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他的告彆 > 第2章

第2章

麼一定要結婚……顧齊的聲音在委南耳旁響起,像一把韌劍把他的內臟一片片的割下來,刺骨和乏力交錯。“你怎麼還在糾結這個?你怎麼這麼不理解我,是我不想和你過的嗎?你是知道的我媽年級大了受不了刺激,我就想讓她早些看到我結婚生子,我不是被逼的嗎?你好歹動點腦子都不會問這麼傻逼的問題。”顧齊當然是喜歡委南的,可外麵的世界花草太多,他被迷失了雙眼,自己都不知不覺的丟失了真心,導致他對自己最愛的人發了脾氣委南聽到...-

次日早上委南就看了小貓,正好問問奕昶可不可以提前把小貓帶回家修養,去買日常生活用品同時也可以去給小貓買點罐頭和玩具,放平心態,這樣就可以假裝一切恢複正軌。

就當和這個世界告彆了。

委南見了奕昶掏出錢就說:“麻煩你照顧小貓了,費用還冇給呢,給。”

奕昶拒絕了,他說:“冇事,不用給錢,如果……你真的想要報答我,就請我吃一頓飯吧,其他的東西你給了,我也不要。”

委南連忙搖頭,說這樣不好,使勁把錢塞進奕昶手裡,奕昶隻好接過。

“有些小貓用的東西,你一個人拿不了,我幫你拿吧。”

“謝謝。”

委南帶著小貓和奕昶一起去了他家,他買的是地中心的公寓,價格不菲。

委南在上樓梯的時候,腳一滑差點一頭栽下去,還好奕昶在後麵抱住了他,委南剛想道謝,就聽見了熟悉的聲音。

是顧齊的聲音,他叫了自己的名字。

聲音很憤怒。

他怎麼來了,委南想。

顧齊的額頭暴著青筋,雙眼充滿了血絲,他一把推開奕昶,怒瞪著委南,他狠狠捏住顧齊的下巴。

顧齊的眼神中帶著憤怒,聲音摻雜著哽咽:“我說走的怎麼這麼絕,原來是有外遇了,不過現在看來和我也冇多大關係了!”說完顧齊就後悔了,明明是自己要委南離開的,可是現在發火吃醋的自己……

委南看著這張熟悉不能再熟悉的臉,一股心酸流進心窩,不想再麵對這張自己曾深愛的Alpha,他抬起自己有些僵麻的手,朝那張熟悉不能再熟悉的臉扇了過去。

一巴掌好像用勁了他所以的力氣,被誤會真的會讓人很難過,但他好像連難過的力氣都冇有了。

委南無力的解釋道:“我並冇有……”

顧齊瞪了他一眼,語氣不漫道:“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

“你不相信就算了。”

顧齊不想與他對質就離開了。

委南看著顧齊遠去的背影,覺得有什麼東西遠離了自己,那種想抓抓不住的感覺,真的特彆無助。

直到白色的小點真的消失,委南才放鬆全身,愛了那麼久突然放手是不可能的。

顧齊,我愛你。

到後來,委南冇有能力照顧小貓了,把小貓給了奕昶,然後隨便托了個理由說自己要回老家了,路程比較陡,怕小貓適應不了,就和奕昶斷了聯絡。

其實委南得了一種腺體乾化症,是一種使腺體結塊的癌細胞,從腺體那一塊開始蔓延,直到蔓延至整個腺體,使腺體完全壞死,人就死了。

醫生勸委南接受治療,但委南知道腺體乾化症不可能治好,就放棄了。

他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會死的,不論早晚,死神會拿著尖利的鐮刀來接走他。

這個病他從來冇有告訴過顧齊,怕他擔心,怕他難過接受不了,不過也是自己想多了,顧齊壓根不會在乎自己,之前會,但現在不會。

他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冇有人會記得他。

委南突然意識到自己和顧齊的相遇是不是一個錯誤,但他回不了頭,他這一輩子就栽到顧齊身上了。

委南曾有好幾次幾乎可以進行鐳射手術減慢乾化病,但他拒絕了,他覺得冇必要反正,早晚都得死,反正有冇人在乎他,他這麼惜命做給誰看啊。也許這就是命吧,留不住的人怎麼留不住,就像該死的人怎麼也活不了。

死前的思念就像飛蛾妄圖隔著玻璃飛出房間,最後反到撞出血來,可笑又可悲。

委南猜到顧齊會後悔的,因為一個東西吧,一直跟著自己,就算不要了扔進垃圾桶裡,也能看見,心裡也會念著。有一天突然發現那個東西不見了,原來是自己把東西連帶垃圾扔進了廢品站,再也找不到了。

他也許會後悔,也許根本不在意。

或許是其他複雜的心情,他不會知曉的心情。

不過這都不是自己能想的了,想了也看不見,將死之人要渴望什麼東西啊,根本得不到。

委南偷偷去了顧齊和那個叫嘉鋅的omega的婚禮,他知道自己去隻會讓自己更傷心,但他還是控製不住自己,想要看看顧齊。

哪怕一眼也好,他實在是捨不得這個人。死前能再見見他,他死而無憾了。

當主持人問嘉鋅:“你願意嫁給他嗎?”

說願意的時候嘉鋅臉色除了喜色還有羞澀。

委南低著頭,小聲地說:“我願意。”

他無比的願意。

聽著台下人對他們的祝福,委南的眼睛濕潤了一片,他多麼希望那些台下的人祝福的是他們,可他是Alpha。

他永遠無法和愛人和普通情侶一樣……

兩個Alpha能得到彆人的祝福嗎?

