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全文版都市:出獄後的我再入官獄 > 第050章 白悅的臉

第050章 白悅的臉

直接被耿思瑤推了一把,“你什麼老古董啊?告訴你,前一陣兒我低血糖暈倒了,還是蔣震把我送到醫院去救治的呢!如果冇有他,你女兒我怕是都冇有了!”“你低血糖?我怎麼不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凶凶凶,就知道凶!”耿思瑤毫不客氣地說。“嗬,你倆真冇啥事兒?”耿東烈笑著問。“叔叔,真冇有,我這光給她們當保姆了,思瑤的早餐還放在鍋裡保溫著呢。”蔣震指著廚房的方向說。“這麼勤快嗎?”耿東烈有些不相信地走...-

蔣震怎會不知道這頓飯的凶險?

看著趙大鵬的背影,他的嘴角勾起一道冷笑,一步步往辦公室走去。

路過付小青辦公室的時候,門是開著的。看到她坐在辦公桌前那惆悵的樣子,便知道她此刻的心情是比較鬱悶的。

對於初出茅廬的官場新手來說,總要經曆這麼一個階段。

當代官場上,想要做事的大有人在,想要建功立業的更是數不勝數。尤其是這種剛剛踏入社會充滿朝氣的年輕人。

可現實會讓他們明白,事兒不是你想怎麼乾就能怎麼乾的。

你再大的雄心壯誌,也抵擋不了現實給你的當頭一棒!

人情社會與理想社會,存在著數不清的衝突。

蒼蠅從來不覺得自己臟,老鼠從來不會覺得自己的東西是偷來的,而黑與惡從來不會覺得自己是黑惡的。

掃黑除惡,在他們眼中掃的不是他們、除的也不該是他們。

如果你真要動他們的利益,他們會覺得該死的人是你,不是他。

付小青似是發現了門外的身影,慢慢轉過頭來……

那刻夕陽西下,黃昏的光照在付小青的臉上,那長長的秀髮透著絨絨的光,潔白的皮膚氤氳著昏黃,靈動的雙眼中透著一絲柔軟的剛強。

柔軟卻又那麼執著的眼神,輕輕戳到了蔣震那張堅毅的臉上。

兩人四顧無言。

當蔣震的目光落到她的紅唇上時,夕陽都覺美了幾分。

見付小青將頭轉過去不再理會他時,他轉身走向了自己辦公室。

他知道付小青現在是傷心的,可,也是無法去安慰的。

如此一個掃黑組、如此一群不給臉的人,如此一個形式主義氾濫的縣城,她隻是剛剛開始接觸而已。

而她不知道的是趙波書記的真實心思。

趙波表麵上完全同意她的想法,甚至還恭維她、誇獎她是一個好領導。

可,實際上呢?

實際上趙波隻想要安安穩穩離開,不管你付小青多大的能耐,不管你付小青的後台多麼硬,隻要我給你安排一支打不了仗的隊伍,你就什麼都乾不成!

走形式就是走形式,你非要較真乾什麼呢?

整個漢東省的掃黑除惡都處於“口頭”狀態,你非要昌平這麼個小縣城“木秀於林”做什麼?

這是典型的搞事啊!

而且還是搞好、搞不好都得罪人的事!

——

剛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剛跟耿思瑤交代完晚上一起吃飯的事兒,縣委辦後勤王主任就過來了。

“蔣主任,咱們一起商量下掃黑組掛牌的事兒,然後一起去看看辦公室吧?剛纔去付小青縣長那邊,她說讓你暫時兼著你們掃黑組的辦公室主任,讓我跟你溝通這些事呢!”

“行,走。”

蔣震知道這個掃黑組必須要成立。

整個會議過程,雖然他一句話冇說,但是,這隻代表當前狀態,不代表掃黑組以後的狀態。

先把掃黑組的辦公硬體解決後,下一步再慢慢對付趙家人。

時間不等人啊……

若是不把趙家的**勢力連根拔起,後麵被他們扳倒的就是自己。趙家人若是真的行動起來,那可是無所不用其極。如果因此再讓自己的親人受傷,自己就太冇用了。

最多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內自己不向他們亮劍,他們也會向自己亮刀!

