手機,他24小時不關機,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聽你親自打給他的聲音。打給他吧。”

王小虎猶豫了。

看著眼前那陌生的電話號碼,想起十多年前自己處於青春叛逆期時對父親的不理解,想起小時候父親對自己的種種疼愛,他的淚水便流了下來,握著手機的手微微有些發抖。

“打吧!王叔叔老了,他經常跟我說,他真的擔心你在外麵遭遇到人販子或者其他不測!他經常做噩夢從夢中驚醒!”

“嘟嘟嘟!”聽著李天逸的話,王小虎終於下定決心,按下了撥出鍵。

響了幾聲之後,王長水的聲音從話筒中傳了出來:“李書記,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聽到父親那蒼老卻又熟悉的聲音,王小虎淚如雨下,聲音哽咽的說道:“爸,我是小虎!”

“小……小虎!”雖然多年沒見,雖然王小虎的聲音也發生了變化,但是作為王小虎的父親,王長水還是聽出了這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兒子的聲音!

淚水一下子噴湧出來,聲音顫抖著說道:“小虎,小虎,你在哪裡呢?你媽和我都很想你啊!”

聽到父親的聲音,王小虎的情緒徹底釋放出來:“爸……爸,我錯了,我當初不該離家出走!”

經歷諸多坎坷吃過了很多苦之後,王小虎終於明白了父愛母愛的偉大!這一刻,年輕時期的不理解終於徹底放下了!

隨後,電話裡,王小虎和王長水父子兩人聊了二十多分鐘,後來王小虎的母親也加入進來,又聊了幾分鐘之後,雙方約定了王小虎回家時間之後這才結束通話了電話。

王小虎又和李天逸聊了幾句,得知李天逸是過來為過山村修路找領導的,王小虎眼珠轉了一下,四處看了看,便壓低了聲音說道:“李書記,你要找廳領導的話,最好直接找我們交通廳的廳長季廣傑,他家就住在交通廳附近的小區,所以每天都是走路上下班,他身高1米78左右,身材保持的非常好,留著板寸,一看就知道。”

李天逸點點頭,拍了拍王小虎的肩膀:“好的,小虎,謝謝你,你先去忙吧,儘快早點回家去看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李天逸站在交通廳門前,默默的觀察著下班的人群。

到了晚上6點鐘,大部分人都已經下班了,隻有零零散散的人往外走。

6點20分左右,一個五十四五歲左右的男人留著板寸步伐穩健的從交通廳裡麵走了出來。

李天逸估計這個人應該就是王小虎嘴裡的交通廳廳長季廣傑。

他邁步贏了上去。

季廣傑也注意到了李天逸,看到他迎了上來,季廣傑眉頭微皺,向右側邁出兩步,想要躲開李天逸。

李天逸固執的迎了上來,滿臉含笑主動伸出手說道:“您就是季廣傑季廳長吧?我是過山村村支書李天逸,我有些事情想要向您彙報一下。”

季廣傑頓時就有些愣住了。他沒有想到,一個村支書竟然到了省廳門口來找自己,還說要自己彙報一些事情,這事情有些意思啊。而真正讓季廣傑沒有想到的是,李天逸竟然是那樣的年輕,看起來和在校大學生沒什麼兩樣,而季廣傑的瞭解,雖然現在大學生村官不少,但是,能夠這麼年輕就做到村支書的並不多。

季廣傑皺著眉頭說道:“你要是彙報工作的話,應該去找你們鎮領導,找我是不是找錯物件了啊。”

李天逸道:“季廳長,您能否給我5分鐘的時間,我隻需要5分鐘,您看行嗎?”

季廣傑看了看手錶,搖搖頭:“不行,我今天有些事情,得立刻回去。你還是去找你們鎮領導或者縣領導彙報工作吧。”

說著,季廣傑繞過李天逸,繼續向前走去。

李天逸緊跟在後麵。

季廣傑停住腳步,目光冷厲的充滿了警告說道:“你如果要是再跟著我,我可要報警抓人了!”

說完,季廣傑繼續向前。在他看來,自己警告一下之後,對方應該不敢再跟著自己了。

然而,他錯了。李天逸依然緊跟不捨,亦步亦趨的走在他的身後。

季廣傑怒了,轉過身來,憤怒的瞪著李天逸,拿出了手機,這個時候,交通廳保安室內,幾名保安也走了出來。

李天逸看到這種情形,語氣有些悲慼的說道:“季廳長,我我是一名選調生,一個多月前剛剛到鳳凰市、通源縣、青龍鎮鎮政府工作,擔任鎮長助理,後來過山村出事,被緊急派到過山村擔任村支書。

季廳長,我知道我緊跟著您不放肯定給您帶來了麻煩,也耽誤了您的行程。不過作為過山村的一名村官,我職務雖低,但是我還是希望能夠為我們過山村的鄉親們紮紮實實的做一些事情,修一條扶貧致富之路。但是我去了鎮裡,走了縣裡,跑了市裡,卻沒有一個人願意幫我們。

季廳長,說實在的,我是硬著頭皮來省裡碰運氣的,我知道,按照流程我不該來。但是我沒有其他選擇了。我們過山村的村民太窮了。季廳長,您可能不知道,我們村的老支書最疼愛的孫子病了,竟然連1000塊錢看病的錢都拿不出來!我感染了甲肝後,醫院方麵要求先交2萬多定金才給看病,而這些錢,是集合全村之力才湊出來的!

季廳長,我的命是過山村村民救得,就算是您讓人把我抓起來關進看守所,我也希望您能夠給我5分鐘的時間來聽我說幾句,我聽說您也是從選調生出來的。您應該理解我們選調生在基層的辛苦啊。我是實實在在想要為老百姓做些實事。”

這個時候,那些保安想要過來拉走李天逸,卻被季廣傑抬手示意給製止了。

李天逸剛才的這番話讓他深有感觸。

他以前也是選調生,也曾經下過基層,也曾經熱血沸騰過,看到此刻的李天逸,他就好像看到了年輕時候的自己。與此同時,他也想到了一件事情。

季廣傑目光灼灼的盯著李天逸說道:“李天逸,如果我要告訴你,我可以幫你,但是你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你還願意繼續堅持你的意見嗎?”

今天中午12點還有一章加更哦!,按照老頭所說的藥方去抓了兩服藥回來。原本兩個人想要喝酒的,但是既然要吃藥,就隻能日後再說了。吃完藥的當天晚上,並沒有什麼效果,但是等吃完第二服藥之後,劉壯十分興奮的給李天逸打來電話:“老大,這老頭太神奇了,我的頭痛已經明顯有所減輕了。”“那這樣吧,你再吃兩服藥試試。”李天逸沉吟片刻,建議道。“好勒,老大,希望你這個半吊子中醫別坑我啊。”李天逸笑了笑,沒有說話。又是兩服藥之後,劉壯直接上門找到李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