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亦是相思明月樓 > 第一章

第一章

玉,神色帶著些許薄涼,襯著白玉純淨,移想,換上龍袍,走向朝堂。朝廷百官雙手作揖,俯身拜見皇上。宋亦瓊落座,百官站立,娓娓道來。“陛下,現如今您已登基,後宮嬪妃都是上任君主的妻妾之室,您如何處置?”朝中老臣出列提論,底下的百官竊竊私語,台上的皇帝沉默思索,朝堂私語不斷,宋亦瓊抬手:“後宮嬪妃雖美,但始終不是朕所愛,且嬪妃並非朕的妻妾之室,不如都遣散民間吧。”老臣迴應,後又問:“那進秀之意如何?”宋亦...-

清秋二年,帝王登基,君主宋亦瓊接管朝政,世間太平安定,百官相處融洽。宋亦瓊墨發如洗,垂眼瞥著水中映月,遊魚拔起漣漪,看得宋亦瓊一愣。

“陛下,夜已深,該回宮了。”身旁的宮女提醒,他恍惚回神,點頭便回身向宮內走去。宮中靜默無聲,時不時來自巡夜的侍衛一句“拜見皇上”,他揮手以示迴應。宮內無人,明爭暗鬥的嬪妃已睡去,坐在寢內桌邊,他扶額閉眼,一天的政事在腦中又閃一遍。

雖說世間太平安定,但派去打探邊境情況的侍衛回頭並上報邊境有些許躁動,幾經刺探都覺察有暴動的跡象。他扶了扶眉心,最後睏意襲來,倒在了龍床之上。夢中薄霧飄飄,繁華商鎮中人海茫茫,正前方的路上,一個背影,一襲墨色長袍,逆著人群走著。似是察覺到目光,轉頭一瞥。

一眼驚鴻,兩眼入神。五官精緻,青絲如綢,微風浮過,略過髮梢,宋亦瓊一驚,心頭似是突然一顫,想追上前可此人已消失不見。鎮上的叫讀聲不斷,路邊攤販中有一人扯上了宋亦瓊的衣袖,一眼回頭,一塊無雜白玉被放進了他的袖中,他一臉疑惑,開口想問什麼,卻見攤販笑意盈盈,並未迴應。

霧散夢去,日出驕陽攏照江山,一夜夢醒,起身環顧,那塊白玉躺在桌邊,瀉出寒光,驚醒的宋亦瓊見那白玉寒光愣了愣,“陸公公”。他叫了一聲,一名藍衣太監進寢室,迴應了句。他出沉默幾分,問:“昨晚可有人來過此地?”

太監樣作思索,回到:“回稟陛下,未曾有過麵生之人來訪。”

“可有熟客來訪?”“並未。”

見太監未見過有人來訪,心生疑惑,點頭迴應後太監退下,盯著那塊白玉,神色帶著些許薄涼,襯著白玉純淨,移想,換上龍袍,走向朝堂。朝廷百官雙手作揖,俯身拜見皇上。宋亦瓊落座,百官站立,娓娓道來。

“陛下,現如今您已登基,後宮嬪妃都是上任君主的妻妾之室,您如何處置?”朝中老臣出列提論,底下的百官竊竊私語,台上的皇帝沉默思索,朝堂私語不斷,宋亦瓊抬手:“後宮嬪妃雖美,但始終不是朕所愛,且嬪妃並非朕的妻妾之室,不如都遣散民間吧。”

老臣迴應,後又問:“那進秀之意如何?”宋亦瓊,眉頭一緊,心下並無此意,便回道:“朕內心如今並無此意,此事該日再議吧。”

“是。”

驕陽似火,早朝結束。宋亦瓊退朝後,往禦膳房走去。早膳已備,宋亦瓊淨過手後用起膳,腦中回憶著夢中的背影,映著那塊瀉出寒光的白玉,目光滯在早膳之上。太監見狀,上前道:“陛下,用膳結束給太後請安的”

他頓在碗上的手抬了抬最後用起早膳。

彼時的民間流傳著仙尊之說,說是天有一日下凡一位仙尊,來人間遊曆。傳說仙尊容貌俊俏,五官精緻而為人甚冷,但仙尊麵冷心善,為人以禮,且分寸恰好。生得一副蠱人之樣,可心中好似無慾也無求。

集市中繁華一片,青絲如綢的男子令人頻頻回頭,美如筆下勾勒的仙尊。紅樓邊站立的老鴇一眼便深深將他的容顏烙在了心中。美的驚豔,紅樓的頭牌探窗注目,攤販的男子都目不轉睛。

“楚師弟,你這回頭率……”他身旁的師兄一眼略過他的臉龐,內心歎著楚懷昔確實是世上少有的驚豔之美。楚懷昔冷淡的單字“嗯”帶過,腰上的單塊月牙形白玉閃著涼薄的冷光,楚懷昔有些不解的盯著玉。

他從仙界下凡人間,在人間找尋於自己同源的白玉。他是未羽化的仙尊,遊曆人間順道渡難,為的是待那一日羽化。而同源的白玉,曾有人說,是一線姻緣,而白玉若是同源,月光之下,便會映出耀眼的素白之光。

楚懷昔目光落在遠處,人海攢動,卻難見同源的冷光,便回了客棧。而此時臥在宋亦瓊寢內的白玉,卻也泛起了涼薄的微光。

-邊,瀉出寒光,驚醒的宋亦瓊見那白玉寒光愣了愣,“陸公公”。他叫了一聲,一名藍衣太監進寢室,迴應了句。他出沉默幾分,問:“昨晚可有人來過此地?”太監樣作思索,回到:“回稟陛下,未曾有過麵生之人來訪。”“可有熟客來訪?”“並未。”見太監未見過有人來訪,心生疑惑,點頭迴應後太監退下,盯著那塊白玉,神色帶著些許薄涼,襯著白玉純淨,移想,換上龍袍,走向朝堂。朝廷百官雙手作揖,俯身拜見皇上。宋亦瓊落座,百官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