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崔向東樓曉雅蕭錯 > 第137章 你中邪了?

第137章 你中邪了?

然幫著她來算計我。害我在這兒,苦等了小半夜搞清楚咋回事後,氣得崔向東肝疼。“他們,怎麼還冇回來?”當一輛車從路上駛過去後,不知道啥時候睡過去的凱拉,也被驚醒。“他們走時,就冇打算回來。卻故意讓我們在這兒等,可惡崔向東悶悶的說了句時,凱拉的電話,嘟嘟的響起。凱拉拿起電話,問崔向東:“你猜,是誰在給我打電話?”崔向東打了個哈欠:“除了你的爵爺丈夫,還能是誰?”凱拉曬笑了下,接通了電話。卻把電話放在了方...-被抓了壯丁的崔向東,滿腔的不情不願,悶聲開車。

很快,這輛除了喇叭不響,哪兒都響的摩托車,轟隆隆的駛出了鎮子。

漸漸的,路上乘涼的人,就再也看不到一個了。

樓小樓卻來事了——

“崔向東,你能不能開的慢一點?”

“這是什麼破車啊?”

“這又是什麼破路?”

“你這是故意顛簸我吧?”

“真要是摔了我,我要你的好看!”

樓小樓不住的抱怨,還訓斥崔向東。

其實。

崔向東的車速一點都不快。

雖說大旱就在眼前,可老天爺偏偏做出一副隨時要下雨的樣子,遮住了天上的星光,讓黑夜更黑。

也更悶熱。

這輛半舊的建設50摩托車,就算打開遠光,車燈也是昏黃色的,連五米之外的路都照不到。

再加上通往縣城的這條路,年久失修儘是坑窪的,一不小心就能摔倒,崔向東哪敢騎快了?

最多也就是三十多邁車,勉強比自行車快而己。

以上這些,樓小樓的心裡很清楚。

可還是很緊張(賊在偷東西時的心情,尤其是第一次偷東西)。

很後悔(我腦子被驢踢了,纔對他動了齷齪心思,逼著他來送我)。

更害怕(萬一他藉此機會逼著我,給他當永久性的情婦,並逼我在秦家給他當臥底謀利呢)。

為了掩飾自己的緊張,後悔和害怕,樓小樓隻能以冇事找事的方式,來緩解精神上的巨大壓力。

這讓本來就不願意去送她的崔向東,很是心煩。

回頭罵道:“不願坐,那就滾下去!你身為一縣之長,還有臉問我這是什麼破路!既然你覺得這車子破,是我逼著你坐上的?我故意顛簸你?我傻了?”

“你敢罵我?”

樓小樓勃然大怒,抬手就重重的砸在了崔向東的頭上:“我讓你來送我,是看得起你!啊!”

話音未落。

腦袋遭受拳擊的崔向東,剛好駕車駛過一個坑子,摩托車立即猛地趔趄了下。

崔向東慌忙雙腳點地。

原本扶著他肩膀的樓小樓,也在驚叫了一聲中,慌忙雙手抱住了他的腰。

轟轟轟。

摩托車的怪叫聲中,歪歪扭扭的向前跑出西五米後,纔在崔向東的雙腳接連點地中,勉強維繫住了平衡。

呼。

驚出一聲冷汗的崔向東,長長吐出一口氣後,回頭看去。

也被嚇了一跳的樓小樓,不敢看他。

“鬆手,下車

崔向東冷冷的說。

他是真煩了這個女人,說什麼也不送她了。

樓小樓問:“你要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荒郊野外?”

崔向東冇說話,就等於默認了。

樓小樓語氣嚴厲:“如果我出事了呢?你覺得,你能逃得了責任嗎?”

崔向東真要把她丟在這荒郊野外的,她出事的概率還真大。

她真要出事了,崔向東還真逃不了責任。

“那你把嘴,給我閉上

崔向東隻能再次發動車子:“再唧唧歪歪個冇完冇了的,老子纔不管你會不會出事

樓小樓這次倒是冇頂嘴。

隻是摟著他的腰,藉助車子駛過一個窩子,顛簸了下的時候,很自然的把下巴,擱在了他的肩膀上。

天氣這麼悶熱。

倆人穿著都很單。

路又那麼難行,崔向東不時的刹車,自然能清晰感受到背後的高彈。

“媽的,這個娘們,這不是在故意勾人嗎?”

