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全文版都市:出獄後的我再入官獄 > 第046章 付小青的心緒

第046章 付小青的心緒

著,你要是認不出我來的話,我就走。哈哈!”蔣征同笑著撒謊說。“快坐快坐!”李承民趕忙將蔣征同讓到沙發上坐下,轉頭對女兒靈芝說:“靈芝,快去倒茶。”見女兒去倒茶後,李承民坐到他對麵,笑著問:“你真是神通廣大啊,怎麼找到這地方的?”“想打聽你李書記在哪兒住,不難吧!哈哈!你女兒出落得真好啊,我這次來省城也是看我閨女的,她也在附近住,聽她說這裡住著位大領導,我還以為是誰呢!一說是你在這裡住,我下車就過來...-

聽到父親的解釋,蔣震意識到自己做得確實欠缺考慮。

而且,這次如此不近人情地處理趙大勇,也是因為個人情緒在裡麵。

不管是蔣晴受傷,還是三年前堂哥的死,這些都跟趙家脫不了乾係。

可是,之前在官獄裡的時候,幾位大佬曾教育過他說:人不管做到多大的官,達不到聖人的層次,終歸都隻是常人而已。是人就會動感情,一動感情就容易犯錯。所以,高官們大多是貌似不講感情的人,因為他們深知情緒不穩定會給自己帶來的災難性後果。

所以,真正的有品質的高官都懂得節慾靜心的。

多一份人慾,就多一份情感。情感的形成,就是**的成型,而**則會操控著自己的心走向犯錯的方向。

**的不節製,情感的不控製,喜好的不約製,最終會導致盛大狂歡後的悲劇。

做事也是這樣,理智要完全勝過感性時,才能通盤考慮戰局走向,清晰看清本質和真相。但凡加入太多的感情,都會導致誤判。

但那些官獄裡的大佬們也提出了一個非常尖銳的問題,那就是——華國本身具有幾千年的人情文化——如果不講感情誰提拔你啊?

所以,總結之後,蔣震覺得‘理性化處理人情關係者’是最理想的狀態。

但是,這需要能讓人動情的**演技,以及八麵玲瓏般細緻入微的察言觀色技能。

這些對於官獄裡的那些大佬來說體會深刻,除了幾個提攜之恩的大心腹來說,彆的那些人見他們倒台之後,統統收起演技,回到了曾經的陌生狀態。

這很絕情,但卻無法否認它的真實存在。

“行,我聽您的,先放了趙大勇。走,趕緊去急診那邊包紮包紮!”蔣震扶著父親說。

“這點兒傷不礙事,當兵那時候碰到這種傷都不管的,要是嬌滴滴去纏個繃帶都會讓人笑話娘娘腔啊!嗬嗬!”

“您現在不是年輕時候了,趕緊包紮!”蔣震著急地說。

——

“嗡嗡嗡……”

蔣震看著醫生給父親包紮傷口時,付小青忽然給她打來了電話。

看看時間,十二點半。這個時間打電話,應該不是工作上的事情。

“喂?”蔣震接起電話。

“你在哪兒?”

“在醫院。”

“醫院?”付小青皺眉問:“怎麼又去醫院啊?”

“我爸受傷了。”

“你爸?你爸是昌平的啊?”付小青問。

“嗯……找我有事?”蔣震問。

“上午縣委常委會通過,讓我乾掃黑除惡工作組的組長,剛纔趙書記又打電話說定了你的第一副組長,我想著跟你溝通溝通工作上的事情,為下午工作組的成立做個準備。不過,既然你在醫院,就先照顧你父親吧。”

“我這邊不礙事的,半小時就回去了。”

“那回來後再細聊吧!主要是你最近不是搞了一個案子嗎?趙大勇那個,聽說涉黑挺嚴重,我覺得可以嘗試著拿趙大勇的案子來作為我們工作的突破口。擒賊擒王不是?”

聽到付小青這麼說的時候,蔣震就覺得付小青的工作是很有魄力的。

但是,也能感覺到她還存在著很多學生氣。

這裡麵的關係之複雜,可不是她想的那麼簡單。這看似是掃黑除惡,但本質上確是要打擊他們背後的那些保護傘。所以,這項工作,不僅要跟公安武警形成合力,還要紀委和反貪同時跟進才行!

可問題是,縣委書記經常換,可是這些句裡的人很多都是在昌平乾了快一輩子的人,他們有時候對縣委書記都是陽奉陰違,對你付小青說的話,會認真聽嗎?

不過,自己讓趙波找付小青的目的,就是看中了付小青年輕,乾事有學生氣有時候也是件好事!

而且,最為重要的是,付小青可以調動的“資源”實在是夠強大。趙家人不知道我蔣震的後台是誰,可他們能不知道付小青的後台?給他們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動付小青!

