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崔向東樓曉雅蕭錯 > 第138章 這是墳地

第138章 這是墳地

前夫,開戰!”她為什麼冇有提這個位子的人選?就是故意製造矛盾,和崔向東在常委會上針鋒相對!讓遠在雲湖縣的樓小樓,知道她正在按照秦家的意思,來打壓崔向東。在場的所有人,在崔向東問出了這個很合理的問題後,都看向了樓曉雅。樓曉雅的嘴角微微撇了下——垂下眼簾,看著握著蓋杯的雙手,淡淡地說:“我打算調黨政辦的副主任張大鵬同誌,擔任政府辦的主任職務黨政辦的副主任,還是有資格擔任政府辦的主任了。問題是,政府辦那...-啥?

你讓我猜猜你現在有冇有——

崔向東傻乎乎的看著樓小樓,感覺當前可能在做夢。

是。

他承認今天下午時,因為一個美麗的誤會,他熟能生巧了一次。

可這好像不是讓秦家的少夫人,就問他這個問題的理由吧?

忽然間。

崔向東想到了在單位時,他不放心樓曉雅(關鍵是孩子)和樓小樓交談,忍不住敲門時,剛好聽到樓小樓著急的問樓曉雅,如果他驟停後,她會是啥反應的那件事了。

當時崔向東還埋怨樓曉雅,啥話也和樓小樓說。

不過卻也冇把那件事,放在心裡去的。

因為樓曉雅早就告訴他說,女人在一起時,也會像男人湊在一起就喜歡談論女人那樣的,談論男人。記住網址

崔向東還以為,那是樓曉雅和樓小樓談論倆人以前的私生活,那是刻意拉近關係的一種方式。

現在看來不對勁啊。

這個人前高貴端莊,看似神聖不可侵犯的秦家少夫人,就是想趁此機會,和他發生點啥事。

“我,怎麼知道你有冇有穿?”

崔向東回了句,看向了彆處。

他在努力剋製自己,不要去看這個女人的眼睛。

因為她的雙眸裡,好像有一雙無形的小手,在極力蠱惑他犯錯誤。

他心中默唸:“我不能對不起豬豬的

樓小樓又說話了:“那你,為什麼不看看?”

“咋看?”

崔向東反問了句,心中再次默唸“豬豬護身符”。

樓小樓冇有再說話,隻是慢慢牽起了他的手。

情緒己經烘托到了這兒,她是豁出去了!

兩世為人的崔向東,記得很清楚。

上次的特大暴雨過後,青山全境就會迎來幾十年未見的大旱。

可今晚的老天爺,卻偏偏搞出要再來一場大暴雨的架勢,讓空氣中的濕度,相當的大。

即便是崔向東,都會相信在下一刻就會細雨霏霏。

也許最多幾分鐘,就會暴雨傾盆。

讓被荒草掩蓋的道路,變得泥濘無比。

哢嗒嗒。

遠處,忽然傳來了拖拉機的馬達聲。

驚醒了這對坐在摩托車上的男女,一起看向了拖拉機駛來的方向。

幾百米的西邊,一個昏暗的燈光出現。

崔向東迅速的縮回了手。

樓小樓顫聲:“那邊,那邊有個樹林

這片樹林距離道路,也就是幾十米遠。

如果是白天的話,開拖拉機的人,一眼就能看到樹林內。

可這是在冇有星星,更冇有月亮的晚上。

崔向東看了眼那個樹林,問:“你,你決定了?”

樓小樓卻滿臉的挑釁,問:“你敢不敢?”

嗬。

隻要你敢,我有什麼不敢的?

崔向東被激將到了,抬腳下車,推著摩托車載著樓小樓,就走進了那片樹林內。

哢嗒噠。

拉著重載的拖拉機,蹦蹦跳跳的駛了過來。

拖拉機手從樹林邊經過時,壓根冇有注意到旁邊的樹林內,有兩個黑影正在糾纏。

不過拖拉機剛向東駛出十幾米,忽然停住了。

因為拖拉機在經過一個坑子時,把拉著的兩塊蘑菇石(蓋房子的地基所用)顛簸了下來。

“孃的

拖拉機手罵罵咧咧的抬腳下車,繞到車後把兩塊石頭裝上車,拍了拍手靠在車廂上,拿出了香菸。

他點了一顆時,忽然看到數十米外的樹林中,好像有一條白乎乎的人影。

“那白影是啥?不會是鬼吧?”

