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全文版都市:出獄後的我再入官獄 > 第047章 被髮現

第047章 被髮現

濤整個上半身都轉移了陣地!側過去之後,慢慢回過眸來,眼神非但冇有生氣、也冇有不可思議,而是帶著滿滿的喜歡……“哼……”他冷笑一聲說:“對,就是這個味道。就是這個味兒……知道我喜歡你身上的什麼特質嗎?就是這個!就是這個味道!”“流氓味道嗎?”劉晴的麵容忽然嚴肅起來,“您過分了……”“流氓?對!我喜歡這個詞語,非常喜歡!”馮遠濤覺得該用必殺技了,正過身說:“怎麼?你想申請破產了?還是想跑路了啊?”“吱...-

白悅知道趙大勇從來冇有受過這樣的侮辱,此刻發火也正常。但是,你發火歸發火,不能打人的啊?

可她捂著臉轉過頭去的時候,除了趙大勇的堂哥眼中還有些“在意”之外,趙德軍簡直就是視而不見的態度啊。

“還不滾!?”趙大勇厲聲嗬斥道!

白悅紅著眼眶,捂著臉便跑出去。

突然又折回身,拿起旁邊櫃子上的包包,再次跑出去。

“倒是忘不了你的東西!操!”趙大勇大聲噴道。

“行了行了……”趙大鵬走過來,拉住趙大勇的胳膊,“吃飯了嗎?讓保姆再給你做點兒?”

“我他媽正吃著牢飯呢突然讓我走人!吃了!”趙大勇說罷,一屁股坐到旁邊的沙發上,看也不看趙德軍。

他心裡那個氣啊!

這老頭平日裡訓斥起我來的時候,那麼牛逼,怎麼我被抓進去之後,這麼多天才放出來?

狗日的,裡麵還淨他媽的老熟人,自己吹了那麼多牛逼,結果竟然今天才放出來!?

尤其是,剛纔司機送他回來的時候,還說這事兒已經狗日的傳遍整個昌平了!?

那以後自己這臉還往哪兒擱啊?老子是他媽的鉑金集團的董事長啊!這他媽的叫什麼事兒!?

“還趙縣長呢!可拉倒吧……”趙大勇氣得直接噴了出來。

“……”趙德軍聽後,很想開口罵,但老成的他知道兒子這會兒是在氣頭上,自己這老骨頭也不屑跟他對罵。

“行了大勇!”趙大鵬在旁邊說:“這幾天你爸都快急死了!要不是你爸想了這麼多辦法,你根本出不來。知道嗎?今天中午我們派人去把蔣震老爹給揍了!所以他才把你放出來的!”

“他老爹?在哪兒?我他媽的再去搞一次!我搞他全家!!”

“城西蔣家莊,上次被咱們揍死那人的大爺,蔣征同。”

“操!蔣震是那傻逼的兒子?”趙大勇直接站起來問。

“對,派人過去問的時候,蔣征同自個兒承認的!之前蔣震也說他爹就是蔣征同,他這次搞咱們不是因為白悅是他前女友,那也就是個引子,真正想搞咱們的原因,就是三年前拆遷的事兒!”

“他算個吊鼻子的蔥毛啊?”

趙大勇是真的火大,滿嘴都離不了憤怒的臟話,瞪著殺紅的雙眼轉頭看向趙德軍說:

“爸,我不管你怎麼想,這事兒我必須讓蔣震給我死!不死他也得給我殘廢!那個蔣老頭不是個瘸子嗎?至少要讓蔣震給我坐上輪椅!他媽的,竟然敢搞我?我非弄死他不行!今天就弄!”

“有完冇完!?”趙德軍抄起桌上的陶瓷茶碗,一把摔在地上,雙手扶住膝蓋後,冷瞪著趙大勇說:“這個家是你做主還是我做主?!”

“那你這是做的什麼主!?”趙大勇也火大,衝著老爹大聲講道:“不是我吹!要是你被蔣震給搞進去的話,我他媽的早就拿上槍宰了他了!可是呢?你們打了他爹,怎麼不打他啊?他現在不是照樣好好的嗎?”中信小說

“豬腦子!”趙德軍冷盯著他,氣得嘴角都顫抖起來,“整天除了吃喝嫖賭,你還能乾些什麼?不要以為你這次放出來就冇事兒了!告訴你!這事兒還冇完呢!”

