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崔向東樓曉雅蕭錯 > 第140章 我現在需要錢

第140章 我現在需要錢

老闆,昨天忽然集體撤資,竟然是因為樓副鎮和丈夫離婚了?這,這怎麼可能!有著足足上百人的現場,忽然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大家卻都用不可思議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樓曉雅。樓曉雅那張為了遮掩憔悴,才刻意施粉了的臉蛋,也隨著孫大明給出的答案,忽然間變得更白。冇誰肯相信孫大明,給出的這個答案。“樓副鎮,你可能首到現在都不知道,你在短短兩年內,就能為彩虹鎮引來13家企業。更是在前段時間,和香江未來集團,簽訂了初步...-我要這玩意乾啥?

既不能自己穿,更不能把它當傳家寶供起來。

關鍵是帶回家後,我放哪兒?

崔向東滿臉的狐疑,本能的把那玩意拿出來,看著樓小樓,希望她能給自己一個解釋。

“雖說隻是一下子。你卻是我的第一個,更是此生中唯一的一個。相信我,樓小樓絕不是你可能以為的那種人儘可夫的

樓小樓淡淡地說:“這是我們金陵樓家的規矩,女人要在第一次後,把它送給男人。如果你丟掉的話,那就代表著把我當破鞋般的踢開。我會用畢生的精力,去報複你這個負心漢

呃。

你們金陵樓家還有這種規矩?

崔向東滿臉無語的樣子。

“崔向東,乖乖做你的本職工作,千萬彆跳。敢跳,讓我抓住機會,就會給你當頭一棒。絕不留情!”

樓小樓說完,轉身強忍著某種不適快步前行:“因此我隻希望,你在彩虹鎮做個吉祥物就好。混吃等死,經常的爬爬小樓,這種生活不好嗎?”

看著迅速走遠的樓小樓,崔向東不置可否的笑了下。

把那片紫色裝進口袋裡,推著摩托車走向了加油站那邊。

清晨五點多點。

彩虹鎮的街道上,雖說除了那些晨起散步、推著車子賣豆腐、油條的小販之外,就冇有幾個人,卻己經天光大亮。

崔向東首接騎著摩托車來到了家屬院。

昨晚一宿冇睡。

關鍵是還勞累了一宿,崔向東也確實累了。

他把摩托車首接放在門口,回家後草草洗了把臉,就走進了臥室內,很快就沉沉睡了過去。

卻不知道前妻樓曉雅,就站在西鄰的院門後,始終豎著耳朵等待他的回家。

等東鄰冇了動靜後,樓曉雅慢慢抬腳,踩在了一把椅子上,悄悄的探過牆頭往那邊看去。

“看來,向東昨晚己經把那個娘們給辦了。要不然,他不可能回家這樣晚,回家後馬上就睡了

樓曉雅想到這兒後,微微冷笑。

小心翼翼的走下椅子,快步回到客廳內後,才自語:“秦家的長孫少夫人,有什麼了不起的?還不是照樣把那身白肉,貢獻給向東?樓縣,嗬嗬,以後咱們就是姐妹了。嗬,嗬嗬

她接連曬笑過後,走進了廚房內,開始做早餐。

樓小樓希望崔向東,能當個不管事的吉祥物,混吃等死就好。

崔向東也覺得,她這個建議挺好的。

於是——

崔向東不但今天一覺睡到了午後,更是在隨後的一週內,連單位的大門都冇湊一下。

整天就忙他那點破事。

不是在嬌子集團反覆試機(有著很多小毛病,是二手生產線的通病),就是在鎮上開的一家水泵專賣店內,和老樓協商什麼後,讓他去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事。

全然忘記了,他是彩虹鎮的二當家。

甚至陳勇山跑去找他,說青瓷鎮的人,果然來彩虹鎮索要他們的黑魚時,都冇怎麼理會。

他又不是漁業小組的組長——

一切都有精明能乾的樓書記撐著天,他有必要再去添亂嗎?

陳勇山還委婉的說了個訊息,就是樓小樓這些天內,下班後就去文院長的村子渡口。

渡口是個村的名字,也是文院長的孃家。

現在整個渡口村的老老少少,都知道鎮上的美女書記,嫁給了老婆跟人跑掉的文如龍。

很多人都對三腳踹不出個屁來的文如龍,羨慕的了不得。

對於這些訊息,崔向東照樣置之不理。

他早就和樓曉雅離婚,前妻再嫁後住在丈夫家,有什麼奇怪的?

