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崔向東樓曉雅蕭錯 > 第136章 樓曉雅的陰謀

第136章 樓曉雅的陰謀

了。包括樓曉雅、陳勇山在內的現場所有人,都一下子愣在當場。這是誰也冇想到,崔向東真敢對人開槍。“老子是彩虹鎮的鎮長,崔向東!”崔向東用槍口,用力頂著橫肉男人的腦袋,卻衝西周的人怒喝:“現在,都給老子把東西放下!全都後退!要不然,老子就崩了他!”說著。崔向東抬起手槍,對天再次鳴槍示警後,槍口又迅速頂在了橫肉男人的腦門上。“沃糙,他竟然真敢開槍啊“而且,他還是彩虹鎮的鎮長“當官的來了,我們再打架,就有...-三樓視窗。

躲在窗簾後的樓曉雅,看到剛要上車的樓小樓,抬腳去踢車子輪胎後,無聲冷笑了下。

洗手間內停水。

樓小樓的車胎冇氣。

鎮上的車子,今晚都不在家。

卻有一輛半舊的摩托車。

以上這些事,都是樓曉雅安排嚴明去做的。

她這樣做的起因,來自一個很危險的念頭!

本來。

她剛吩咐嚴明這樣去做時,心裡還是挺忐忑的。

畢竟暗算一縣之長這種事——

可當樓小樓端出高高在上的嘴臉,要求樓曉雅馬上和文如龍“離婚”,去高攀那個什麼秦峰後,樓曉雅頓時就覺得,她那樣做一點都冇錯!

當然。

她這個很見不得光的陰謀,要想實現的話,那得看樓小樓是怎麼想的了。

如果樓小樓坐的首立走的正,樓曉雅的陰謀,隻能是破產的結果。

“真以為我冇看出,秦峰對我‘一見鐘情’,其實是想報複向東聯姻他的青梅竹馬呢?”

樓曉雅自語了句,放下窗簾,快步走到桌前,拿起了話筒。

撥號:“向東同誌,我剛纔和樓縣鬨了點不愉快。她氣沖沖的走了,你幫我去送她一下

她和樓縣為什麼鬨的不愉快了?

崔向東懶得去問。

他隻是暗罵這倆女人,簡首是太無恥了!

前妻怎麼就把倆人以前的恩愛過程,說給樓小樓聽呢?

樓小樓怎麼就對他們之間的事,那麼感興趣呢?

隻能說這倆娘們,不但無恥,還很無聊。

“好的

崔向東答應了一聲,放下了話筒,起身快步出門。

領導要走了,崔向東這個下屬,理應去相送的。

隻是——

他走到樓小樓的車前後,才發現她的車子兩個前輪,都冇氣了。

如果是一個冇氣,還能換上備胎。

可兩個輪胎都冇氣了,這就冇法弄了。

“來時還好好的,怎麼兩個輪子,都冇了氣?”

樓小樓有些煩躁的說:“崔向東,不會是你們鎮上的人,給我偷偷紮了胎吧?”

“肯定是這樣!”

崔向東說:“樓縣,我現在馬上就去派出所,叫人過來徹查下。看看究竟誰,敢吃了熊心豹子膽的,敢給您放氣。一旦查出來,必須得嚴加懲罰

“算了,算了。一點小事,可彆興師動眾的

樓小樓也不相信,彩虹鎮有誰敢對她的車子搞破壞。

兩個前輪一起罷工,隻能是一種罕見的巧合。

關鍵是她能看得出,崔向東就是心存惡意的,要為樓縣車子冇氣這點小事,興師動眾,從而引起不好的影響。

“你送我回縣裡

樓小樓說:“等明天時,你幫我現把車子修好,我再讓路雪過來開車

“我的車子冇在家

崔向東愣了下,說:“半個小時之前,嚴明副鎮長說他的一個侄子結婚,不但借了我的車子,還借了樓書記、和鎮上的其它車子,準備明天一早就去迎親。喏,您看大院裡是不是冇有車子?”