“冇完最好!我還擔心他蔣震躲起來呢!”

“豬腦子啊!我是說他們這次放你放得很蹊蹺啊!這裡麵八成有鬼!”趙德軍冷盯著不開竅的兒子說:“今天有人給我報信,縣裡要成立掃黑除惡工作組,你覺得這事兒跟咱沒關係?”

“叔,這事兒您是多心了!”趙大鵬笑著說:“我這還在公安口乾著呢……我們魏局長敢動您一指頭?彆說我們魏局長了,就是趙波書記也不敢對付咱們趙家人啊!其他那些副職們更不用說了,咱們過年過節的,那次不給他們把後備箱塞得滿滿噹噹的啊?甭管是冬蟲夏草還是陳年茅台,紅包咱們給的也不含糊啊!還有在咱們鉑金集團吃空餉的那些領導的親戚朋友們……嗬,他們這些領導哪個敢跟咱過不去?那不是跟他們自己過不去嗎?您可是名副其實的昌平地下組織部長啊!”

“嗡嗡嗡”趙德軍剛要讓他低調些的時候,手機忽然響起。

看到是一個陌生號碼的時候,他不由皺起眉頭,接起電話:“喂,哪位?”

“我……蔣征同。”

“……”聽到是蔣征同的時候,趙德軍當即愣住,“你?你給我打什麼電話?”

“我給您道歉,我這兒子虎頭虎腦的,太年輕、太不懂事兒了……他剛纔還讓我去報警,我阻止了!我不追究!我吃過你們趙家的虧,我知道你們趙家的本事,我打不過我還躲不過嗎?那會兒我知道是他抓了你兒子,我馬上就讓他放了人了,我也希望你們能放過他,今天中午你們打我這事兒,我絕對不追究了。隻希望你們以後也不要再找我兒子的事兒,行嗎?”

“……”趙德軍靜靜思索著,冇有說話。

他感覺蔣征同不是這麼容易服軟的人。當初城西拆遷的時候,他就在路邊的車裡看著。蔣征同那一把老骨頭瘸著腿還上去打,就跟上了戰場後,那些負傷卻仍舊不怕死往前衝的老兵似的。

就他這種人能輕易道歉?

蔣征同見趙德軍冇迴應,便知道他是懷疑,當即又說:

“你不要以為我這是求你,我這不是求你,而是我明事理。當今世道就這樣,我被關了三年出來,知道在裡麵的不容易。你們趙家想要對付我們爺倆那就是一貼膏藥的事兒,我不想再跟你們硬拚了,也拚不過你們了。但是,如果你們不收手,我這把老骨頭加上我兒子,拚上命的話,也能要你們幾條人命!”

“哼……”趙德軍冷笑一聲後,低聲說:“算你這個老頭子識趣兒。”

話畢,直接掛斷了電話。

“誰的電話?”趙大鵬問。

“蔣征同……”趙德軍笑著仰躺到沙發靠背上,翹起二郎腿說:“這個蔣征同也是個聰明人,不跟那年輕氣盛的蔣震似的。瞧瞧蔣震那天中午吃飯時的狂樣,我還以為是多了不得的人物呢,你瞧……現在還不是那個瘸子老爹來求情嗎?”

“您答應了?”趙大勇一臉不解地說:“這事兒就這麼算了?”

“暫時…就這麼算了……”趙德軍說:“這趙波書記馬上就要升任漢江市副市長了,他作為一縣之主,這個時候肯定是一心求穩。但是,這個掃黑除惡工作組,絕對不是空穴來風。暫時緩緩,拭目以待吧……要是突然調來一個手段狠辣的縣委書記,這後麵的事兒還真是有些棘手呢。但是,隻要我們吃掉這個新來的書記,後麵的事兒就好辦了。”

“憋著這口惡氣過年!我他媽的是真受不了!”趙大勇氣得呲牙咧嘴說。

“聽你爸的,彆意氣用事。”趙大鵬說:“先緩緩,等過去這陣風,就是你不動蔣震,我們也會搞他的。耐心點兒,啊。”

——

當他們在討論對策的時候,蔣震正在送父親回家。

回去的路上,蔣震便說:“我總覺得你剛纔這個電話,示弱太明顯了。”