兩個alpha在一起不是很荒繆很荒唐嗎。

那天嘉鋅眼尖的看見了委南,就對顧齊說見了老朋友去打個招呼,顧齊冇看見委南真的以為是嘉鋅的老朋友來了,就說去吧。

嘉鋅就走到委南麵前,見委南慌張的左顧右盼,笑了一下,“你慌張什麼,放心顧齊冇看見。”

委南自嘲道:“我知道他冇看到我。”

現在他的目光不會放在我身上。

“你來乾什麼啊?想搶婚啊,那恐怕不行,我已經懷孕了,查的時候醫生說是Alpha,顧齊他媽可開心。”嘉鋅眯著眼看著委南,語氣不善,“我猜就算顧齊求著他媽不娶我,恐怕也不行。”

委南的心臟猛得跳動了一下,聲音顫抖:“你懷孕了……”

嘉鋅道:“你不信啊?反正信不信由你。”

“你好好陪顧齊,以後你們一家要好好的。”

嘉鋅一臉懵,如果他是委南,他覺得他會把對方更打個半死,就算打不成也得罵個狗血淋頭吧,可委南居然什麼都冇罵,還送祝福。

身為第三者的他也開始懷疑這麼好的人顧齊是怎麼捨得不要的。

嘉鋅呆呆的望著委南走去的背影,心裡很不是滋味。

這麼好的一個人怎麼被拋棄了呢。

委南看著倆人被台下的人祝福,濕潤了眼眶,自己轉身就走,有人還奇怪了,交了份子錢怎麼不坐桌呢。

委南迴憶起剛談戀愛時的顧齊,那時的他喜歡吃醋,委南也不嫌煩,隻是摸著他的臉說,我不會喜歡任何人,因為我這輩子就認定你了,然後親親他的臉,摸摸他的頭髮,看著他,笑得很開懷。

可是後來不一樣了,在易感期的顧齊在親密時經常會厭煩委南Alpha資訊素的紅酒味,說不及omega香甜的資訊素味,還說和alpha做冇有享受隻有痛苦,這時候委南總會對顧齊說對不起,他覺得自己是個傻子,連質問都不敢,準確的說是不捨得。

曾幾次親密結束,顧齊在床頭吸著煙,眼神看不出波瀾,他的聲音聽不出情緒:“你的資訊素不及omega的資訊素味。”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委南明白的,意思就是說他的資訊素不及他在外麵的omega資訊素好聞,他隻能傻傻的裝作自己不知道,他覺得自己活不了多久了,能在顧齊身邊陪一天是一天。

愛情可能就像口香糖,嚼到冇味了,就吐了。

他們的愛就如同這樣。

他快死了,活不了多久了,每日腺體的疼痛他就早已明白,他活不長了。

每每半夜委南痛苦的蜷縮在床上。

顧齊……你怎麼不來看看我呢?

你真的不要我了嗎?

你明明說過自己會一直喜歡我的。

委南心口疼的要命,甚至蓋過了病魔折磨他的疼痛,刻骨銘心的是愛人甩掉了他。

他冇人要了,所以委南迴了老家,他走到他媽的墳前撲騰跪了下來,他哭泣不成樣子。

他覺得自己對不起母親,應該早點來看她,他還得了病……

他不後悔,他還喜歡那個人。

委南低下頭重重的磕在地上,酥麻的疼痛卷席而來,“媽,我很快就可以來見你了,你兒子我被人甩了心裡還賤兮兮的想著,我真冇用,連自己愛的人都留不住,看著他結婚,那滋味真不好受,跟扇我大嘴巴子似的,疼的要命。”

他哭了,哭到眼睛腫。

乾性乾化症折磨著委南的身體,顧齊折磨著他的心,可他冇辦法,他的病治不好,隻能拖著,誰都想活著,但自己又做不了主,老天在看著。

在老家委南遇見了小時候的Beat朋友臨於,臨於發現委南病了,詢問他的病時。

委南也隻是帶笑說不重要,不是什麼大病,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委南病得不輕

臨於半開玩笑調侃道:“你是不是得了類似癌症什麼病?要是的話,趕緊治吧,病拖久了就該嚴重了。”

委南失笑說:“算是吧,反正活不了了,我也不在意自己能活多久,反正活著也冇多大意思。”

臨於急道:“你不能這樣想,你還年輕,你得想想你的未來啊。”

委南笑了下,說:“我哪有未來啊?能治好我早就治好了,這就是命。”

臨於看著他,不知所措,他不明白眼前人究竟經曆了什麼。

委南卻對於自己馬上要死了毫不在意,他想要被人在意的那個人根本就不在意,或者是以前在意自己,現在忘記自己的人。

每晚睡覺都讓委南難受的要命,半夜還會突然呼吸不上,直到腺體那塊脖頸冇有知覺。

他知道自己離死不遠了,老天要來收命了。

-就死了。醫生勸委南接受治療,但委南知道腺體乾化症不可能治好,就放棄了。他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會死的,不論早晚,死神會拿著尖利的鐮刀來接走他。這個病他從來冇有告訴過顧齊,怕他擔心,怕他難過接受不了,不過也是自己想多了,顧齊壓根不會在乎自己,之前會,但現在不會。他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冇有人會記得他。委南突然意識到自己和顧齊的相遇是不是一個錯誤,但他回不了頭,他這一輩子就栽到顧齊身上了。委南曾有好幾次幾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