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慈雲小說 > 重生悍婦 > 第1章 野種?(新文求收)

第1章 野種?(新文求收)

地盯著走來的蘭香。蘭香不以為意地對上秦蓁的雙眸,往日,大小姐是最好說話的,故而,哄上幾句,大小姐便都應了。可是,此刻,覺得大小姐這雙眼睛,看似與尋常無異,隻是為何,這眼神,冷的像冰刀呢?明顯一怔,等再次看去的時候,發現那眼神依舊冰冷。嚇得雙手一抖,手中的裳也順勢中落在地,不知為何,本能地跪在了地上。「大小姐,奴婢也不願逆您的意,可這是李媽媽再三叮囑的。」蘭香將責任推到了媽李氏上。「李媽媽?」秦蓁冷...引子

景元十八年,春。

剛被冊封為一品誥命夫人的國公府夫人秦蓁病逝,終年二十八歲。

飄在靈堂半空中的秦蓁靜靜地看著前來悼唸的賓客,還有那跪在靈位前哭得泣不聲的好妹妹,以及視如己出的乖順侄,悲傷不已。

是名門淑,嫁侯府十餘載,雖無所出,卻賢良淑德,亦是婦德典範,倘若不是誥命在,怕是死後也不會善始善終。

隻可惜,三日後,還未風大葬的秦蓁,卻因母家背上謀逆之罪,滿門抄斬。

國公府怕牽連,以七出中的無後罪名,休書一封,將秦蓁以一張草蓆裹,丟棄在了葬崗。

秦蓁便這樣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暴荒野,直至骨無存。

原本以為這是夫家無奈之舉,直到看見自己的親妹妹堂而皇之地為了國公夫人之後,才明白,這一切,不過是他們的蓄謀已久。

而不過是為他人做嫁。

*

景元三年,夏。

「大小姐,新夫人進府了。」丫頭蘭香看著日漸憔悴的秦蓁,輕聲稟報。

秦蓁睜開閉的雙眸,自榻上起,理了理上的素,不過那雙眸子依舊著化不開的悲傷之。

「我那妹妹也到了?」的聲音稚,低,還帶著幾分地沙啞。

一聽,便知道,剛哭過。

「是呢。」蘭香小心地扶起來,準備給換一鮮亮的裳。

秦蓁在蘭香轉時,眸底劃過一抹冷意。

「大小姐,這是老夫人派人送來的,說是迎接新夫人穿的。」蘭香一麵拿過一件桃紅銀花綉麵的裳,一麵朝著走來。

秦蓁隻是蹙眉,眼眶泛紅,委屈地看著蘭香手中的裳。

「母親才過世一年,父親便著急著將外室接回來,如今我孝期在,為何要穿的如此鮮艷?」

蘭香的手一頓,卻耐心道,「大小姐,新夫人進門,也算是喜事臨門,您若是這一素,平白地添了晦氣。」

「晦氣?」秦蓁突然臉一沉,一順不順地盯著走來的蘭香。

蘭香不以為意地對上秦蓁的雙眸,往日,大小姐是最好說話的,故而,哄上幾句,大小姐便都應了。

可是,此刻,覺得大小姐這雙眼睛,看似與尋常無異,隻是為何,這眼神,冷的像冰刀呢?

明顯一怔,等再次看去的時候,發現那眼神依舊冰冷。

嚇得雙手一抖,手中的裳也順勢中落在地,不知為何,本能地跪在了地上。

「大小姐,奴婢也不願逆您的意,可這是李媽媽再三叮囑的。」蘭香將責任推到了媽李氏上。

「李媽媽?」秦蓁冷笑,「到底誰是你的主子?」

「可是往日,您最是聽李媽媽的話了,奴婢這才……」蘭香委屈不已。

秦蓁轉行至梳妝臺前,過銅鏡打量著自己,一素縞,青稚的臉龐,著幾分的蒼白,顯然是悲傷所致。

以為自己已經死了,可是沒想到,上天給了一次重生的機會,拿起梳子,輕輕地捋過額前的碎發,眼前一道閃過,腦海中閃過八卦圖似的白。

蘭香跪在地上不敢抬頭,隻覺得裏間充斥著一迫人之氣,這種迫,也隻有在老夫人那才能會。

不免暗自腹誹,自從大小姐前日哭暈醒來之後,便有些古怪,難道大小姐沾染了不幹凈的東西?

日後要多觀察幾日,再前去稟報。

「走吧。」秦蓁用了兩日,才緩過神來,知道自己並不是做夢,而是切切實實地重生了。

並未換,而是穿著素昂首踏出了屋子。

蘭香想要阻止,當盯著秦蓁直的背影,不敢支聲。

反正,到時候老夫人怪罪下來,隻管說是大小姐執意如此,不過是個奴婢,做不得主子的主。

低頭亦步亦趨地跟著。

秦蓁剛出了屋子,便瞧見一個婆子穿著一墨綠的新喜氣洋洋地走了過來。

當瞧見秦蓁那一素,臉上笑容頓時,大步上前,不由分說,揚手便給了蘭香一掌。

「你這賤蹄子,怎的不服侍姑娘換?不知道今兒個是什麼日子?若是被老夫人瞧見大小姐這幅憔悴模樣,定然剝了你的皮。」

蘭香的臉頰上立馬多了一個五指印,瞧著便疼。

捂著臉頰,紅著眼眶,委屈道,「李媽媽,這也怪不得奴婢,是大小姐不願穿的,難道奴婢要強摁著不?」

李媽媽冷哼了一聲,轉眼,便聲氣地對秦蓁說道,「大小姐,今兒個可是新夫人進門的大日子,府上都掛了紅帆,老奴知曉,您是捨不得夫人,老奴跟在夫人邊十幾年,夫人便這樣走了,老奴也傷心的很,隻怪夫人命薄,可是……老夫人發下話來,您可不能讓老奴難做啊。」

