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絕地反擊 > 第117章 打草驚蛇【加更】

第117章 打草驚蛇【加更】

資本,他還能玩出什麼花樣來不成?”曾立祥沉思片刻,說道:“這樣吧,你們先出去忙,我立刻向縣委馬書記彙報這次黨委會的事情。”眾人走回,曾立祥把今天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向馬鴻昌進行了彙報,馬鴻昌聞言臉色有些難看:“什麼?李天逸竟然敢私自帶人外出?這小子簡直是膽大包天,沒有把組織紀律放在眼裡,我看你們的處理有些輕了,這樣的人就應該直接清理出組織隊伍。”曾立祥苦笑著說道:“我本來是那個意思,不過您是不知道...李天逸的行動效率非常高。

當天晚上,鳳凰市一些地方便開始悄悄的傳言了起來,說是有人舉報弘信集團下屬弘信係統整合公司在地鐵二號線和三號線電纜專案上涉嫌使用偽劣不合格電纜,賺取钜額差價和利潤。

這個事情很快就傳到了趙弘信的耳中。這事情把他嚇了一跳。

弘信集團總部大樓,905總統套房式豪華辦公室內。客廳。

趙弘信以及弘信集團總裁薛明遠、副總裁趙弘毅三人坐在沙發上。

趙弘信看起來也就四十歲左右的年紀,留著大背頭,啤酒肚微凸,表情嚴峻。薛明遠也就三十六七歲的年紀,看起來很年輕,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看起來比較成熟,趙弘毅看起來和趙弘信有著四五分的相似之處,隻不過要年輕一些。

薛明遠道:“趙總,現在鳳凰市關於咱們係統整合公司在地鐵中使用劣質線纜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的,我擔心這樣下去早晚會出事啊。我們得查一查這事情到底是誰捅出去的,好好的收拾收拾他。”

趙弘信皺著眉頭說道:“先不說別的,弘毅,我們公司使用的電纜到底有沒有問題?”

“大哥,這個你儘管放心,地鐵上使用的電纜肯定沒有問題,我們採購的都是大廠家的產品,都是有各種檢測報告的。我懷疑這背後是有人別用有心。”

“我懷疑是吳德亮乾的。”薛明遠道。

趙弘毅立刻跟進說道:“沒錯,吳德亮前兩天剛剛被劉曉寧的秘書李天逸以及市公安局副局長王亞倫給救了出來,連夜送往省會遼源市,路上我們安排的截擊人員全部失利,我估計這事情肯定對吳德亮起到了一定的刺激作用,所以這小子才會把問題電纜的事情也給我們抖落出來的。”

趙弘通道:“不應該啊,他不過隻是我們負責放高利貸的一個馬仔而已,他怎麼可能知道係統整合公司那邊的事情呢?”

薛明遠道:“趙總啊,雖然這吳德亮隻是我們的一個碼馬仔,但是您別忘了,他手中可是掌握著大量資金呢,而且此人十分善於交際,和我們房地產公司以及係統整合公司的很多老總關係都混的非常不錯。所以,如果他真的要是知道一些事情的話,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大哥,要不我們派人去抓了吳德亮的妻子和孩子,然後放出風去,讓吳德亮自己小心一些,不要亂說。”趙弘毅說道。

趙弘信聞言卻搖搖頭:“還是不要去做這事了,現在吳德亮已經被省公安廳的人直接控製起來了,我們就算是抓了吳德亮的親人,訊息也未必能夠傳到吳德亮的耳邊去,即便是傳到吳德亮的耳邊去,他萬一要是直接向省公安廳報案,省裡查下來,我們會非常被動。

我們是做生意的嘛,必須要遵紀守法經營才行。雖然我們不能採用威脅這種形式,但是卻可以採取其他的形式,比如說我們為吳家送點錢,多照顧他們一下,我相信,隻要吳家的親屬董事,肯定會想辦法把我們對他們的好傳到吳德亮的耳邊的,也許,吳德亮被我們的恩德感化,後改口的。

我們要以德服人嘛!這纔是我們弘信集團這樣的大集團應該做的事情。”

薛明遠頓時豎起大拇指:“還是趙總看得遠啊,以德服人,沒錯,我們就要以德服人。這事情我這就去安排。”

隨後,薛明遠立刻安排人為吳德亮家送去了一臺高階洗衣機,國產的,包括電機在內全都是國產的,市場售價高達18888元,品牌嘛,華安牌的!

然後又給吳德亮妻子送去了8萬元安置費,讓她有時間了可以去省城看看吳德亮。

其他的,弘信集團的人一句話都沒有多說。

弘信集團的動作很快就傳到了李天逸的耳中。

李天逸知道這個訊息之後,嘴角上露出了一絲冷笑。

雖然弘信集團沒有采取其他別的動作,但是僅僅是給吳德亮家屬送錢這一件事情就足以證明,弘信集團肯定是做賊心虛了。那麼現在基本上可以肯定,吳德亮所說的弘信集團問題電纜的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

“天逸,弘信集團那邊已經行動起來了,我們這邊要不要採取行動。”電話裡,王亞倫有些興奮的說道。

李天逸搖搖頭:“不,暫時我們先再等等看,現在時機還不成熟。”

李天逸這邊按兵不動,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兩天後,關於問題電纜事件的討論卻越來越熱烈起來。

當這個熱度突然起來之後,賈連慶第一個坐不住了。

因為地鐵二號線、三號線是在他擔任市長的時候主政修建的,弘信集團能夠中標這兩個專案,他雖然沒有幫著說話,但是局內人都知道他和趙弘信之間的關係,根本不用他說就會把專案交給弘信集團來做的。一旦真的出事,他這個當時專案總指揮也是有連帶責任的。

