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豪橫大宋 > 第1章 大郎,該吃藥了

第1章 大郎,該吃藥了

的險毒辣!等老人離開,潘金蓮就捲起白的藕臂,走到邊上的廚房,開始麪。那纖細的胳膊,用力地著麵,滴滴汗水從緻的臉頰落。若是換任何一個人,武植見了都會心生憐惜,摟在懷裡,小心地嗬護。但是潘金蓮,誰知道會不會在這麵裡下砒霜!?武植慢慢地退回到房間裡,他開啟潘金蓮的梳妝檯。屜裡僅有孤單單的簪子一把,餘外就是用來做紅的小,剪刀針線之類。武植抄起剪刀,坐在床板上等著潘金蓮上來!他打算跟這個惡毒的人來個魚死網破...“大郎,該吃藥了。”

約間,武植聽到一聲的呼喚。

努力瞠開彷彿著鐵片的眼皮,武植就見到有一個穿著古裝的人,端著冒著熱氣的陶碗,款步走來。

態纖長,每邁一步,如水蛇般的腰肢左右輕擺,曼妙搖曳。

的瓜子臉緻無暇,水的臉上帶著一份紅暈,那一雙剪水的眼眸下,還點了一顆人痣,眉角上翹、眼波勾人。

如玉蔥般的手指,端著湯藥款款近。

由於微微彎腰,裳領口下放,有兩大團白渾圓之約呈現在武植的眼裡。

“大郎,來,吃藥吧。”

兩瓣水潤薄之間,吐芬芳,帶著一種讓人迷醉的氣息。

武植正下意識要張開的時候,猛然一頓!

我怎麼會躺在床上?

這個古裝人是誰?

武植隻有初中文憑,小時候在林寺學武,15歲從餐廳洗盤子開始進社會,在工地搬過磚、街頭賣過唱、橫店當過群演,會所做過保安。

努力拚搏了十幾年,眼瞅著馬上就能實現“開大奔、住豪宅,老婆人睡排”的偉大宏遠。

結果,在公司功上市的宴會裡,“啪嘰”一聲,死在了酒桌上。

“嘶!”

武植頓時覺得頭疼無比。

“大郎,你怎麼了?”

的聲音細溫潤,聽著就像是有人在旁邊輕輕地唱著歌,很是舒服。

但武植在意的是對自己的稱呼:“,你喊我什麼?”

“大郎,你不認得奴家了?奴家是金蓮啊。”

武植眨了眨眼睛,定了定神,吞了吞口水。

突然間意識到,自己他孃的竟然穿越到了古代!

不對!

金蓮?

大郎?

“你、你金蓮,潘金蓮?”

“那、我是、我是武大郎?”

古裝人將手裡的陶碗遞到武植邊:“大郎,你許是睡糊塗了。先吃藥吧,吃了藥,子就會好的。”

武植悚然一驚!如果是潘金蓮的話,那遞到自己邊的這碗,就是毒藥!

“我不吃!”

武植連忙閉上,把頭彆過去!

“大郎,這藥雖然苦,但是你吃下就會好的。”潘金蓮在邊上苦苦地勸。

“大郎,快吃吧!”

潘金蓮不停地把藥湊過來,武植怒了,猛地抬起手直接把藥打翻!

“乒!”

湯藥摔了,飛濺一地。

“大郎,這碗湯藥可是用500文錢買的,夠咱們家吃三天的呢。”

潘金蓮蹲在地上,那兩彎柳梢眉地蹙在一起,糾結、心疼。

武植指著門口,對著潘金蓮咆哮:“你出去!出去!”

潘金蓮給的藥,那是能吃的嗎?!

可是天下第一婦!

潘金蓮眼兒水水潤潤的,泛著晶瑩。

那人的檀口輕啟,委屈:“大郎,你……你先歇息,等你氣消了,奴家再給你端藥。”

眼看著潘金蓮那娉婷妖冶的姿走出房間,武植這才長長地歎了一口氣,他捂著額頭,從床上坐起來。

結果發現自己顯得很怪異,手腳很短!

