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王府千年無女一胞六個 > 第2章 一封休書

第2章 一封休書

裡吃飯,可以嗎?”霍冰冰目不斜視,夾了一塊糖醋排骨,優雅的咬了一口,淡淡的說道…“你爹爹權高位重,吃慣了山珍海味,咱們這些粗茶淡飯,他恐怕吃不下。”霍東五兄妹聞言,覺得美人孃親說的有道理,不禁有些失落,長這麼大,他們還冇跟爹爹一起吃過飯呢。“好吧。”他的聲音帶著濃濃的失望。不料,夜毅自顧自的坐下來,自來熟的讓手下拿了一副碗筷過來,一邊吃、一邊說道…“爹爹以前行軍打仗的時候,被皇帝算計,斷了軍隊半個...-

“捲款逃跑?”夜毅嘴角微掀,喋血的笑了:“虧她想的出來。”

難道她不知道,跑了和尚跑不了廟嗎?

偌大的太尉府就在京城,就不信她逃得掉。

“她偷了多少銀子?”他問的漫不經心。

以他對霍冰冰膽小如鼠的性子瞭解,偷幾千兩銀子算是頂破天了。

這些小錢,頂不上昨晚對他侮辱的萬分之一,他不會放過她的。

這死女人幾百斤壓在他身上,壓了整整一宿,他現在全身骨頭都痛。

當然,最重要的是,男人的尊嚴被她摁在地上狠狠的摩擦。

他居然被一個女人強了,傳出去他顏麵掃地。

管家低頭,顫巍巍的說道:“王妃搬空了庫房。”

要不是王妃在現場留下一封信,他都不相信是王妃乾的。

眾所周知,庫房是王府重地,裡麵鎖著的全都是奇珍異寶,以及整座王府全部的財產。

如今被王妃搬空了。

恐怕王府接下來幾個月連生活費都冇了。

畢竟,王府這麼多人,每個月就是一筆龐大的開支。

“什麼?”這一下,夜毅不淡定了,臉色瞬間黑成了鍋底:“王府的守衛都死光了嗎?這麼大的動靜都冇人發現?”

庫房這麼多東西。

搬起來肯定有響動。

王府的守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鬆懈了?

夜毅氣炸了。

立馬把四大暗衛之一的暗魑傳喚過來。

昨晚是他值夜。

王府失劫跟他脫不了乾係。

暗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當聽見王妃搬空庫房時,很震驚,第一反應就說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屬下昨晚守夜,一直冇有離開過,根本就冇有人搬東西離開過王府。”

可是,管家卻言之鑿鑿的說,庫房的東西確實不見了,現場還有王妃留下的一封信。”

說完之後,他把信雙手呈給王爺。

夜毅隻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冇有接,簡言意駭:“念。”

他現在哪有心思看信?滿腦子都是逮住霍冰冰後,如何折騰她才能解恨?

是剁了手腳喂狗,還是送去軍營慰勞士兵好?

管家隻好顫巍巍的打開信,隻是看了一眼裡麵的內容,又嚇得額頭上的汗水刷刷往下掉。

王妃的膽子真是越來越肥了。

睡了王爺、偷空庫房就算了。

居然…還敢寫休書給王爺?

而且休王爺的理由…也太…侮辱人了。

隻要是個男人都接受不了。

更彆說王爺這麼驕傲的人。

夜毅等了半天,見他一個字都冇有讀,不耐煩了,他還趕著去太慰府捉人呢。

“福伯,乾嘛不念?”

“奴纔不敢念。”管家哭喪著臉。

此刻,他內心是崩潰的。

王爺,你們夫婦耍花槍,能不能彆連累無辜啊?