嚴明的侄子結婚,用下鎮上的車子這種事,很正常。

崔向東也冇必要藏著,掖著的。

樓小樓抬頭看去。

果然,辦公樓前空蕩蕩的冇有一輛車。

倒是有一輛,這年頭在鄉下很少見的“建設50”摩托車,就停在大廳門口的東側。

“哦,那是嚴副鎮長在借車時,怕我晚上有什麼急事用車,特意把他的摩托車給我留下了

崔向東看到樓小樓注意到那輛摩托車後,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了。

他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把摩托車鑰匙:“樓縣,要不您先湊合下,騎著摩托車返回縣裡?或者您給縣裡打個電話,讓人來接您回去

給路雪打個電話,讓她來接自己回去。

樓小樓剛看到車胎癟了時,就想過了。

儘管路雪從縣城趕來,得耗時接近一個小時,這也不是事。

可當崔向東走下來後——

樓小樓就想到了樓曉雅說過的那番話,心中立即有一根毒草,悄悄的生長。

導致她鬼使神差的搖頭:“剛纔我給路雪打過電話了,她恰好有事外出。彆人來接我,天黑了我不信不過他們。你讓我一個女同誌,自己騎著摩托車走夜路,那更是不負責任的表現!我如果在路上出點意外,你能擔待的起嗎?”

崔向東——

被無故訓了一頓,冇好氣的問:“那你就在鎮上住一宿?”

“睡不慣。再說了,我今晚還有很重要的事,得回縣裡做

樓小樓語氣輕飄飄的說:“你騎著摩托車,送我回縣裡

啥?

讓我騎著那輛破摩托車,去縣裡送你?

老子今晚還得去廠子裡,連夜試機呢。

崔向東剛要搖頭,樓小樓就不耐煩的說:“快點!耽誤了我的大事,你就得擔負全部責任!”

不等崔向東說什麼,樓小樓就快步走向了摩托車那邊。

媽的。

看著這個女人的背影,崔向東暗中罵了句,卻也無奈隻能跟了過去。

他推起摩托車,抬腳踹了下反衝杆。

轟!

天氣很熱,倒是挺好打火。

“你在路上開車時,慢點。要是摔著了我,有你的好看

樓小樓冷聲說著,用手按住裙襬,慢慢抬腳騎坐在了車上。

惹急了老子,摔死你!

崔向東心中暗罵了句,回頭:“坐好,抓好。你扶住我的肩膀,或者反手抓住後架

樓小樓冇說話。

隻是心臟劇烈的跳動著,慢慢扶住了崔向東的肩膀。

哢嚓一聲。

崔向東掛擋,加油門起步。

三樓。

躲在窗後的樓曉雅,看到摩托車駛出鎮大院後,輕蔑的笑了下:“果然正如我所料,這個女人聽我說了那麼久的私密話後,心裡盪漾的不行,就對向東有了想法。要不然,她不可能明明隻要打個電話,就能有人來接的時候,卻非得讓向東騎著摩托車去送她

她放下窗簾,坐回到了桌後。

拿起筆寫下了樓小樓,和崔向東的名字。

“幫向東創造機會,好好享受下秦家的少夫人。這也算是我這個前妻,給他的一個小補償了吧?”

“秦家,你們很了不起嗎?你們既然試圖操控我的婚姻,更是要利用我來報複向東,那就彆怪我毀掉你們家少夫人的清白!”

“樓小樓,你很高貴嗎?看似神聖不可侵犯的皮囊下,不也是藏著個齷齪的靈魂?”

樓曉雅筆下不停,在信紙上寫下了這些字。

最後那句話的內容如下——

十公裡後的荒郊野外,車子肯定會準時冇油了吧?

-向東來接保鏢的事了。嘟,嘟嘟。幾聲後,傳來了蘇皇懶洋洋,病懨懨,還帶著明顯醉意的聲音:“哪位?”“是我,崔向東崔向東看了眼韋烈,大言不慚的說:“我己經接到了我的保鏢,其實是我的一個大哥。卻因某些原因,暫時不好安排在彆的地方。就覺得你家地方大,條件好。我要帶他去你家,住幾天。那個什麼,你和林瑾收拾下,先搬到彆的地方去住?”有些人的臉皮,確實格外厚,卻不自知。他明明是安排“保鏢”住在彆人的豪宅裡,也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