賈連慶一個電話把趙弘信喊了過來。

鳳凰市一家高檔茶館包間內。

賈連慶臉色嚴肅的看著趙弘信說道:“弘信啊,你跟我說實話,你們弘信係統整合公司在地鐵二號線和三號線上使用的電纜到底有沒有問題?我可跟你說啊,如果今後地鐵在執行過程中,真的因為電纜的問題出了事故,到時候責任可是大了去了,這種巨大的責任可不是我能夠承受得起的。你給我說實話。”

趙弘信連忙說道:“賈書記,這事情我還真不清楚,因為自始至終,我都非常清楚,我們弘信集團係統整合公司是靠做政府專案起家和生存的,我們要想安安穩穩的把政府專案做下去,那麼產品的質量永遠都是第一位的,因為對我們來說,拿專案不是問題,甚至價格的高低和回款都不是問題,我們唯一需要確保的就是產品的質量。

所以,我對係統整合公司這塊的要求還是比較嚴格的,要求他們必須採購的是合格的產品,而且為了確保產品採購不出現問題,主管採購的副總裁我安排的是我四弟來親自負責的。我相信他應該懂得輕重的。”

賈連慶皺著眉頭說道:“如果你們供應的電纜沒有問題,為什麼現在鳳凰市這邊傳揚得沸沸揚揚的,應該是無風不起浪吧?”

“賈書記,您放心,我回去之後立刻調查此事,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確實是下麪人違規操作,我這邊絕對不會姑息的。”

賈連慶的臉色有些陰沉:“弘信啊,這事情你必須要高度重視起來啊,我可告訴你說,現在是非常時期,市長劉曉寧那邊一直憋著勁想要整出點動靜來呢,千萬不要被他抓住把柄,否則的話,就算是神仙都救不了你。”

“明白明白。”趙弘信連連點頭,他已經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

離開茶館之後,趙弘信回到弘信大廈,立刻把四弟趙弘毅給喊了過來。親自給他倒了一杯水。

看到大哥的行動有異常,趙弘毅心中有些惴惴不安。這兩天,隨著事情的持續發酵,他已經感受到了一絲絲的壓力。

“老四,你給我老實的交代,在地鐵二號線和三號線上使用的電纜,到底有沒有問題?今天賈書記可是親自找我談話了,我必須要給他一個準確的答覆,否則的話,一旦這事情被曝光出來,問題可就嚴重了。”趙弘信冷冷的盯著趙弘毅表情嚴峻的問道。

趙弘毅猶豫了一下,最後把牙一咬說道:“大哥,電纜肯定沒有問題。”

“啪!”趙弘信狠狠一拍桌子:“老四,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跟我這裡磨磨唧唧的,如果你不想坐牢的話,就給我老實的說清楚,如果真的有問題,我們可以想辦法去補救,別等別人把事情曝光出來,到時候我們可就被動和麻煩了。”

看到大哥發怒了,趙弘毅沉默了。

過了一會兒,趙弘毅這才說道:“大哥,我們使用的電纜都是大廠家的電纜,是我們白雲省著名品牌凱假奧電纜,這可是我們華夏的馳名商標,不僅我們中標的2號線和三號線使用的是這家公司的電纜,就連我們沒有中標的四號線、五號線以及我省多個地鐵專案以及一些大城市、大國企所使用的電纜都是這家公司供應的電纜,他們的客戶很多都是和鐵路、地鐵、與鐵路有關的大型國企,我認為,既然他們敢使凱假奧電纜,為什麼我們不可以使用呢?我相信,這些大型國企肯定不可能使用問題電纜吧?他們就是我們民企的風向標啊。”

趙弘信眉頭緊皺:“你說得倒是有道理,不過你為什麼非得選擇這家呢?”

“因為這家的價格便宜!我估計其他那些大型國企的中標商之所以使用凱假奧電纜的根本原因也是價格問題。”趙弘毅說道。

“怎麼個意思?”趙弘信立刻警惕起來。

趙弘毅解釋道:“大哥,我給你舉個例子吧,假設我們中標商市場採購電纜的成本價是100元一米,那麼凱假奧電纜公司供給我們的價格是70元一米,而市場價格是200元一米,而一旦到了地鐵專案招標的時候,我們隻需要找一些陪標公司,把專案運作好,把地鐵公司負責人關係做好,那麼我們完全可以把中標價格做到300元一米,扣除其中給地鐵公司負責人的好處費、扣除其他各種公關費用100元一米,我們最終到手依然有200元一米,那麼再減去70元一米的成本,也就是說,我們每賣出1米電纜,就有130元的利潤,那麼那條地鐵線不需要幾十公裡的線纜長度,我們的利潤相當可觀啊。

更何況,我說100元一米隻是舉個例子,實際上,可能價格會跟高,價格越高,我們的利潤越高。您說說看,人家凱假奧公司有各項資質認證,有各種檢測報告,成本價格還那麼低,我們為什麼不選購他們的電纜呢?如果是您,您會去選購別的廠家的電纜嗎?”

聽到這裡,趙弘信感覺身上涼颼颼的。天逸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硬頂著吳思遠的訓斥還是接通了電話。“你好,我是李天逸。”李天逸直接自報家門。“你是青龍鎮的李天逸吧?”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確認的聲音。“是的,我就是青龍鎮的李天逸。”李天逸肯定的回答。“李天逸……”吳思遠再次嗬斥,想要讓他結束通話電話。卻沒有想到,李天逸卻是冷冷的瞪了吳思遠一眼,為了爭這口氣,他直接開啟了擴音。這時,電話裡傳來了一個充滿了威嚴的男人聲音:“李天逸同誌你好,我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