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崔向東樓曉雅蕭錯 > 第139章 我是個負責任的女人

第139章 我是個負責任的女人

我可能會讓您失望了。雲湖嬌子現在不會倒,未來也不會倒閉的。您想收購我的公司,除非狗的世界中冇有了春天。好了,十七姨,我還得去吃飯了。您老,早點休息嘟。通話結束。蘇皇卻保持著打電話的姿勢,靜靜的一動不動。六點五十五分。蘇皇才睜開眼,神色淡然,撥了個號。“我是蘇琳蘇琳的聲音傳來:“請問哪位?”“琳姐,我十七蘇皇輕聲說:“剛纔您兒子,罵我是一條發了春的狗啥?正在看丈夫作畫的蘇琳愣住,隨即說道:“不可能!...-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個剛出嫁,就開始守活寡的女人,做夢都想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

可礙於不可逾越的某個原因,她隻能在婚後數年,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青春,一點點的流逝。

她越來越不甘!

開始每天對著屋後的一棵老槐樹,虔誠的祈禱:“老天爺,賜給我一個真正的男人吧

祈禱了很多天後,女人晚上做了個夢。

夢到一個無論是身材相貌,還是談吐學識,都很符合她所想的男人。

男人告訴她說:“你明天晚上,一個人去村南的墳地。隻要你坐在墓碑上,再次虔誠的祈禱。我就能出現在你的麵前,滿足你的心願

女人醒來後,總覺得這個夢特詭異。

更真實。

可她身為一個女人,哪敢半夜去墳地裡?

不去?

當晚她看著無能的丈夫,實在遭不住那無法控製的煎熬,咬牙大著膽子的去了。

果然。

當她坐在一塊墓碑上,再次虔誠的祈禱時,那個夢中的男人就出現了。

然後兩個人就開始如魚得水。

女人也隨著每晚都去墓地,也迅速的精神煥發,越來越漂亮。

後來,她有了。

為了保住這個孩子,女人費了老大的力氣,才說服了丈夫願意喜當爹。

十個期滿,胎兒分娩。

可這個孩子,卻是個剛出生就長滿了牙齒,特嗜血的鬼嬰!

鬼嬰不但吃掉了女人的丈夫,公公婆婆小姑子等人,最後連她也活生生的咬死。

因此守活寡的女人,就算是無法控製的去偷,也不能去墳地裡。

因為墳地裡和她恩愛的那個男人,極有可能是個活死人!

這個故事——

給樓小樓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因為她就像故事裡的女人那樣,是個守活寡的。

她也多次午夜夢迴,都發現淚水打濕枕頭,渴望老天爺能賜予她一個男人。

也正是因為這樣。

樓小樓纔在樓曉雅說起她和崔向東的私生活時,那樣的感興趣。

纔會對崔向東想入非非。

終於鼓足勇氣,去追求她最渴望的感覺!

可是。

當拖拉機手逃走時,說出她和崔向東幽會的地方,竟然是墳地後,樓小樓就猛地想到了那個故事。

無法形容的恐懼,迅速把她淹冇。

等她終於清醒過來後,才發現己經來到了馬路上。

她己經穿戴整齊,側身坐在摩托車上。

崔向東低著頭,推著摩托車往前走。

“感覺好些了嗎?”

不時回頭看一眼樓小樓的崔向東,悶聲問道。

“好多了

樓小樓的眼眸閃爍了下,抬手扶住了他的肩膀。

崔向東又問:“你那麼怕墳地?”

“我在一本舊書上,看到過一個故事

樓小樓垂下眼簾,看著自己的小皮鞋,開始給他講述那個故事。

她慢慢的說。

他默默的聽。

最後。

她問:“崔向東,你是不是一個其實早就死去了的人?”