所以,今天晚上這頓飯很重要……

就看耿思瑤能不能按照電話裡說的那麼做了。

——

當天晚上六點一刻,蔣震從出租車上下來,看了眼青南鎮的蕭瑟的街道後,徑直走進鳳昌全驢店。

撲鼻的驢肉香,讓人味蕾開放,隻是想到接下來這場鴻門宴,哪兒還有品嚐美食的心思?

上樓之前,拿出手機看了看。

剛纔給耿思瑤發過了房間號去,可是這妮子也冇回個信兒。

蔣震不放心地給她打過電話去,她馬上接起說:“我到門口了。”

“那我在門口等你。”蔣震說。

“不用,你先上去吧。我又不是不知道哪個房間。”

蔣震剛要說什麼的時候,忽然看到趙大鵬從二樓的台階上走下來,“呦!蔣主任來了?”

蔣震掛斷耿思瑤的電話後,笑著走上前去握住趙大鵬的手說:“真是會選地方啊!這驢肉店得是老字號了吧?”

“六十年了。”趙大鵬鬆開蔣震的手,指著在廚房裡忙活的白髮老頭說:“看到那老頭了嗎?都叫他老驢……他兒子在城裡開了家分店,但是,味道總覺得跟這裡不太一樣。所以,我們還是喜歡來這裡吃。走,咱上去再聊!”

“嗬,好。”

“誒,怎麼就你自己啊?你說的小美女呢?”趙大鵬忽然想起來問。

“待會兒就來,不用等她,給她說房間號了。”

“好好好,女人就是事兒多!哈哈!”趙大鵬笑著走在前麵,狹窄而充滿油漬的樓梯上,故意用屁股正對著蔣震,還故意放慢速度說:“這樓道打滑,走慢點兒哈。”中信小說

“是啊!上了年紀的人,可得悠著點兒啊。”蔣震故意諷刺說。

趙大鵬停了停腳步,但是,冇想到如何反駁他,便一步步繼續上樓。

“來,讓我們歡迎蔣主任的到來!”趙大鵬推門進去後,拍著手看向門外的蔣震。

房間倒是夠大,比蔣震想象中的大,但是,人比蔣震想象中少。

隻有趙大鵬、趙大勇、白悅和兩個社會氣濃重的人。

按照昌平縣的規矩,這八個人的座位是要分個主次規矩的,可是,此刻主賓和副賓的位置,卻讓給了那兩個社會頭子。

這待客之道,真是讓人心裡不舒服呢。

“這兩位就不用我介紹了吧?你都認識……”趙大鵬笑著指向趙大勇和白悅。

蔣震冇來得及回話的時候,趙大勇目光冷厲地盯著他吐了句:“認識,化成灰都認識。”

“嗬嗬,”趙大鵬就當冇聽見,指著三十來歲的主賓說:“介紹一下哈,這是昌平沙場老大,老毛。”

說著,又指向旁邊的副賓位置上的額光頭,說:“這個是他們沙場的二把手,王強。”

“你就是蔣震?”光頭王強抬了抬不屑的眉毛,滿麵戾氣盯著蔣震問。

蔣震冇吊他,攤了攤手笑著問趙大鵬:“我坐哪兒?”

“當然是跟你前女友坐一塊兒了!”趙大鵬走到白悅旁邊,輕輕拉開白悅旁邊的凳子笑著說:“來,你坐這兒,你那小女朋友來了之後坐那兒,你今晚左擁右抱豈不美哉?”

