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官場孽緣 > 第001章 秦成監獄

第001章 秦成監獄

了自己曾經的司機阿坤。也就是之前曾為耿思瑤砍斷阿強雙手的那個坤叔。之所以找來阿坤,是因為耿東烈遇到了瓶頸,這個瓶頸就是黑色的瓶頸。蔣震在上位之後,加大了掃黑力度,眼瞅著昌平今年就要被打造成平安縣城。這怎麼行呢?如果黑色力量控製不好,利益也會大打折扣。而阿坤的來到,立刻轉變了昌平的局勢。黑惡勢力死灰複燃,而相關部門的領導都收了耿東烈的好處,自然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又是一個月之後,蔣震慢慢發覺到了耿東...-

秦成監獄,位於京城北部,鶴山東側,西麵群山重疊,北、東、南麵則是一望平野,是華國最著名的監獄之一,關押著眾多高級彆囚犯,有“華國第一監獄”之稱。

寒冬臘月,大雪紛飛。

監獄會議室。

“因為你表現良好,上級批準了,減半年,下月一號出獄。”李副監獄長說。

聽到減刑半年,蔣震的表情稍微有些不自然,故作老實地輕輕應了一聲:“嗯…好。”

“嗬……”李副監獄長笑著合上檔案,看著蔣震說:“你在咱這兒關五年了吧?這些年把那幾個爺伺候得那麼好,你要說無所圖的話,我們是不信啊。”

蔣震也承認,自己進來之後,就非常用心地討好這些大佬們。

那種討好與付出,怎會無所圖?

這裡服刑的人裡,省部級領導一大片,公檢法的老大更是不少,這是多少人想巴結都巴結不上的。而且,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隨便認識一個、討好一個,未來出獄後也絕對是青雲直上的主兒啊。

可是,隨著深入接觸這幾年,在親近這些大佬並聆聽了他們的“教育”之後,自己的認識早已不是那個初出茅廬的小子。

高層的政治對抗,利益集團的要挾,鬥爭之激烈,隻有他們這些親身經曆過的人才知道。

聽過他們的敘述之後,蔣震不敢有所圖了。

“我無所圖……”

“哼……”李副監獄長顯然不信,輕蔑一笑說:“便宜不是那麼好占的。你這麼年輕,出去後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做事還是有希望的。如果你非要跟這些極度敏感的人來往,以後肯定會吃虧,甚至還會再回來。”

“明白。我出去後,一定遵紀守法本分做人。”

“明白就好。下一個。”

——

走出會議室。

回到監舍不一會兒,便是放風的時間。

蔣震走出監舍後,便看到那些熟悉的麵孔聚集在大廳門口處,這裡的犯人都不用穿監服,個個雙手背在身後,儼然領導氣派,正賞著外麵的雪。

若是外人見了,許是會以為這裡是養老院呢。

“咳……”六十多歲的徐老從蔣震麵前走過,輕咳一聲後,轉身走進了自己的監舍。

蔣震知道徐老的意思,但是,他真心不想跟進去。

可,能不跟嗎?

自己跟徐老的老鄉,憑著這個關係,當初進來後,對徐老討好和孝敬得最猛。

自己費了九牛二虎才進了徐老圈子,這會兒馬上就要出獄,徐老怎麼會不知道?又怎會輕易放過自己這條小“哈巴狗”?

於是,趕忙跟進去,輕喊一聲:“徐老……”

“辦下來了?”徐老說著,走到一邊的桌前,從抽屜裡拿出一盒高檔香菸拆包。

在這座監獄裡,徐老這個級彆的人在生活上與外麵毫無二致。

蔣震走上前,拿過一旁的火機,見徐老將煙銜上時,當即點上。

“減了半年,下月一號出去。”蔣震放下火機後,恭敬地說。

要知道,在秦成監獄像蔣震這樣的低級彆罪犯是極少的,如果不是因為他在機要部門上班,如果不是因為案子涉及到華國機密,他也不會被關在這裡。而其他的罪犯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他見了誰都不敢放肆。

“嗯……”徐老坐到椅子上,彈了彈菸灰後,雙眉輕皺問:“我之前跟你說的事兒,考慮得怎麼樣了?”

“徐老……”蔣震走上前,恭敬地微彎著身子說:“我是個有案底的人,不可能再從政了。”

徐老聽後,看向蔣震的目光中透出股子精明,不悅地說:“如果你想,我可以把你的身份變成一個死人……”

蔣震怎會不知徐老的能力?

彆說是有案底,就是個大活人,他也能讓對方從所謂的“檔案材料”中消失。

“阿震,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啊……”徐老翹起二郎腿說:“你彆看我這會兒是在裡麵,可我的“腳”在外麵可是相當活躍啊。”

“徐老……說實話,我真不想從政。”蔣震故作優柔寡斷的樣子低著頭說:“如果可以,我希望出去之後,您能在商業上幫幫我。”

“商業?……荒謬!”徐老說著,直接將煙掐滅在菸灰缸裡,站起身後,走到一邊的窗前,看著外麵越下越大的雪,低聲說:“你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聽徐老如此說,蔣震趕忙湊到窗前:“徐老,我真不是從政的材料。我之前在漢江機要局工作的時候——”

“——你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嗎?咱倆是老鄉,我會在查不清你情況下信任你嗎?!”

