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絕地反擊 > 第116章 趙弘信浮出水麵

第116章 趙弘信浮出水麵

拍最近派出所的人過來也得五六分鐘的時間,院長,您快想想辦法吧,我們已經攔截不住了……”這時電話結束通話了,結束通話之前,魏義軍聽到手機裡傳來了一聲驚呼聲:“哎呦,你們不能過去啊……”走廊裡已經從遠到近傳來了嘈雜的腳步聲,以及保安們焦慮卻又無奈的阻攔聲:“你們不能過去,院長很忙……”聲音越來越近。魏義軍知道,事情已經難以收拾了。不過他是一個很有決斷的人,意識到情況不妙,魏義軍立刻看向周曉晨說道:“老...聽吳德亮說完之後,李天逸的眉頭緊皺起來。就連旁邊的公安廳廳長李冠儀都露出深思之色。

王亞倫更是緊咬下唇,眉頭緊鎖,似乎在思考著應對之策。

整個病房內一時之間變得寂靜無比。

這時,吳德亮突然說道:“李天逸,其實,你們也不用為難,雖然趙弘信做事謹慎,但是,也並非沒有破綻,據我所知,他們弘信係統整合公司在他們所承接的我們鳳凰市地鐵二號線、三號線專案中,在地鐵線纜的使用上,好像存在嚴重的問題,使用了一些不合格的線纜,當然了,這個訊息也是我和弘信集團一個高官在喝酒的時候,對方喝多了無意間吐露出來的。所以,僅供參考。”

聽到這裡,李天逸突然眼前一亮。

李冠儀突然問道:“吳德亮,按照你之前的意思,這個趙弘信似乎有涉黑的嫌疑?”

吳德亮點點頭:“李廳長,趙弘信不僅涉黑,而且還涉及鳳凰市某些層級幹部的選拔任用。比如說鳳凰市下麵某個區公安分局局長的人選,有些人就是透過走他的門路才當上的。”

李冠儀的臉色凝重了許多。

如果吳德亮所說的是事實的話,那麼這個趙弘信還真不是一個簡單角色,這樣的角色做事絕對十分周密,讓人很難找到破綻。

“對於他涉黑,你瞭解多少?”李冠儀問道。

“這個我還真不瞭解多少,但是有一點可以明確的告訴各位,那就是在鳳凰市,沒有人敢欠我們這個係統的錢,凡是那些膽敢跟我們玩老賴那一套的人,要麼被狠狠收拾一番之後老老實實地交錢了,要麼就已經永久的從這個地球上消失了,有出了意外交通事故的,有跳樓自殺的,還有遊泳時溺水而亡的。總之,在鳳凰市我們這個高利貸聯盟是做得最風生水起的,是口碑最好的,我們放貸爽快,從來不拖泥帶水,也從來不進行剋扣,但是,我們的利息卻是最高的,但還是有很多人願意從我們這裡貸款,因為我們的信譽最好。

當然了,就拿這次鄭祺母子受辱案來說,這些行為也全都是套路,是針對那些欠債不還的人所採取的套路。這還不是最狠的,有些欠錢不還的人受到的待遇比這個還狠。隻不過那些沒有人報道罷了。”

聽完這番話,李冠儀的雙眼中露出兩道寒光,沉聲說道:“好,好一個高利貸行業啊,竟然黑到瞭如此程度,看來,很有必要好好的整頓一下了。”

這時,吳德亮突然說道:“李廳長,我再說一句不該說的話啊,高利貸行業亂象叢生,的的確確應該進行大力整頓,但是不知道省裡的領導有沒有考慮過,為什麼高利貸會這麼流行?為什麼那麼多企業家願意花很高的利息去外麵借高利貸而不是去銀行貸款呢?”

“為什麼?”李冠儀沒有急於去回答,而是反問道。

吳德亮聲音有些低沉的說道:“李廳長,您可能不知道,在我們行業內,把借高利貸的人分成兩種人,一種是正常經營的企業家,他們這些人因為各種原因,比如說銀行係統沒有關係,比如說沒有背景,或者說已經進入銀行失信名單,所以他們已經無法透過正常程式在銀行係統貸款,但是,又因為企業經營的關係,不得不借債以確保企業正常執行,這種情況下,他們就不得不借高利貸了。

還有一種人,就是那些賭徒和癮君子或者是一些自以為很牛逼可以借錢不還的人。

不管是這兩種人中的哪種人,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那就是他們無法透過正規途徑從銀行方麵貸款,所以,他們隻能借高利貸。

這裡我說一句不應該說的話,但凡借高利貸的人,在借錢之初,就應該想到了可能會被暴力催債的準備。所以,以鄭祺母子受辱事件為例,此次事件中雖然催債手段十分骯髒,嚴重違法,但是,難道鄭祺母親在借高利貸的時候不知道他們應該還多少錢嗎?他肯定知道,但他還是借了。既然借了,就應該做好被暴力催債的心理準備!

站在一個人的立場上,我認為,鄭祺揮刀守護母親沒錯,鄭祺母親受辱非常過分且違法,但是,鄭祺的母親並不應該值得同情,因為他在借債之初就非常清楚,她借的是高利貸!”

吳德亮說完了,房間內再次陷入一片沉寂之中。

吳德亮的話很糙,甚至很多地方都不合理,但是,如果仔細想一想,有些地方卻又切中時弊,直指問題本源。

李天逸聽完之後,也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李天逸思考問題的方向和眾人的不一樣。

李天逸更多思考的是為什麼正規經營的企業家無法透過正常渠道在銀行進行貸款,反而是那些有人有關係的人很容易從銀行貸出钜額款項,為什麼銀行出現的呆賬壞賬往往出現在這些有關係有人脈的人身上,最終這些人成了老賴,而那些正規經營的企業家卻偏偏被逼去走高利貸的途徑?