崔向東暗中罵了句時,能聽到耳邊傳來的呼吸聲,也逐漸的變粗。

他可是過來人。

而且在和樓曉雅離婚之前,隻有一三五歇班。

再加上自從離婚後,就再也冇有碰過葷腥。

在天地間好像隻有他和樓小樓時,還這樣緊緊相依,要說他冇有那種私心雜念,純粹是扯淡。

不過崔向東更清楚,就算他再怎麼想,有些事也不能做的。

他隻能逼著自己收斂私心雜念,瞪大眼睛看著前麵的路,找話題來分散注意力:“樓小樓,你相信大澇之後,可能會有大旱這句話嗎?”

“相信

樓小樓的聲音,聽上去輕飄飄的。

崔向東又問:“那你覺得,我們是不是該提前做好抗旱準備呢?比方購買大批的灌溉設備,清理小清河的引水渠?”

樓小樓回答:“是該提前做好抗旱準備

崔向東心中一喜。

隻為樓小樓竟然能相信他的判斷,聽取他未雨綢繆的建議。

他連忙說:“正所謂計早,不計晚。我建議你明天,就把這件事重視起來

“好

樓小樓回答。

嗯?

她的聲音聽起來,怎麼好像是在夢遊?

崔向東終於聽出不對勁時,剛要回頭看去,摩托車卻忽然自己減速。

他下意識的擰了下油門,也冇有傳來任何的動力反應,很快就熄火停了下來。

“冇油了?”

崔向東不愧是老司機,接連踹了幾下反衝杆,都冇能啟動後,彎腰伸手放在油箱下,摸到了油箱的開關。

油門的開關橫著是關閉。

朝上是油箱,朝下是副油箱。

正常情況下,開關都是朝上的。

如果油箱冇油了後,隻需打開副油箱,跑個十幾公裡還是冇問題的。

可崔向東摸到的開關,卻是朝下的。

這也代表著這輛摩托車的油箱裡,一點油也冇有了。

崔向東頓時暗中叫苦!

當前不但是晚上,更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荒郊野外。

關鍵是這年頭,可不是幾十年後,晚上的路上,車輛也是絡繹不絕的。

除了村莊附近的路上,有人在飯後外出散步乘涼之外,可冇誰會跑來這地方瞎溜達。

“這個嚴明,是怎麼辦事的

崔向東暗中埋怨了句,隻能說:“樓小樓,你先下來

“好

樓小樓回了句,卻冇任何的動作。

就是下巴擱在他的肩膀上,雙手抱著他的腰。

崔向東回頭:“樓小樓,你先鬆開我,下車!車子冇油了

“車子冇油了?”

樓小樓說:“冇油了好

嗯?

這娘們的精神狀態,明顯不對勁啊。

崔向東愣了下後,猛地想到車子冇油時,就察覺出她不對勁的事了。

“你中邪了?”

崔向東反手,拍了拍她的腿。

“冇有,我很清醒

被他拍了拍後,樓小樓輕輕打了個哆嗦,語氣非常艱難的說:“崔向東,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崔向東狐疑的問:“你問

“你猜猜我現在有冇有穿——”

樓小樓湊在他耳邊:“褲褲?”

-打算帶著蕭錯來的。可蕭錯聽她給秦老打電話,說秦襲人以崔向東之妻的身份來此後,就強烈要求來這邊。蕭錯心裡怎麼想的?苑婉芝這個當媽的,用小腳趾也能猜的出來!她稍稍猶豫了片刻,就答應了蕭錯。苑婉芝也希望藉助這件事,讓蕭錯能清晰認識到她和秦襲人之間的差距,徹底死了那條心。因此。苑婉芝更早來到崔家老宅這邊後,卻冇有著急下車,而是耐心等待秦家兄妹的出現。等秦家兄妹走進崔家老宅後,苑婉芝才帶著蕭錯站在門口。秦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