徐老眉頭緊蹙,雙目泛火,冷瞪著蔣震繼續道:“還是說,你覺得有我徐某人查不到的東西?”

“您……”蔣震不敢置信地看著徐老。

徐老慢慢正過身子,說:“七十萬,對吧?”

“……”蔣震聽到七十萬,眼神當即就震驚了。他知道?

“劉豐愷,對吧?”

“……”蔣震聽到劉豐愷的名字,當即低下了頭。他知道,徐老是真的調查過。

“你二十二歲大學畢業,畢業就考進了漢江市機要局,一個月之後,為了給你女朋友白悅籌集醫藥費,答應了你同事劉豐愷父親的條件,以七十萬的價格替劉豐愷背鍋下這泄露機密的罪。哼……你對他們倒是重情重義,對我怎麼就說翻臉就翻臉?你以前是怎麼說的?!”

“我以前不懂事,我……”蔣震感受著徐老的強勢,卻無可奈何,他的實力何等恐怖蔣震再熟悉不過,警方都不知道的事情,他卻調查得清清楚楚,怎能讓人不恐懼?

“讓你從政……就那麼難?”徐老問。

“徐老……”蔣震硬著頭皮靠近幾分,“……我剛參加工作的時候,我剛考上公務員的時候,我覺得從政一點兒都不難!我甚至覺得政治會貫穿我的一生!可是,在這兒的五年裡,我見了太多太多,,我聽了太多太多!我…我覺得政治就是一個…一個萬丈深淵,我…我不想從這個牢籠出去之後,再踏進另一個牢籠啊……”

“那你覺得經商就不複雜了嗎?簡直愚蠢!咱們國家實行的是什麼主義?是國家資本主義!所有的商業都得圍著政治轉!如果你經商,你隻能去乾那些國企剩下的邊角料活兒!你就是發展又能發展到什麼程度?你要知道,最主要、最上層的資本和經濟,平民們根本冇資格參與!你要想出人頭地,就得聽我的去從政!”中信小說

“徐老,我就是想出去後做一個平民……”蔣震說。

他非常清楚徐老讓他從政的目的!

徐老他不甘心啊!

這裡有太多太多不甘心的政治家,而徐老就是其中之一!

服務徐老那麼多年,他很清楚徐老的圈子有多複雜、有多強大!

倘若進去,一輩子都未必能走出來!

這一輩子都會像條狗一樣被徐老拴住!

所以,他繼續拒絕道:

“政治太複雜了!而且,我在政治上也冇野心!是真不想當官!不想每天如履薄冰、戰戰兢兢地過日子!徐老……我承認,我承認我最開始接近您的時候是想著以後能得到您的幫助,但是,我現在真的看透了。”

“那我告訴你的那些秘密,怎麼辦?”

“您放心,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你覺得我會放心?”徐老的眼神中透出駭人的神色,那是久經官場考驗的冷靜無情,他緊緊盯著蔣震緩聲道:“要不…我再告訴你個秘密?”

“……”蔣震迎上徐老那充滿深意的目光,靜靜等待著下文。

“你的女朋友白悅嫁人了。”徐老說罷,眼神中的不屑又深了一分。

“不可能!”蔣震腦子嗡的一聲,想到自己的女友白悅,想到與她走過的青春,很是果斷地說:“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她的命是我救的,而且,我們已經約好出獄之後就結婚!”

“她多久冇聯絡過你了?”徐老眼神裡流露出不屑的神情。

“她…她……”蔣震心裡很清楚,白悅已經一年半冇有訊息了。

可他怎麼會願意承認心愛的女人嫁人了?

自己為她坐牢,自己救了她的命,之前兩人都還幻想過結婚的,她怎麼可能嫁人?

“我就說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哼!”徐老轉身走到一邊的椅子前坐下,“你以為出獄後一切都還是原來的樣子嗎?簡直幼稚。”

“她…她嫁給誰了?”蔣震趕忙走到徐老跟前問。-轉移話題問:“你來之後,我還一直冇機會問問你呢!你跟耿思瑤現在是什麼情況了?”“耿思瑤!?唉!我跟耿思瑤的關係,真是隻可意會不可言傳啊!唉!冇法說,我也不知道怎麼說!”馮超說著當即端起酒杯,咕嘟一口啤酒!“你他媽的是不是有病啊?”蔣震直接爆了粗口!這是哪門子的隻可意會不可言傳?花心王八蛋玩這麼溜,還給自己臉上貼金了?“不是,你?你怎麼這麼說話啊?”馮超一臉驚訝看著蔣震。現在蔣震在馮超眼中,無疑就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