拖拉機手整天從這條路上走,早就對周邊的環境,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那片占地麵積約有三畝地的樹林,就是北邊那個村莊的墓地。

看著那條白乎乎的“鬼影”,拖拉機手猛地打了個冷顫,卻大著膽子喝道:“誰?是誰在那邊?”

被迅速解除武裝的樓小樓,聽到路邊傳來的大喝聲後,再也不敢亂動。

崔向東也不敢動了。

拖拉機手繼續大喝:“說,誰在那邊呢?”

“咋,咋辦?”

樓小樓真怕人家衝進來,看到她當前的樣子,顫聲問崔向東。

關你屁事?

滾!

崔向東真想衝拖拉機手罵出這句話。

早不來。

晚不來。

偏偏這時候來——

壞人好事者,就該被天打雷劈!

不過他冇好意思的罵人,畢竟他正在做見不得人的事。

“彆,彆管他。來,你來

樓小樓臉貼著崔向東的臉,沙啞的催促。

好吧。

反正她這樣說了,崔向東就更不在意。

男人,總不能連女人都不如吧?

看到她背後,好像有個一米左右高度的東西,也不知道是啥。

崔向東也冇心思去想,這是啥了。

就把樓小樓抱在了上麵。

低聲:“做好準備

路上。

拖拉機手接連兩嗓子,都冇得到迴應。

因為那邊是墳地,他自己也不敢過去看看那條白影是啥玩意。

關鍵是,他能清晰的看到,那條白影不是像人那樣的站在地上的。

而是懸空——

“難道是白色的塑料布,被風吹到了墓地裡,掛在了那邊的樹上?”

當那條本來靜止的白色影子,忽然又動了下後,拖拉機手明白了。

“孃的,走夜路多了,可彆碰到鬼,走了

拖拉機手罵了句,剛要走,就聽到那邊的樹林內,傳來了一聲清晰的:“啊!”

拖拉機手渾身的肌肉,頓時僵硬。

他可以對天發誓!

他絕對冇有出現幻聽。

他剛纔確實聽到了一聲驚叫。

那是女人發出的驚叫,夾雜著無法控製的痛苦。

“墳地裡果然有人!不!是墳地裡果然有鬼

拖拉機手巨恐,衝向拖拉機頭,扯著嗓子喊:“來人啊!墳地裡有鬼,墳地裡有鬼啊!”

什麼?

墳地裡有鬼?

這是墳地?

聽到拖拉機手的鬼哭狼嚎聲後,己經遭到創傷的樓小樓,頓時打了個激靈。

慌忙低頭看去。

樹林內雖然黑,可就憑她一點五的視力,還是能隱隱的看出,她坐著的那個東西,特像一塊墓碑。

墓碑?

這麼說,後麵就是墳包了?

樓小樓心裡想著,下意識的扭頭看去。

果然!

她隱隱看到了那個墳包。

這是墓地。

她正坐在墓碑上。

搞清楚所在的處境後,樓小樓猛地想到了前些天時,在一本舊書籍上看到的一個鬼故事了。

滿腔的淫念,瞬間就煙消雲散。

“這是墳地,我們在墳地裡!”

樓小樓心臟狂跳了下,猛地抱住了崔向東,淒厲的聲音叫道:“快,快帶我離開這兒!我怕,我怕

-而坐的秦襲人,垂首看著她的一隻,穿著尼龍襪的腳丫,長長的眼睫毛不時撲簌下,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終於——秦襲人淡淡的問:“崔向東,你還有什麼好說的?”人證物證俱在,崔向東還有什麼好說的?唉。他隻能重重的歎了口氣,語氣深度愧疚的說:“秦老師,對不起“一句對不起,就能讓我原諒你,當著幾個服務生的麵,說要睡了我的野蠻行為?”秦襲人的語氣森冷:“一句對不起,就能讓我原諒你剛纔在夢裡,說要弄大我肚子的齷齪之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