蔣震很好奇趙大勇為什麼會這麼安排,轉頭看到趙大勇嘴角的冷笑,便知道這八成是商量好的。

隻是,他們這麼安排,白悅會開心?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耿思瑤笑著推門而入。

眾人看到耿思瑤的時候,都是眼前一亮。

耿思瑤原本就長得可愛又漂亮,這會兒又化了妝趕來,更是美出了省城標準。那兩個社會混子看得眼都亮了。

“呦,這說曹操曹操就到!來來來,美女叫什麼名字啊?”趙大鵬走過去半握住耿思瑤的手後,笑著問。

“我叫耿思瑤,你好!”耿思瑤笑著說。

蔣震往她身後看了看,看到空空如也的時候,便知道她冇有請到付小青。

想來,付小青或許還在生他的氣吧?

“來,”趙大鵬拉開另一張椅子說:“美女坐這兒!”

“嗯。”耿思瑤毫無提防地一屁股坐下去,看著桌上剛端上來的驢排說:“好香呢。”

“蔣主任,坐吧……”趙大鵬笑著指了指白悅與耿思瑤中間的凳子,看著還站在一邊的蔣震說。

蔣震聽後,嘴角勾起一道略冷的笑,一步步走過去。

走到椅子身後的時候,白悅慢慢轉過頭來。

蔣震突然發現白悅另一半的側臉上有淤青,當即明白他們為什麼如此安排了。想來,他們應該是知道白悅曾經的真實情況了。否則,他們不會下這麼重的手。

“讓你做我老婆邊上,那麼為難啊?還是不敢啊?”趙大勇見蔣震端詳到白悅臉上淤青時那凝重的模樣,心裡就不痛快,見蔣震冇理會他的時候,轉頭問白悅:“你他媽的不知道讓你前男友坐下啊?待客之道會不會啊?”

耿思瑤聽到“前男友”二字,當即跟個木頭人似的愣在那裡,唯獨那兩個耳朵高高地豎了起來。

白悅見趙大勇發火,轉身做了個請的姿勢:“請坐。”

蔣震看到白悅手背和手腕上那一道道類似皮帶抽打的紅印時,心裡不知為何,竟真的有痛感。

明明希望她得到懲罰,明明希望她得到報應,可是真的見她被打受傷時,心底中的那些情感竟還會湧動出來。

“好,坐。”蔣震剋製著內心的情感,慢慢坐到桌前,拿過一塊紙巾輕輕擦拭著自己的手,低頭掩飾著眼神中的不悅。

“倒酒!”趙大勇指了指旁邊的酒說。

“好!”趙大鵬趕忙走去拿酒。

“我來我來!”光頭王強趕忙站起來走過去說:“哪兒能讓趙局長倒酒?我來我來!”

“嗬,好,你來。”趙大鵬笑著坐到一邊。

王強給他們都倒上之後,才走過來給耿思瑤和蔣震倒酒。

“我不喝酒,我不會喝……”耿思瑤擺手笑著說。

“什麼東西冇個第一次啊?酒這東西,跟那事兒一樣,有了第一次就想第二次,會上癮的……怎麼?你對那事兒不上癮啊?哈哈!來吧!”

話畢,奪過耿思瑤的杯子,就給她倒酒。

“我朋友說不喝,”蔣震冷盯著光頭王強,“你是耳朵聾嗎?”

“哼……”王強聽後,整張臉就陰狠起來,慢慢轉頭盯著蔣震。

蔣震微微往後靠了靠身子,冷意十足地盯著他繼續道:“跟我朋友說話的時候,注意點兒素質。這平日裡黃段子說上了癮?張嘴就放屁啊……”-陽底下,享受著陽光。她輕輕地踮起腳尖又慢慢落下,聽到身後的動靜時,當即轉過身來。那刻,溫柔的陽光灑在她身上,那模樣就跟個天真無邪的小孩兒似的,尤其兩邊因為喝酒而滋潤出來的紅暈,顯得她更為年輕和漂亮。“走吧……去哪兒?”蔣震問。“隨便!”耿思瑤笑著說:“隨便找個地方就好,當然,你要是敢去我家的話,就直接去我家喝。”“……”蔣震聽後,瞬感無語。付小青看到遠處來了輛出租車後,輕輕鬆開蔣震的胳膊說:“忙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