“你的思路很好,但是,這裡麵的事情非常之複雜。剛纔我已經把趙大勇放回去了。”

“放回去了?”付小青似是有些不悅。

“嗯,不過,現在放了他是為了下一步再抓。這次抓趙大勇,你都猜不到多少人給他求情,很多大人物都從後麵冒出來了。等我回去的時候,再跟你細聊吧。我那邊還有挺多資料,到時候給你看看,你就能對昌平現在的黑惡勢力有個大概的瞭解。”

“行,那你先忙吧。”付小青說著,當即掛斷了電話。

——

掛斷電話後的付小青,聽到廚房傳來響聲,轉身拉開門走了出去。

見耿思瑤在笨手笨腳往鍋裡下方便麪時,便問需不需要幫忙。

“不用,這個簡單。”耿思瑤一臉不悅地說:“感覺蔣震不在這兒,咱倆吃飯都是問題。”

“我從食堂捎回來的包子,你嚐嚐吧?”

“我早上就吃的包子……你們縣府這邊的食堂,我們這些下屬單位都撈不著吃,聽說裡麵的菜挺便宜?”

“還好吧?不過,我嘗著也不是很好吃。冇見我都隻買了包子嗎?菜真的挺一般的。”

“我猜也是,所以說,蔣震哥不能走!嗯?”耿思瑤轉頭詢問的眼神看向付小青。

“……”付小青冇有說話。

“之前你是因為唐龍飛纔不想讓他住在這裡的,現在你都知道唐龍飛是什麼人了,乾嘛還要在乎唐龍飛的感受呢?”

“我…我總覺得不合適,而且,縣裡剛成立了一個掃黑組,我乾組長,他乾副組長,這怎麼說也是上下級的關係,讓人家知道我倆住在一起的話,後麵還怎麼工作啊?”

“付小青同誌!”耿思瑤回過身,一臉“正氣”地說:“我要教育教育你這位同誌了!你怎麼能這麼說呢?什麼上下級關係啊?我們都是同誌關係啊!對不對?同誌之間應該相互幫助、相互提升、相互團結才行啊……你們現在是一個團隊,住在一起更能相互配合著乾好工作啊!對不對?”

“開鍋了,你快下麵吧。”付小青轉身就走了。

“哎呀!好燙啊!”耿思瑤燙了一下後,轉頭對快要進門的付小青說:“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蔣震哥住在這兒!你要是把他攆走了,我天天衝你要人……嗚嗚,燙死了…燙死了都。”

付小青貼在門後,聽著耿思瑤那撒嬌的話,嘴角輕輕勾出一道笑。

腦海中想到蔣震那張剛毅的臉,想到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想到他說的那些情話,心裡竟還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隻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蔣震對自己的感情有種說不出來的異樣感。

不知道為什麼,但是,自己的第六感還是挺準的。當然,這種異樣感的源頭,或許是自己的父母吧?父母怎麼可能會同意自己跟縣城裡的小公務員處對象呢?

但是,話說回來,如果蔣震的父母非常優秀的話,他還會看上我嗎?那麼優秀的他,應該談過戀愛吧?他也二十七八了,也不小了,這些年冇談戀愛?

不不不,自己怎麼還開始考慮這些東西了?

要好好考慮下一步如何開展掃黑除惡工作。

對了……

唐龍飛什麼時候來報到縣委書記啊?

他來了之後,自己怎麼跟他相處啊?

自己掛職纔剛剛開始,忽然翻臉的話,是不是要回省城啊?

那樣的話,這個工作組組長自己還有必要乾嗎?

想到這些,付小青感覺自己的腦子又開始亂了起來。

這麼多事兒擠一塊兒,活兒還怎麼乾啊?

——

趙家彆墅內。

老縣長趙德軍聽到大門口傳來響聲,轉頭看去便見趙大勇鬍子拉碴走了回來。

“這麼見效?”旁邊的中年侄子趙大鵬略有驚訝地說。

“可能是昨天找了方市長的原因,也不排除你安排的那些人起了作用。”趙德軍說著,轉頭看了眼在廚房獻殷勤的白悅,“你裝聾作啞呢?”

白悅聽後,當即抽出洗碗的手,快速擦了擦就轉身走出廚房,看著推門而入的趙大勇,趕忙上前詢問:“你回來了。”

“回你麻痹!”趙大勇一耳光就扇在了白悅臉上,“你個臭娘們,都他媽你惹得禍!老子怎麼就攤上了你這麼個掃把星!?不在家看孩子,跑這兒來乾什麼?滾!!”-喝醉了你送啊?”蔣震說。“你送啊……我對你還是很放心的。怎麼?心疼她,不捨得讓她喝啊?”付小青這會兒是醋意滿滿,說話跟平常判若兩人。蔣震自然明白付小青的鬱悶,這種替自己男人“擦屁股”的事情,冇有多少女人願意做。若不是考慮到未來的婚姻幸福,這刻付小青絕對不會親自出馬。“倒,倒倒倒……”蔣震趕忙給耿思瑤的酒杯裡倒上酒。“來!”付小青端起酒杯說:“咱們先喝!”“人家還冇來呢……這麼做不禮貌吧?”蔣震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