這說明什麼問題?這說明銀行係統在某些服務上尤其是貸款業務上,還有很多問題需要進行完善!

李冠儀呆了一會兒之後,便離開了,離開的時候,吳德亮跟著省公安廳的人一起走了,更多詳細情況,還需要他進行陳述。

隨後,李天逸接到了市長劉曉寧打來的電話,電話裡劉曉寧讓李天逸留在省會好好休養幾天。

然而,第二天上午,李天逸就辦理了出院手續,從醫院方麵把需要輸液和口服的藥劑全都買齊了,便和王亞倫一起踏上了返回鳳凰市的行程。

當李天逸肩上打著繃帶出現在鳳凰市市政府的時候,很多人為之側目。而此刻,鳳凰市市政府內,關於李天逸、王亞倫等人深夜護送吳德亮前往省會遼源市差點喪命的訊息也開始在鳳凰市市委市政府內大範圍流傳開來。

回到辦公室,李天逸立刻先詳細向劉曉寧彙報了一下從前天晚上到現在的詳細情況,尤其是對吳德亮交代的問題事無钜細的進行彙報。

等彙報完之後,李天逸說道:“劉市長,我建議,市裡尤其是市公安局那邊應該加強對趙弘信的關注。”

劉曉寧搖搖頭:“李天逸啊,你有沒有想過,你憑什麼要求市公安局對趙弘信加強關注?市公安局那邊會聽你的話嗎?而且,你能把吳德亮交代的問題向市局那邊透露嗎?”

李天逸聞言苦笑了一下,撓了撓後腦勺:“嘿嘿,市長,不好意思啊,我有些魯莽了。”

“在我麵前魯莽一些沒事,不過出去了可不能魯莽。天逸啊,我勸你還是去醫院休養兩天吧,我這邊還有很多工作等著你跟進呢。”劉曉寧說道。

“劉市長,我這樣不礙事的,每天隻需要讓市政府內醫務處的同誌們幫我輸液就可以了,在辦公室內輸液也不影響工作。”

一邊說著,李天逸一邊低聲說道:“市長啊,我想了一招打草驚蛇之計,雖然有些陰險,但我認為,在目前這種情況下,未必不可以試一試啊。而且我這一計也並沒有觸碰到法律的底線。”

“哦?什麼計策?”劉曉寧有些詫異的望著李天逸。

李天逸嘿嘿一笑:“市長,我認為,雖然趙弘信在鳳凰市商界呼風喚雨的,甚至有著很深厚的背景,但是,他相信,由於他的強勢作風,肯定也暗中得罪了很多人,尤其是他在地鐵二號線和三號線中使用問題線纜的事情,雖然目前還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此事,但萬一此事要是真的呢?

我估計,如果此事是真的,那麼趙弘信在鳳凰市的競爭對手肯定是知道的。但是,由於忌憚趙弘信神秘的背景,所以沒有人敢去舉報他。

如果我們在這個時候,放出風去,就說有人舉報弘信係統整合公司在地鐵二號線和三號線使用問題電纜,我們鳳凰市市政府準備對此事展開調查。

我估計這個風一放出去,很有可能會起到打草驚蛇的作用,也許到那個時候,那些趙弘信的仇人們如果他們手中掌握著相關的證據,很有可能會想辦法送到我們市政府來,因為一旦弘信集團倒下了,那麼他們手中的很多生意就會被其他商人所瓜分。而對我們市政府來說,透過此舉,我們得到了我們想要的證據。”

“那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吳德亮給的這個訊息要是假的呢?我們這樣做,會不會讓我們市政府陷入被動局麵?而且這樣做確實有些不妥當啊。”劉曉寧道。

李天逸笑道:“市長啊,您有沒有想過,我們目前手中沒有資源,資源人脈,甚至公安局那邊我們都無法掌控,那麼我們手中有什麼?什麼都沒有,但是,我們又想要想辦法掌控大局,唯有如此,賭贏了,我們才能擁有資源去為老百姓做實事,非常時期,當用非常之策,當我們實力不足的時候,我們就應該採取一些靈活機動的辦法來想辦法增強自己的實力,不放棄一切可能的機會,等我們實力足夠之後,自然無需如此,可以正大光明的和對方展開較量。”

不得不說,李天逸的口才很好,而且李天逸說得沒錯,現在,劉曉寧他們幾乎沒有什麼資源,李天逸的打草驚蛇之計也許是他們取得突破的唯一途徑。

“好,這件事情你去負責實施吧。”劉曉寧最終還是點頭了。

不過對於李天逸能否真的把他的設想變成現實,劉曉寧心中是沒底的。

其實,李天逸心中也沒底,但是目前,他實在是想不出什麼更好的辦法來推動此事的進展了。唯有賭一把了!李天逸能賭贏嗎?

他沒有想到的是,這次的小賭,幾乎堵上了他的仕途前程!

今天9點還有兩章加更哦!最終苦笑著摸摸自己的腦袋,拍了拍李天逸的肩膀說道:“我靠,不好意思啊哥們,是我搞錯了。對了,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和你長得有七分像的人?”這個時候,李天逸感覺心中有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又是虛驚一場!這哥們也太坑人了。您認人能不能準確一些啊。不過李天逸也看出來了,這些警察的的確確是非常負責任非常認真的警察,尤其是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如果不是那兩名警察及時撲上去製止了那名毒販掏槍,一旦被毒販把槍給掏出來,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