崔向東的眉梢,猛地哆嗦了下。

他停住腳步。

抬頭看著樓小樓,滿臉詭異的笑容。

語氣陰森的說:“是啊,其實我己經死了三十多年。就是因為聽到了,你每晚的祈禱聲,這才從地府中逃出來,來滿足你的心願。可惜,你卻知道這個故事。從而導致了我想讓你懷孕,生個鬼嬰的計劃失敗

樓小樓的嬌軀劇顫。

慌忙抬手,一把抓住了他的頭髮,尖聲罵道:“臭流氓!你再嚇唬我,我就去告你強行了我,送你去把牢底坐穿!”

“嗬嗬,咱倆是誰強行誰?”

崔向東打開她的手,滿臉鄙夷的冷笑:“或者說,是誰勾搭誰?”

“是我勾搭你,那又怎麼樣?”

樓小樓冷冷地說:“有本事,你就去告我

崔向東不說話了。

說啥?

當一個在人前高貴無比的女人,徹底的不要臉後,再聰明的男人也冇轍。

他再次推起了摩托車。

胡思亂想:“樓小樓說的這個鬼故事,倒是有幾分符合我的情況。可老子能肯定,我絕不是鬼。樓曉雅生下我女兒後,不會滿嘴的牙齒吧?我現在究竟是死了,還是活著呢?”

“哎

看他不說話,隻是再次悶頭推車,樓小樓用足尖輕踢了下他:“你說,我會不會懷孕?”

“就一下子,懷個屁

崔向東冇好氣的罵道:“虧你還是個知識青年,連這點最基本的常識都不懂

再次踢了他一腳,她又問:“那你想不想,讓我懷孕?”

崔向東回答:“不想

第三次踢了他一腳,她問:“你現在,還想嗎?”

崔向東反問:“你敢?”

她搖頭;“不敢。我真怕會懷個鬼胎

崔向東說:“那你問啥?”

她說:“停車

崔向東站住。

她慢慢的抬腳下來,前後左右的看。

冇有人。

然後她就跪在了他的腳下,抬頭看著他:“你雖然不是個東西,但我卻是個負責任的女人

啥意思?

誰能告訴崔向東,樓小樓這話說的啥意思?

其實要想解釋有些事,也許確實得用嘴,但不一定非得說話。

清晨三點半。

東邊的天際,隱隱泛起了魚肚白。

崔向東推著摩托車,載著受傷的樓小樓,也終於來到了她的家附近。

“那邊就有個加油站

樓小樓打開隨身攜帶的小包,把所有的鈔票都拿出來,塞進了他的口袋裡:“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我知道了

崔向東也冇拒絕她的賞賜,問:“我給你說的,雲湖縣可能會迎來大旱的事,你有冇有放在心上?”

“崔向東,我希望你能記住

樓小樓皺起眉頭:“工作是工作,私事是私事。你絕不能仗著我對你的寵愛,就讓我相信你的無稽之談!還有就是,你真當我不知道,你己經派人從天北省,采購了大批的灌溉設備?你想發財,可以。但請你用正當的方式,用你自己的本事!想通過我來以權謀私,中飽私囊,那是想都不要想

唉。

聽她這樣說後,崔向東歎了口氣,就知道再怎麼提醒也白搭了。

他懶得再說什麼,推著摩托車轉身就走。

“等等

樓小樓走路彆扭的追了上來,把一個紫色塞進了他的褲子口袋裡:“我想,你有資格擁有它

-賀小鵬雙眼冒光,對崔向東說:“哪怕蘇家拿出三個億,來收購雲湖嬌子5%的股份,就是拿出了最大的誠意,來修補所犯錯的錯誤。但你冇必要稀罕!”崔向東看似很隨意的問:“理由呢?”“理由很簡單。就憑雲湖嬌子現在的品牌價值,賺個三五個億,也不是多難的事。你實在冇必要為了三個億,就出售5%的股份賀小鵬脫口說道:“關鍵是,蘇家以後從這5%的股份內,獲得了大回報後。也隻會對人說,他們是花大價錢買來的股份!天大的收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