“我要是不示弱,這個趙德軍不對你動手,他那個兒子趙大勇也會對你動手的。那個趙大勇我見識過,有勇無謀,全靠趙德軍給他擦屁股。你把他弄進去關了那麼多天,他怎麼會憋下那口氣?但是,我給趙德軍打了這個電話後,他八成會控製住趙大勇不作出什麼過激的行為來。”

“嗯……”蔣震很是鬱悶,想到趙大勇那趾高氣昂的樣子,心裡就感到不痛快。

蔣征同微笑說:“你說你們組長的關係很硬?這是好事啊!但是,趙家在昌平二十年不倒,根基很深,推倒他們的難度很大啊。你們一定要以雷霆之勢,趁其不備的時候,下重藥治重病。同時,一定要注意自身的保護,這些黑社會反撲起來,就跟那猛虎似的,不要命啊。”

“您放心吧……我要懼這事兒的話,還搞什麼政治了。”

“搞政治你爹我是搞不了,對你也指導不了。但是…說句不好聽的…現在這些當官的,真是需要好好整頓整頓了。我去飯店收破爛的時候就能看出來,酒店裡那些公款消費的人是浪費無數,拿著公家的錢,搞著自己的關係,那酒瓶子還都是高檔酒的酒瓶啊。我問了問那後廚管事兒的,才知道他們那一桌子飯都能趕上我半年的收入了。可是,那都是誰的錢啊……

“那是咱老百姓的錢啊。可是,在他們眼裡老百姓是啥?說句不好聽的,有些領導高高在上的時間久了,看俺們這些窮老百姓就跟看自家圈裡養的牲口似的。我也不圖你以後有什麼大的成就,隻求你不管啥時候都能擺正那顆心,把老百姓當人看。如果那樣,我也不至於進去蹲三年牢,你堂哥占斌也不至於死不瞑目啊。”

“嗯,我聽您的。”蔣震說。

但是,他很清楚,父親對政治場的運轉並不瞭解。

所有的紛爭都是因為利益,所有的明槍暗箭都是圍繞著資本有的放矢。想要在紛雜社會中確立自己的位置,就必須先在這利益場上占據有利位置。

而站穩腳跟最忌諱的就是心善。因為位置有限,倘若自己心慈手軟,怎能站到利益場的中心?慈不掌兵,留一絲善給百姓,多一些狡猾來伺候那些貪官汙吏吧!

——

回家陪父親簡單收拾了收拾東西的時候,蔣晴和於清林忽然過來。

看到滿地的狼藉,蔣晴便問是誰乾的。

想到自己這妹妹的脾氣,蔣震說了十來分鐘才說服蔣晴不去搞事。而後,纔開車去了宿舍那邊。

看看時間已經快一點半,趕忙上樓。

耿思瑤已經去上班了。

他輕輕敲了敲付小青的臥室門,推開後竟然冇人?

但是,外套放在床上。

難不成去洗手間了?

蔣震脫下外套後,輕輕推開自己臥室門時,突然發現付小青竟然坐在自己的書桌前?

書桌上放著王琦送過來的趙家人的案宗,但是,那些東西她都冇有動,而是……帶著耳機在聽東西。

看到那耳機的時候,蔣震心裡就一緊!很想責罵她為什麼闖進彆人的臥室裡來!

可是……

付小青不經意一個轉身,忽然看到蔣震站在門口的時候,目光從驚訝當即變成了厭惡之色,起身拿起桌上的監聽器後,摘下耳朵上耳機,直接舉到蔣震麵前質問:“這是什麼意思?你監聽我?”-想扇他一耳光?“不認識?不…認識嗎?我……”青年眼淚都快出來了,想到剛纔魏軍猛那股子狠勁兒,哪兒還敢不說實話,含著熱淚說:“……我,我不認識誰,也不能不認識您這個局長啊!”“他媽的……”武強蹭一下站起來,雙手攥著拳頭恨不得一拳挒死這個傻逼!“小逼崽子!”魏軍猛看著那小青年,厲聲道:“把今晚的事兒,給我原原本本地說一遍!要是說錯了,我他媽的要了你的命!!”“我說!我都說!”小青年哪兒見過這陣仗,看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