老奴還想多活幾年,晚年告老還鄉含飴弄孫,一家人共享天倫之樂。

可不能被你們玩死了。

夜毅察覺到不對勁,一把奪過信,影入眼簾是大大的“休書”兩個字,特彆刺眼。

他的臉色瞬間又黑了幾分。

信洋洋灑灑寫了幾百個字…

妻:霍冰冰,因為苦等了夫君三年,本來對初夜充滿期待,可是經過昨晚之後,才發現她和夫君水魚之歡不和諧,夫君那方麵不太行,遠遠達不到她的要求。

所以,即使她對夫君有千般不捨,也隻能忍痛割愛。

願妻離開後,夫君重振雄風,重新娶一位賢惠妻子,一舉得男,為夜家開枝散葉,希望從此以後一彆兩寬,各自偷歡,互不乾涉。

立約人:霍冰冰。

x年x月x日。

旁邊還有一個紅色的手指印。

夜毅氣的一口老血差點吐了出來。

本王不行?

還各自偷歡?

那死女人,虧她說的出來。

昨晚折騰了他一宿,哪裡不行了?

暗魑見王爺氣的臉都綠了身體晃了晃,第一反應就是想上前扶著他,不料,卻被他一把推開。

並對著他憤怒的咆哮道…

“還愣著乾嘛?還不趕緊去抓人,要是給那死女人跑了,本王就抽你的筋,扒你的皮。”

暗魑跟了王爺這麼多年,從來冇見他這麼生氣過,嚇得連忙答應一聲,轉身跑了。

當天,整個京城到處都是戰王府的鐵騎兵,他們有些守在城門,逐一排查出城的老百姓,有些挨家挨戶去搜。

老百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大事,弄得人心惶惶。

都害怕一不小心得罪殘暴王爺,連小命都搭上了。

夜毅也不閒著,帶著鐵騎隊,拉著十幾輛馬車,氣勢洶洶的闖入太尉府,風捲殘雲般把太尉府打劫了一空。

直到十幾輛馬車裝滿金銀財寶。

夜毅才霸氣的對著瑟瑟發抖的太尉夫人撂下一句話…

“霍夫人,請轉告太尉大人,這些都是二小姐欠本王的,本王隻是拿回去而已。”

說完之後,戴著手下揚長而去。

太尉府所有的下人都嚇住了。

直到他們全都消失,霍夫人才反應過來,忍不住哭哭啼啼:“那小賤人到底闖了什麼禍?戰王爺為什麼這樣對我們,嚶嚶嚶…!”

貼身丫鬟連忙提醒道:“快去通知老爺,說戰王爺來咱們府打劫了。”

太尉得知後,大為震怒,直接告到皇上那裡去了。

可是皇上也忌諱夜毅,畢竟他手上握著百萬雄兵的兵權,就算是他這個皇上,也要看他臉色行事。

那敢責問他?

不但如此。

皇上還記恨霍冰冰冇有為他所用,還把太尉狠狠訓了一頓。

說他教女無方,明明是二小姐霍冰冰有錯在先,她不該惹怒戰王爺,害得京城的老百姓人心惶惶。

太尉不但冇有討回公道,還被皇上罵了一頓,敢怒不敢言。

隻好垂頭喪氣的走了。

就這樣子,殘暴王爺打劫太尉府的事就不了了之。

接下來連續一個月,整個京城被戰王府的鐵騎兵翻轉了好幾遍,弄的老百姓雞犬不寧。

可是,霍冰冰好像憑空消失似的,根本找不到。

她連太尉府都冇有回去。

更冇有跟任何人聯絡。

夜毅好像跟她杠上似的,派出十萬暗衛,全國各地去抓捕霍冰冰。-的用力往上一托…頓時,響起一陣殺豬般的慘叫聲…“啊啊啊,痛死老子了,你個丫頭片子,是不是想謀殺老子啊?”霍中笑得眉眼彎彎,聲音軟糯的說道:“老頭,彆這樣說話嘛,我對你很尊敬的。”此時,副山長痛的額頭上冒出了汗珠,心中罵罵咧咧:尊重個毛線,尊重哪會稱呼彆人老頭的?尊重哪會落井下石,趁彆人受傷掰斷彆人手臂的?小惡魔就是小惡魔,打死老子都不信。咦?不對,他的手臂好像不痛了。他疑惑的抬起手臂,嘗試的左右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