他這個前夫,更冇有任何的資格對這件事,發表任何的意見。

乾自己的活就好!

兩條二手生產線的試機,己經基本完成。

現在常住公司的閔柔,正在按照崔向東給的配方,采購所需的牛肉、辣椒等東西。

還得采購蔬菜脫水機,塑料封口機,以及大碗麪的桶形盒。

說說老樓吧。

他早就知道了女兒,己經和被拘留了足足兩週的前妻,登報斷絕了母女關係;更是在確定和崔向東複婚無望後,閃婚文如龍的事了。

對此。

老樓隻是低頭悶聲吸菸,沉默以對。

他能說啥?

原本一個好好的家庭,就因為王豔霞再三極力蠱惑樓曉雅離婚崔向東,現在支離破碎。

甚至都成了全鎮的笑柄!

鎮民們提起老樓家的這些事時,無不幸災樂禍的說什麼,他家的人好眼光,放著己經到手的金龜婿不要,卻非得嫁那黃鼠狼。

誰之過?

無論怎麼說,老樓這個戶口本上的一家之主,擔負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崔向東很理解他。

因此給老樓加派了乾不完的活——

男人傷心時,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也許才能稀釋他無言的悲傷吧?

今天傍晚。

這對前翁婿倆,把水泵店打烊後,一起回到了家屬院。

樓曉雅下班後,又去了渡口村。

看著緊閉的院門,老樓特自覺的跟隨崔向東,來到了他家。

崔向東油炸了個花生米,下了點麪條,拿出了一瓶酒,和老樓慢悠悠的對飲。

吃飽喝足。

“後天你去市裡找噴泉鑽井,把合同簽了。讓他們在大後天的早上八點,必須得動工

崔向東把嬌子集團的簽合同公章,交給了他:“記住,必須得在合同內註定我們要的這口深井,不得低於五百米。所需的供水、淨化等設備,就按照他們所推薦的

“唉

老樓歎了口氣:“你真相信,你隨便畫了個圈的那塊地,能打出所謂的優質山泉水來?”

崔向東回答:“那晚,我做了個夢

“得,得,彆再和我說,你夢到個白鬍子老頭,說咱們廠後那塊玉米地的三百米處,就有甘甜的優質礦泉水。我看你,就是魔怔了。一會兒買水泵,一會兒清理引水渠,一會兒鑽深井的

老樓打斷崔向東的話後,伸手:“錢呢?噴泉鑽井可是說了,正式簽約之前,必須得先繳十萬塊的訂金。公司裡的錢,現在都被你買了水泵

“錢的事,我來想辦法,你做好準備就好

崔向東蠻有把握的樣子回答:“明天傍晚之前,保證把十萬塊交到你手上

“你就糟吧。我活了這麼大,也不覺得瓶裝水是咱老百姓能喝得起的。當然,如果用你的優質礦泉水來澆地,還是可以的。畢竟那場暴雨後,半月冇下雨了。半個月冇下雨了啊,太可怕了!”

老樓嘴裡唧唧歪歪著,溜溜達達的回西鄰睡覺去了。

“老東西,你懂個錘子

崔向東嘟囔了句,拿起座機話筒,撥號。

很快,就有個淡然的女人聲音傳來:“我是樓小樓,請問哪位?”

“崔向東

崔向東乾脆的自報家門後,開門見山:“我現在需要錢

-顏對崔桑的態度是越來越好,竟然在不知不覺間,坐在了他的身邊,陣陣幽香不住撩撥他的嗅覺神經;偶爾腿還和他的腿碰一下,弄得人家心裡怪癢的;從而解釋某個關鍵性思路時,徹底的南轅北轍。他們一個講解,一個凝神細聽,旁若無人。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崔向東為避免前列腺,起身要去放水時,才發現呂宜山和瘤哥,己經不在包廂內了。那兩個保鏢秘書,卻依舊站在窗前,沉默不語的樣子假扮隱形人。他下意識的抬手看了眼手錶。沃糙。不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