這本就不是他原來的!

直到這一刻,武植才相信自己是真的穿越到了古代。

可好死不死的,為什麼偏偏變了武大郎!?

老天爺啊,你這是要整死老子嗎?

武植對著老天爺一通國罵,並且問候對方全家祖宗十八代之後,這才緩緩地從床上下來。

他所的這個環境顯得簡陋而破舊。

一方桌、一張床,兩扇破門響吱啷。

那方桌就擺在旁邊,看著像是人的梳妝檯。

上麵有一方銅鏡,當武植小心翼翼地把臉湊過去的時候,鏡子裡呈現出來的是一個很模糊的臉。

銅鏡的清晰度不高,有點模糊。

但是通過整廓,武植髮現這張臉和自己上輩子是一樣的。

很年輕!

有點小帥!

可是為什麼會變這個樣子呢?整個看起來,連一米五都冇有!他以前可是一米八幾的大漢啊!

不行,要想辦法長高!

而正當武植頭疼不已的時候,他卻是聽到樓下傳來了一個細微的聲響。

武植踮著腳尖,地走出房門,悄悄見到樓下潘金蓮正在和一個老人說話。

“小娘子,我那邊都準備好了,你這邊怎樣?”

“奴家也差不多了,明早四更左右便能完。”

武植悚然!

潘金蓮這個毒婦果然不死心!

這是要置自己於死地啊!

“那你要快點,大人那邊可是等不及了。”

“嗯,奴家曉得。”

大人?

說的是西門慶嗎!?

西門慶這個狗雜種!果然已經和潘金蓮好上了!

武植在樓上則是恨得牙,雖然剛剛穿越到這個地方,還冇有完全接武大郎這個份。

可到的卻是潘金蓮這個人的險毒辣!

等老人離開,潘金蓮就捲起白的藕臂,走到邊上的廚房,開始麪。

那纖細的胳膊,用力地著麵,滴滴汗水從緻的臉頰落。

若是換任何一個人,武植見了都會心生憐惜,摟在懷裡,小心地嗬護。

但是潘金蓮,誰知道會不會在這麵裡下砒霜!?

武植慢慢地退回到房間裡,他開啟潘金蓮的梳妝檯。

屜裡僅有孤單單的簪子一把,餘外就是用來做紅的小,剪刀針線之類。

武植抄起剪刀,坐在床板上等著潘金蓮上來!

他打算跟這個惡毒的人來個魚死網破!

反正他是武大郎,弟弟武鬆馬上就要來了!

到時候,兄弟聯手,一起弄死這對夫婦,然後上山落草當強盜,招兵買馬,征戰天下!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

既然賊老天讓他來到這個世上,那轟轟烈烈乾他孃的一把!

冇準還能撈個皇帝噹噹!

到時候後宮佳麗三千,嘿嘿!

“嗬……”

武植長長地打了一個嗬欠,他在床板上坐了很久,潘金蓮都冇有上來。

“咚!咚!咚!咚!”

“天乾燥,小心火燭!”

窗外,傳來打更人的聲音。

聽著已經是四更天了。

武植在橫店當過群眾演員,對古代的知識懂得一些,四更,也就是淩晨2點多。

“吱啷!”

武植突然聽到樓下開門的聲音。

他連忙了自己一掌!瞌睡蟲去了大半!

他知道潘金蓮應該要手了!步,如水蛇般的腰肢左右輕擺,曼妙搖曳。的瓜子臉緻無暇,水的臉上帶著一份紅暈,那一雙剪水的眼眸下,還點了一顆人痣,眉角上翹、眼波勾人。如玉蔥般的手指,端著湯藥款款近。由於微微彎腰,裳領口下放,有兩大團白渾圓之約呈現在武植的眼裡。“大郎,來,吃藥吧。”兩瓣水潤薄之間,吐芬芳,帶著一種讓人迷醉的氣息。武植正下意識要張開的時候,猛然一頓!我怎麼會躺在床上?這個古裝人是誰?武植隻有初中文憑,小時候在林寺學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