李媽媽麵難,手便要扶著秦蓁去屋。

秦蓁卻在李媽媽手過來時,直接推開,「不必換了。」

不等李媽媽阻止,已經大步出了院子。

李媽媽遞給蘭香一個惡狠狠地眼神,想要讓蘭香將秦蓁拽回來,隻可惜,蘭香捱了李媽媽一個掌,怎麼可能順著李媽媽的意。

李媽媽氣得跺腳,又低罵了一聲「賤蹄子」,便急匆匆地去追秦蓁了。

秦蓁往前緩緩地走著,看著眼前悉的院落,怡人的景緻,心中生出了一的悲涼。

嗤笑自己前世的癡傻天真,更是痛恨那些玩弄算計的人。

前世的,十二歲便沒了母親,往日母親對過於寵,導致母親去了之後,便沒了主心骨,看似待慈的祖母,一心為好的媽,隻不過是想盡法子擺佈利用。

而卻將他們當了自己的親人,如母親那般尊敬護著。

不論是一年之後,父親續弦,將外室接回了府上,為了新夫人,還有那個外室僅小自己一歲的妹妹,都會儘可能地對們好。

可是,到頭來呢?

在他們眼裏,不過是個任他們擺佈的傻子罷了,等利用徹底之後,將無地拋棄。

秦蓁越想,那雙眸子便越發地冰冷,回過神來,握雙手,不理會後追來的李媽媽,隻是目不斜視地往前走著。

李媽媽有心阻攔,卻瞧見不遠來了人。

連忙收斂臉上的急切與怒意,換了笑臉相迎。

「表小姐來了。」李媽媽幾步停在了秦蓁的側。

秦蓁駐足,便瞧見李媽媽口中的「表小姐」笑如花地朝著走來。

當瞧見一素打扮時,角一撇,出了不滿。

「我姑姑怎麼說也是出江氏,倘若不是因府上還有孝期,也不至於如此簡陋地進門,你好歹也是秦家的大小姐,難道一點規矩都不懂?還是你認為,我姑姑不配進門?」

眼前的「表小姐」還不等秦蓁開口,便沖著責問起來。

「表小姐,您怎得過來了?」李媽媽瞧著這位「表小姐」頤指氣使的模樣,當下,脾氣便了。

不顧秦蓁,殷勤地上前作揖。

秦蓁看著李媽媽這般附小做低,暗自冷笑,怪隻怪自己前世瞎了眼,怎會偏信李媽媽?

前世被算計也是活該,可是不甘心的是,被自己最親近的人當傻子利用。

「你又是誰?」秦蓁越過李媽媽,視著眼前趾高氣揚的「表小姐。」

「我是誰?我姑姑便是秦夫人。」表小姐直言道。

「哦。」秦蓁挑眉,若有所思地點頭,「可是我並不認識你,你是哪裏來的表小姐?」

「我姑姑是江氏,今兒個起,便是秦夫人。」表小姐揚聲道。

「原來是江家的小姐。」秦蓁恍然道。

「你日後也要喚我姑姑一聲母親。」江小姐得意道,「不過,我的表姐隻有一個,至於你……不過是個沒了孃的野種罷了。」

「野種?」秦蓁勾一笑,「我今兒個真是長見識了,原來這便是江家的門風。」

看著不遠緩緩走來的秦玥,以及如今持府上中饋的二房夫人,幽幽道。

不得不說,這位江小姐是被寵壞了的,如今新夫人還未真正進門,便膽敢在府上撒野,當眾責罵秦蓁是野種,可想而知,日後這新夫人進門,秦蓁怕是再難有活路了。

秦蓁隻是靜靜地等著秦玥跟二夫人過來。

二房的二夫人,居氏,乃是老夫人母家的人,故而深得老夫人喜,自母親去世之後,便順理章地接管了府上的事務。

這冷不丁地冒出了一個外室,而且即將府,這便預示著好不容易到手的中饋,轉眼了別人的。

這一年來,可甚是得意,自然會想方設法保住這好不容易到手的掌家之權,怎能甘心落於旁人之手呢?

秦玥臉上帶著溫婉的笑容,不過十三歲的年紀,卻出落的亭亭玉立,梨渦淺笑,著一如沐春風的暖意。

這樣的秦玥,我見猶憐,任誰不會心?

秦蓁在想,倘若當初,若非與國公府世子的婚約是在母親去世之前便定下的,怕是秦玥早已取而代之了,哪裏還得到嫁過去?

「江家的小姐還真是好口才。」還不等秦玥開口,二夫人居氏怪氣道。媽?前世被算計也是活該,可是不甘心的是,被自己最親近的人當傻子利用。「你又是誰?」秦蓁越過李媽媽,視著眼前趾高氣揚的「表小姐。」「我是誰?我姑姑便是秦夫人。」表小姐直言道。「哦。」秦蓁挑眉,若有所思地點頭,「可是我並不認識你,你是哪裏來的表小姐?」「我姑姑是江氏,今兒個起,便是秦夫人。」表小姐揚聲道。「原來是江家的小姐。」秦蓁恍然道。「你日後也要喚我姑姑一聲母親。」江小姐得意道,「不過,我的表姐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